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19(第1/1页)
    带着相亲对象去见相亲对象,这个提议很强大。

    但平凡只能照做。

    来到约定地点坐定,左边是前途小光明男,右边是尹同学,平凡浑身是刺。

    小光明男人模人样的,还挺像那么回事,估计也没见过女生相亲还带一帅哥来的,当即脸上有些尴尬,问道:“这位是?”

    平凡觉得血管在突突地鼓动,难不成要说,是自己还处着的相亲对象?

    泪眼婆娑,平凡觉得此刻自己简直是博尔特那娃儿上身,穿着金靴奔跑在品质低劣的大道上,笃笃笃地。

    尹越终于一改淡定,主动介绍自己:“表弟。”

    泪流满面,平凡觉得此刻自己和尹越根本就是俩卖拐的,来骗人家饭吃。

    小光明男不疑其他,估计是王八绿豆看对了眼,对平凡印象还不错,马上讨好道;“你们一家基因真好,都是帅哥美女。”

    这年头党中央提倡和谐社会,国人民素质有了极大的提高,连买菜的老婆婆都被小贩同志们亲切地以美女做称呼,直接导致美女一词有了新的延伸含义——一切雌性生物。

    鉴于此,平凡自小到大还是被不少人称呼过美女,已经对此淡定,可现在而今眼目下,面对这五官端正待人接物有礼的小光明男的称赞,心脏还是免不了激动了一小把。

    只是激动之余,感觉到似乎被某层目光给扫了下。

    平凡赶紧拾掇好手脚,端正坐着。

    服务员拿来菜单,小光明男绅士地将其递给平凡,微笑,眼内小星星闪烁:“慕小姐想吃什么随便点吧。”

    都是生长在红旗下的好少年,这种情况熟悉得很。

    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平凡假装客气,推回菜单,说不用了,你点吧,小光明男再假模假式地将菜单推回,说,那怎么行,女士优先,平凡再客气地接受,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此后,皆大欢喜。

    只是,平凡忘了,有尹越的地方就有反转。

    那时菜单失去了流转的命运,直接到了尹越手中。

    “不介意的话,由我来点吧。”尹越如是说。

    看着尹越那万年面瘫脸,小光明男是悄声屁都不敢发一个,平凡则是悄声嗝也不敢打一个。

    尹警察办事有条不紊,一样样地念出要吃的菜。

    每念一道,小光明男和平凡的唾液就分泌1公升。

    不是因为美味,而是因为……酸啊。

    糖醋白菜,糖醋排骨,酸辣粉,酸菜鱼,酸笋汤,醋腌笋,醋腌鸡鸭鹅鱼虾……

    再念下去,估计要脱水而亡了。

    饭店效率不错,很快就将菜部端了上来,顿时,酸味满溢。

    小光明男和平凡脸都绿了。

    脸是绿了,但亲还是要相的。

    小光明男决定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无视平凡带来的这位怪表弟,于是将部的意志力放在正常表姐身上:“慕小姐,听说你是幼儿园老师,一定很有爱心。”

    “还好。”平凡微笑。

    表弟吃菜中,一筷子糖醋白菜。

    “你看上去就特别温柔来着。”小光明男微笑。

    “还好。”平凡微笑。

    表弟吃菜中,一勺酸笋汤。

    “真的,我一直都喜欢温柔有爱心的女孩子。”小光明男微笑。

    “呵呵。”平凡微笑。

    表弟吃菜中,一根糖醋排骨。

    “你是怎么想到会去当幼儿园老师的呢?是因为从小就喜欢小朋友吗?”小光明男觉得气氛有好转的迹象,胸内开始了小闹腾。

    平凡正在酝酿一个能够显得自己很高尚但话语中却并不会透出认为自己高尚可是却很能让别人了解她不爱高尚却无限高尚的理由时,表弟主动答疑:“生了小强之后。”

    晴天霹雳。

    小光明男泪流满面,好不容易遇见个顺眼的女孩,怎么就是孩子他妈来呢?

    一双泪眼望向平凡,同志,你不厚道啊,同是相亲沦落人啊,为何隐瞒生育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