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逢生(第1/2页)
    聂连环哦一声,挑眉微微一笑:“你要拿绣春刀换我手中的什么东西?”

    聂小香见他笑得十分笃定十分碍眼,不由哼了一声道:“小爷我最讨厌故作聪明的人,比如说你,聂连环。”

    不想他倒是蹬鼻子上脸,看着她笑道:“并非故作聪明,实在是除了绣春刀,你并无别的好东西可以拿来同我谈条件。”

    聂小香狡黠聪慧,聂连环却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正是棋逢对手,又像是天生仇人,互相看着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再添一笔两年前丐帮大会遭暗算一事,聂小香更是讨厌聂连环。

    当下毫不客气道:“我要你手中那两株紫羽凤凰草。”

    紫羽凤凰草长于雪山冰窟内,是极稀罕之物,有补血益气延寿吊命之功效,聂连环偶然得到两株珍藏,连聂三都不知情,此时听聂小香提起,不禁愕然道:“你怎会知道我有紫羽凤凰草?”

    聂小香横了他一眼,不耐道:“你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只说换不换?”

    见他尚在犹豫,聂小香也不多言,若无其事喝茶道:“你若是不愿换,我就等你大哥回来,告诉他你有可以救命的宝贝可偏就是不愿救我。”说罢作势起身要走。

    聂连环纵是再狡猾阴损,也不愿再次惹怒敬重的兄长,只得拦住她暗暗咬牙道:“我换还不成么!”

    忽见聂小香纤长晶莹的指勾着茶碗把玩,淡淡道:“但必须等我从保定活着回来。”

    聂连环面色一变,聂小香却眨眨眼,笑嘻嘻道:“江湖中人最重诺言,你要是不信,我与你写张欠条,明年开春时必定将绣春刀交给你如何?”

    当即便磨墨执笔,爽快地写了张条子,工整署上聂小香三字,聂连环仔细查看并无不妥,立时换了笑脸道:“成交。”

    莫秋风代聂连环送客至别院门前,忍不住出言挽留道:“小堂主用过饭再上路也不迟。”

    聂小香看着晚霞烧红了西天,望之有些炫目,伸手遮眼哈哈笑道:“我若是用过饭再走,怕是就走不掉啦。”

    说罢笑嘻嘻地朝莫秋风挤了挤眼睛,往他掌心塞进一物道:“烦劳莫掌柜将这字条交给我师父,请他务必耐心等我。”

    莫秋风眼前一花,聂小香瘦弱的身影已飘然走出几丈远,夕阳如血,空阔山道上唯有皑皑白雪相伴孤影,烈风扬起她的长发,乌黑如墨;莫秋风不禁想起十数年前的聂沉璧,也是这般年少机敏,这般的眼神明亮,多少年过去,刀光剑影、岁月沉淀,终于在冰雪中开出一枝怒放的桃花,窈然清丽,万般美好。

    聂三回到别院已是入夜时分,仔仔细细看过字条,叹口气对莫秋风道:“莫掌柜不必自责,便是我在庄中,恐怕也拦不住她。”

    想到聂小香不顾安危,独自前往保定,竟是将丐帮之事看得比她自己的生死还重,心中不是不恼,却听莫秋风在一旁道:“丐帮帮主信物碧玉琉璃棒一日找不到,萧归鸿便一日只能暂代帮主之职,小堂主想必深知此事重要异常,不敢相托他人。”

    数月前丐帮帮主苏星海重伤,碧玉琉璃棒不知去向,丐帮大乱,及萧归鸿任代帮主,没有帮主信物仍旧是名不正言不顺,但普天之下又有几人知道这件东西在聂小香手上?

    聂三剑眉紧蹙,牙根咬得生疼,他不是不明白,但一年多寻寻觅觅忽喜忽悲,心中挂念的只有这个小混蛋,她却连他一面也不见,当真是狠心至极。

    莫秋风察言观色,忍不住替聂小香扯谎:“事情紧急,小堂主似也是依依不舍,十分不愿立刻就走。大当家千万莫要生她的气。”

    聂三不做声,看着窗外影影绰绰的树影好半晌,轻声道:“多派些人暗中跟着,不得出任何差池。”

    莫秋风抱拳退下,聂三捏着那张揉皱的字条,在火盆边站了许久,终究还是在掌心摊平了每一处褶皱,看着那张狂的字迹淡淡道:“你让我耐心等,我便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守着等你回来。”良久,红着眼咬牙狠狠道:“你若是不守诺言,上天入地我也要找到你,罚你每日练五百遍穿云剑法!”

    .

    江南早春安宁祥和,江湖却不曾平静。丐帮退居北方,第一大帮的地位早已岌岌可危,三月总堂门会突生变故,天机堂主沈清风领净衣派弟子退出丐帮,自立门户七星派,代帮主萧归鸿命人追查,果真如他所料,诸事争端皆由前帮主苏星海而起。

    自此,净衣污衣敌对,丐帮分崩离析,天下第一大帮的兴盛已成过往。

    江湖传言萧归鸿悲愤交加,总堂门会当日怒极呕血,大伤元气,怕是时日不多。又有人传出传功执法二位长老素来不和的秘闻,一时中原武林流言四起,蜚语横飞,更有不计其数无名小帮派波澜暗涌,无不想争北方第一大帮的名头。

    便是连武当少林也在暗中观望,唯恐从此江湖大乱。

    外面山雨欲来风满楼,丐帮总堂却安静异常,一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