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都市小说 > 农门宠妃 > 第十五章 凑钱还赌债
    堂屋里,蔡大柱面对着三个儿子,两个儿媳,怎么也开不了口,那都是大家的血汗钱呐,却被老三那畜生一次给败光了!

    蔡紫君不放心蔡大柱,把李氏哄睡了后,也起身去了堂屋,一进屋,就见蔡大柱为难的样子,佝偻着背,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心中不免微微一酸。

    轻步走到爹爹身边坐下,被脸上的肉挤成缝隙的小眯眯眼乖乖看着他,“爹,赌坊的人还等在那,这事儿拖也拖不了,总要解决的。家……家中有多少银子?”

    田氏看向蔡紫君,眼神中闪过一丝讽刺,嘴巴动了动,但一想着家务活被包圆的事,什么都没敢往外说。

    蔡大柱叹了口气,“这些年家存下来的积蓄都在你娘那儿,数量我是知道的,有四十多两,五十两还差些……”

    “爹,有些话媳妇本不该说,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说,且不说老三这些年一直在外游荡,儿子和女儿都是家人在养着,现在这马上要过年了,过年需要银子办年货,而且小妹和娟儿二人都大了,二人的嫁妆可指着这些银子,明年,相公他要去参加秋闱,明文也得下场考童生……哪,哪儿都要花银子,家中这点存银要给老三还赌债了,我们这一大家子还怎么过?”田氏今天挨了打和骂,本不想生事,但一着急,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当然,她说的也事实。

    四十多两的存银,在整个桃花村来说,是相当不错的,算有钱人家了。

    蔡大柱看了看她,点点头,“老大媳妇你说的都是事实,我也懂,但老三毕竟是你们的兄弟,虽然太不争气,但也没法不管,当真要不管,赌坊肯定不干,到时候老三就不是缺只手指,瘸条腿的事,老大,你说说吧?”

    蔡齐荣摇摇头,“爹,我没什么好法子,要真要逼老三一家怎么样,那儿子以后仕途还要不要走了?明文和明武二人书还念不念了?但是,小娟说的话,爹你也要考虑考虑!”

    蔡紫君扫了自家这个大哥一眼,还真是虚伪,这不是说的一堆废话吗?不想给银子,还又不想影响名声!

    这种状况下,怎么可能二者兼得?!

    蔡大柱默了默,知道老大不愿,再看向老二,“老二,你呢?”

    蔡齐华是个懦弱无主见的性子,心中也是不愿的,但还是低低道:“我都听爹的。”

    “恩。老四,你呢?”

    蔡齐贵虽然心中也恼怒三哥不争气,但也真是没了法子,摇摇头,“爹,你不用问我,我也听你和娘的,我总之一句话,银子没了可以再赚,但是人没了,残了,就一点法子也没有了,我只希望三哥能吸取此次的教训。”

    那就是同意了。

    蔡大柱欣慰的点点头,“好,既然你们兄弟仨同意了,那这次就帮那小畜生把赌债还了,一家人安安生生的过个团圆年。”

    “爹……”

    蔡大柱看向蔡紫君,“花儿,你有什么话要说?”

    “爹,那不够的银子咋办?你先去娘那看看,她那到底有多少银子,剩下还缺多少?余下的银子能不能向赌坊通融通融?不能通融,能不能借得到?

    还有,三哥此次既然犯了大错,也该让他吸取吸取教训,爹要想好条件,让三哥应下,否则,就算被砍断手指,打断腿,我们这赌债也不替他还。”

    蔡大柱眼神温柔看向自家小闺女,点点头,“花儿提醒的是,爹知道了,爹这就去你娘屋里看看。”

    蔡大柱起身回了房间,堂屋里的人都看向蔡紫君,这妹妹打落水醒来后,变了,变好了,知道关心家人,关心这个家,也知道动脑子了,再不是以前那副只知道吃睡的蠢模样。

    蔡紫君也不关心几个哥哥看自己的眼神,看着桌上的麻雀肉和酒,叹了口气道:“可惜了!”

    “幺妹,可惜什么?”蔡齐贵眨眨眼看向她。

    “可惜了那么多银子啊!那得买多少好吃的,买多少头花戴啊……”

    众人:……

    前面感觉幺妹变好了的感觉,绝逼是他们的错觉!

    蔡大柱抱着个木盒子回了堂屋,轻轻放在桌上推给大儿子,“老大,你点点吧。”

    蔡齐荣抿了抿嘴,伸手打开了盒盖子,将里面的银子倒了出来,有三个整十两的银锭子,其他的都是碎银子,铜板,极快了点了点,抬起头面无表情,声音冷冷道:“四十五两,外带一百个铜板。”

    一百个铜板顶啥用,那就是还缺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不多也不少,但是对于像蔡家这样的农家来说,是一年的嚼用。

    田氏和王氏看着桌上的银锭子,心在滴血,眼泪叭叭的往下流,轻声抽泣着。

    蔡齐荣每月要上交一两银子给家里,可以说这银子一大部分都是当家的赚的,一想着这桌上的血汗钱马上就要送出去,田氏心中像刀绞一样疼。

    看着两个嫂子抹眼泪,蔡紫君心中也颇为同情二人,她刚刚穿过来,对于这个家感情还不深,这些银子自己没有赚一分,不能感同深受,但她绝对能理解她俩的心情。

    “爹,把三哥叫进来吧,这银子替不替他还,关键还取决于他的态度!”

    “对,幺妹说得对,三哥这一次要是不能悔改,这银子也不必替他还了。”蔡齐贵也赞成。

    蔡大柱点点头,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叫小畜生给老子滚进来!”

    外面的人听了,知道是叫蔡齐富了,刀疤脸给了拿砍刀的人一个眼神,拿砍刀的人用刀把蔡齐富手上的绳子割了,替他松了绑,边在他的耳边威胁,“今天这赌债你若是不能哄得你家人还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忌日!”

    蔡齐荣的身子抖了抖,连道:“爷……不敢,不敢,无论家中提什么条件,我都会应了,把银子还给你们!”

    说完连滚带爬的闯进了堂屋,一进屋也不用里面的人喝斥,就朝两个哥哥,两个嫂嫂重重的磕了头,再朝蔡大住跪下,“爹,哥哥,嫂嫂,小弟,小妹……都怪齐荣无用,受人挑拨,遭了人算计才落得现在这副模样,连累了爹娘,哥嫂,请你们相信我,此事仅此一次,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我发誓,再出现这样的事,就让我五雷轰顶,不得好死,我也不怪爹娘和哥嫂不管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