第117章狂徒闻香(第1/2页)
    归园,是陷空城最大的客栈,前方三层小楼,乃是作为酒馆所在,后方三层小楼,共计两楼八院,提供客人居住。这归园可是陷空城最大的客栈,谁若是拥有此家店铺,只怕一生也不用发愁了。

    来到归园前方,门旁两侧圆柱,篆刻金色大字,龙飞凤舞的大字,书写着羁鸟旧林,池鱼思故渊。

    “归园田居?”

    “尊客好眼力,不错我家主人,颇为喜欢五柳先生,故此以五柳先生为榜样,时常恪守自己。”

    “哦,倒是隐士高人,五柳先生我也颇为喜欢,若是有缘,倒可与家主人一叙。”

    五柳先生?这个魏央还真是知晓,乃是陶渊明的号,桃花源记啊,那可是中学生必背之文,素来喜欢古诗词的魏央。又怎能不记得这事。

    “好说,好说,怕是日后尊客长居于此,与我家主人必有相见知日。若是有缘,自当相见,请。”这伙计闻言,也是满脸喜悦,转身请众人进去之后,这才随行而入。

    “不知住店多少?我等远途而来,还需休息片刻。”

    “尊客,归园分天字八院、地、人两字楼,这人字楼一间房,供一人居住,每日一块黄品灵石。地字楼两间房,可供两人居住,每日两块黄品灵石。”

    “呃?这太贵了吧?那天字八院,岂不是更贵?”

    寒珑吐吐舌头,满脸皆是无奈之色。看来行走这世俗之中,灵金可不够,还是灵石来的实在。可惜众女手中,毫无一块灵石,这住的地方,也需要师父交付了。

    “非也,天字八院,可并非灵石可住。”

    伙计说完一笑,态度倒是谦和,也许是经历的多了,并没有一丝异样。这般举态,倒是令魏央颇为满意,看来此奴的主人,只怕品行也是不错。

    “那天字八院如何居住?”

    “天字……”

    “哼,天字八院,那可是需要比拼文章墨宝,光凭们。哼,还是去哪人字楼,来的实在,真是个土包子,让开。”

    这令人气愤的话语,正是从身着长衫,手中拿着一把纸扇,自一位书生口中传出。只见此人摇头晃脑,晃晃荡荡的领着数十人,直接越过魏央等人,一步步向前走去。如此嚣张气焰,莫说魏央众人不喜,便是伙计也是皱眉。

    “呸,什么东西?谁要和说话了?随意插嘴好么?难道老爹造么?”

    “噗。”

    魏央一口气没憋住,满脸笑意的看着寒珑。而正是因为魏央的笑声,也引起那位男子的不满,转身指向寒珑,恶狠狠的开口道:“再说一遍?”

    “呸,什么东西?谁要和说话了?随意插嘴好么?难道老爹造么?”

    寒珑可不是吃亏的主,见到这二货凑了过来,师父又是一脸笑意,并没有阻拦之举,张口冲着对方再次说了一遍。

    “骂我?嗯?这是宣战么?”

    男子伸手一指,身边数十位男子纷纷上前,显然要与寒珑交手。见到此人如此嚣张跋扈,便是魏央也是脸现愤怒,就在他欲要召唤小蓝,教训对方之时,一声怒喝已经从楼上响起。

    “住手,闻香君,这是要违背,我归园定下的规矩么?那可要想清楚,这后果如何?”

    这一生震耳的暴喝,顿时让所有人行了注目礼。只见一身雪白长衫,上刺柳树的图案,风格如此另类,也让魏央侧首相望。

    只见这男子手中拿着,一把绿色丝绸短扇的男子,缓缓自楼上而下。虽然看似步伐缓慢,但几乎在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众人中间,伸手一挥衣袖,冷冷的扫视了一眼,那叫做闻香君的男子。

    “柳君,是他骂我。”

    “哦,何时骂?人家只是说了实话?不过还请小兄弟解惑,这‘造么’之词何解?又是何意?出自何处?”

    “何处?不知,我听师父说的。”寒珑见到对方谦和有礼,倒是脸上有些拘谨,急忙伸手一指魏央。

    “造,与知相通,就是知晓的意思,并非是辱骂之言,通常泛指赞同、知晓之意。并非出自哪家之言,那篇经文著作之中,乃是我游山涉水,途遇一方村落,听村民之方言,乃谐音也。”

    呃,这就把我买了出去?寒珑还真有的。不过魏央见到男子看向自己,微微拱手施了一礼,也不还开口拒绝,缓缓启口为对方解了惑。

    “哼,真是村夫,没见过大世面,就连这一地蛮人之语,也要效仿学习,真是……”

    “说的是什么话?”

    “我,”

    “哼,洛阳雅音,可知在中原之地,尚要分多种语言,难道光凭这洛阳雅音,便可代表身份的权重么?可代表其他区域的大儒?那五柳先生乃浔阳柴桑人,在这种区分下,是不是也成了土包子?”

    一句话说完,顿时令姓柳的男子暴怒,冷冷的看向那叫做闻香君的男子,只怕对方回答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