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化生寺之行(第1/2页)
    观音口中传出的话语,那必定是无假,可是那口口声声,与都画斩断关系,却令魏央嗅出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刚刚魏央使用的道术,被人唤作一针见血,这道术属于邪魔外道之列,这道术对于灵师来说,可谓是帮助极大,轻易也不敢施展,深恐招惹所供奉神仙动怒。而对于神仙来言,这道术几乎是强迫所为,令他们十分的不快。

    这一针见血的道术一旦施展,只要是灵师所供奉的神仙,将要无条件满足供奉者的合力需求。乃是以因果的牵绊,迫使供奉的神仙倾尽全力而为。

    这等邪魔外道之术,并非常人所知,若不是因为魏央平日里,收集的功法典籍太多,自一份孤本所见,魏央好真是不知晓,时间还有这等法术的存在。

    观音急欲与都画脱离干系,让魏央不由自主想到了,曾经乱商的苏妲己。正是因为当初商纣王亵渎女娲娘娘,这才引出苏妲己为祸商庭,从而衍生封神之事。

    而这一切都是元始道尊暗中所为,故此才令女娲娘娘对三清不满。元始道尊之所以不顾圣人的面皮,强行拉女娲娘娘入伍,也是因为当初封神之事,乃是源自与人道之下的领域,需要一帝王之气开启。

    眼下,这玄奘西行,便要有帝王之气护佑,从而使得玄奘成为劫数开端,而能让李世民答应西行,那只有令李世民欠下因果,这才得以还报西方佛教,心甘情愿成为劫数的助力。

    如此推算之下,那玄武门之事,这都画无疑成了开启劫数之人,要知道启劫之人,哪有几个善身的存?若是观音故此为之,只怕欠下的因果,定是令她感到恐惧,这才把真实的身份,告知于都画,若不然日后只怕不得善了。

    而都画眼中流露出迟疑之色,亦是不知该相信谁?一面是他的义父,在她幼年之际,给予了她养育之情,可以说都画所学,正是得到她的义父所传。一面是他的师父,有传法之恩,不次于养父之情。

    “想要知晓事情始末,只要找到义父便可,都画,此时关乎劫数,一个不好,非陨落可抵,只怕还要连累的弟弟。”

    闻之会牵连弟弟,都画直接开口道:“便是那空度禅师。”

    好家伙,本来应该是游戏之中的角色,怎么落到此处,竟然化为如此诡诈之人?想到这里,魏央直接起身,纵步向外走去,而都画也是步步跟随。

    如同曾经,依旧为魏央身边的女人一般,有魏央在前,一切都不用她去担忧,可惜白马过隙,时间一去将不复返,心中只有无奈之情了。

    出了宫殿,魏央倒是无所隐瞒,直接把事情说予宇文昭仪所知。而宇文昭仪闻听此事之后,对都画更是怨恨交加,却也不好说些什么?当即告知了李世民。

    当李世民闻之此事之后,更是暴跳如雷,可惜玄奘已经启程西行而去,魏央也只是猜测,无任何证据在手,明知道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回事,李世民如同吃了哑巴亏,心中暗自苦楚而已。

    当下李世民调动禁卫军,跟随魏央一路直奔化生寺而来,当众人到达化生寺之中,似乎那空度禅师早已得知情报,已经飘然离去,毫无踪迹可寻。

    “混账,传朕口谕,封锁各路关隘,全力搜查这空度禅师,朕一定要个说法。”

    说法?有用么?魏央微微摇头,直接走进化生寺。

    这化生寺与游戏之中不同,分为两大殿,前殿供奉的是达摩祖师,这达摩祖师原名菩提多罗,后改名菩提达摩,自称佛传禅宗第二十八祖,为中国禅宗的始祖,故中国的禅宗又称达摩宗,主要宣扬二入四行禅法。达摩祖师的思想,对中华文化起了很大的影响。

    菩提达摩通称达摩,又称初祖达摩或初祖菩提达摩,是大乘佛教中国禅宗的始祖。他生于南天竺,刹帝利种姓,传说他是南天竺国香至王的第三子,出家后倾心大乘佛法,出家后从般若多罗大师。

    古印度四大种姓制度:原本是以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后因释迦摩尼成佛如来,故此刹帝利种为首,其他三种居于其下。

    魏央来到达摩殿前,只见两旁的红柱上,右刻: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左刻: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走进达摩殿之中,一尊达摩祖师像,高据正殿之中,那慈祥的模样,令人如沐春风,这尊达摩像表达的含义,乃是达摩一苇渡江之象。

    见此魏央并未居留太久,直接转身走出达摩殿,转身经过旁门,直奔后殿之中。后殿乃是弥勒殿,供奉的自然是弥勒佛祖,这弥勒佛又被称之为未来佛,一脸笑眯眯的模样,令人心中顿时生出喜悦之感,似乎烦恼皆是化为云烟,令人忍不住叩拜行礼。

    转身走到弥勒后方,只见一黑口黑脸、阴着个脸的韦陀菩萨,正居于小殿之中,如此迥异的风格,令人心中顿时一紧。

    去过庙的人都知道,一进庙门,首先是弥勒佛,笑脸迎客,而在他的背面,则是黑口黑脸的韦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