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西边雨 > 41
    季欣然开始有些怕回家,她怕那种两个人呆在一个屋子里却形同陌路的感觉。

    她在家里呆的时间越来越短,周末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和赵艺晓混在一起,逛街、购物……

    郝力因为一个项目这半年一直在分公司呆着,有时候玩得晚了她索性就在赵艺晓家住下,电话也懒得打,只发个短信:今晚在赵艺晓家,不回去了。对方连个回音也没有,后来她干脆只发:今晚不回去了。反正那个人又不在乎她在哪儿?

    这期间他又回过一次省城的家,一个月连回两次家,真是绝无仅有的,以前即使是到省城开会他都未必会回家。

    有时候她忍不住想,对于和自己生活了这么久的这个男人,自己到底了解多少?

    她回家,宁冰惊道:“欣然,你怎么廋了这么多?”

    她对着镜子摸摸自己的脸,“廋了吗?没觉得呀?”其实,下巴都尖了。

    “你呀,是不是吃饭总是到外面去凑合?懒得做就回来,妈给你做。”她听着,眼睛有些酸,别过了脸。

    吃饭的时候,宁冰有些忧虑地说:“欣然,我怎么觉得你爸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些日子朝出夜归的,忙得不可开交。”

    “他什么时候不是这么忙?妈,你想多了吧?”

    “不是,欣然,我觉得是有些怪,有一次他突然问我想到哪里去转转,说忙过这阵陪我出去看看,你说,以前我让他和我一起出去,他总是说没空,公司太忙,现在居然主动问我?……而且,他好几次好像想对我说什么,但一问他又什么都不肯说……”

    “妈,你也别自己瞎琢磨了,等回头我问问德叔去。”其实她倒不以为真会有什么事情,这样说纯粹是为了宽妈妈的心。

    杜长仑最近也特别忙,市里最近可能要有人事变动。有可靠消息市委的邢书记过了年就将去省委任职,而空缺的市委书记一职将由谁接任,却还没最终定下来。当然,最大的可能是由现任的陈市长接,但也有可能不从本市提拔,而由上面直接派来,没定下来的事情总是有很多的变数。

    从道理上讲,谁接任这个书记和他并无什么利害关系,但政治历来都有帮派,最初他还希望自己能置身事外,但后来就发现这是不可能的。

    他从一毕业进入机关,就给陈市长做秘书,当时他还是副市长。到了今天,两人的位置都有了变化,但在别人眼里他不折不扣的就是陈市长的人,他的一举一动隐含的都是陈市长的意思。而能否坐上市委书记的位子对陈市长的仕途至关重要,上去了,前面将是海阔天空;而上不去,也许就困在云海了。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杜长仑不希望自己的工作有任何的闪失,授人以口实,影响了陈市长的升迁。

    杜长仑看着日渐沉默和消瘦的季欣然,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可又不知从何说起。他总是想再等等,等等忙过这段日子,一定和她好好谈谈。

    这些日子他为了管颖和杜长昆的事情回了两次省城,他没有告诉季欣然,因为管颖嘱咐过他,怕给杜长昆增加负担,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和欣然说了,毕竟是关乎个人隐私的。

    哥哥之所以要离婚,归根结底也是为了管颖。这几年他们俩一直想要个孩子,但总是也没消息。前些日子两人抽空去做了个检查,原来杜长昆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曾经负过伤,影响了生育,两人不可能有孩子了。杜长昆痛苦之余,不想连累管颖,因而提出了离婚。父母劝他,他也不听。管颖无奈,只好悄悄求助于他。

    他回省城,找到杜长昆,这么多年兄弟俩第一次敞开心扉,推心置腹地谈了一次。

    “她那么喜欢孩子,我不能自私地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杜长昆做这个决定显然也很痛苦。

    “哥,管颖对你的感情,你最清楚,……,看到你们俩幸福,我真的很高兴,这是我的心里话……,其实,上次我和你说的是气话,……,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希望能和欣然好好地过下去……”

    说最后一句话时,他眼前闪过季欣然那张清瘦的脸庞,心里有些酸涩,她心里想的,和自己一样吗?

    周四的下午,季欣然去云海市教育局送一份讲课的资料。出来的时候天色尚早,她想了想准备回学校。

    车子驶过清风茶社的时候,正赶上红灯,她的视线从茶馆的玻璃窗上掠过,突然又转过了头,靠窗的位置,一身灰色西装的果真是杜长仑,而坐在他对面的赫然是管颖。

    季欣然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不断地往下沉,深不见底……

    “欣然,去云海的时候一定让你请客啊?”管颖的话仿佛还在耳边……

    她来了云海,而杜长仑却没有告诉她。

    直到后面的车鸣喇叭,她才回过神来,已经是绿灯了。

    没有回学校,她直接回了家。

    路上,她几次拿出手机,却又放下了,她怕听到她不想听的答案。

    杜长仑回来的不算晚,打开灯才发现季欣然坐在沙发上。

    “回来了,怎么也不开灯?”心里有些诧异,这段时间不是周末,她几乎没回来过。

    季欣然抬头望着杜长仑,“又加班了?”

    “嗯,有点事情。”管颖过来出差,找他无非还是说那件事情,哥哥参加集训去了,但好像对这件事情已经有所松动,不似当初那么坚持了。“谢谢你,长仑,其实没有孩子当然会觉得遗憾,但是什么也比不上和他在一起。”管颖认真地说。

    管颖这样说的时候,他心里反倒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真的是放下了。

    他没有把管颖来的事情告诉季欣然,一则管颖明天就要回去,二则是如果欣然在场,显然有些话不方便说的。

    季欣然没有错过他眼里那一闪而过的迟疑,她起身,“你也累了,早点睡吧。”

    “你吃饭了吗?”厨房里似乎没有动过的痕迹。

    “在我妈家吃了。”季欣然只觉得最后一丝力气都被抽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