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西边雨 > 17
    屋子里很热闹,除了赵艺晓和郝力,还有几个人,都是很熟悉的。当然,米乔阳也在。其实,她和这些人认识都是因为米乔阳的缘故,他们都是米乔阳的朋友,当年她经常参加他们的聚会,后来又撮合了赵艺晓和郝力。

    “来,来,欣然,这边坐”郝力把她让到了赵艺晓边上,

    “哎呀,季老师,请你可真不容易啊”赵艺晓还记恨她前几次的拒绝。

    “学校很忙吗?”米乔阳温和地问。离开的这几年,他没有什么大变化,只是褪去了当年的青涩,显得沉稳了很多。

    “哦,还行吧。”她一时有点尴尬,其实,学校能有多忙,那只不过是她推脱的理由罢了。

    曾经亲密如斯的两人,如今见了面,反倒客气到这种程度,她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好在菜已经上齐了,有人开始张罗着动手涮锅了。

    “上碗醋吧”米乔阳招呼服务生,不光是季欣然,其他人也愣了一下。

    季欣然对海鲜有点过敏,但喝点醋就没事了。所以出去吃饭的时候,她总要单独要碗醋。当年,大家知道她这个习惯后,和米乔阳开玩笑“你小子行为可要检点,要不,季欣然一旦吃起醋来,能把你淹死……”

    米乔阳很自然地把醋放到她面前,“谢谢”,季欣然心里苦笑,这几年她几乎不喝这个东西了,过敏的毛病居然也没犯过。

    本来大家都很熟,以前凑到一起都是很热闹的。但因为她和米乔阳的关系,显然大家都心存忌讳,怕哪句话说错了,连玩笑都很不敢开,显得挺闷的。最后还是路晓腾提议,猜火柴。这个游戏他们以前也经常玩,就是一个人手里藏几根火柴,说出数量后,让对方猜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对方猜对了,那个藏火柴的人就自罚一杯,如果对方猜错了,自己就喝一杯。

    “说好了,男女平等,不许帮忙。”路晓腾意有所指地看了看米乔阳和郝力。

    几圈猜下来,季欣然输多赢少,已经喝了好几杯了。

    “欣然,今天不在状态啊。”有人笑她,以前玩这个游戏时,她的胜率是很高的。

    “呵呵,老了,老了……”季欣然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

    “怎么转弯骂我们呢?好像我们比过身份证的,你是最小的吧?”郝力不依不饶,“来,继续,继续。”

    又轮到米乔阳藏她猜,

    “一根”,

    “假的”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米乔阳伸开手,果然是一根火柴。

    一个晚上,重复的一直是这个模式。

    米乔阳望着那张面若桃花的脸,“欣然,你这是何苦?”

    “猜对了,又如何?何况,我从来都没有猜对过你的心思。”

    最后,季欣然也不知喝了多少,她的酒量还是不错的,喝到这种程度,最近的一次好像还是大学毕业时宿舍里吃散伙饭。

    杜长仑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季欣然站在那儿“呵呵”地笑着,“老公,我回来了。”她的脸和身上的红色羊绒大衣几乎一个颜色。

    “怎么喝这么多?”伸手扶住她,从来没听她用这种语气说话

    “当然是高兴喽”季欣然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他身上,温热的气息拂过他的下巴,把她弄到沙发上坐下,脱了外套,刚想起身去倒杯水,却被季欣然拉住了:“又想把我自己留下?”

    他有些好笑:“去给你倒杯水。”

    “杜长仑,我不喝水,……,”她拖着声音,好像撒娇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