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第1/2页)
    深秋破庙,肃杀狂啸的风中只听得见女子极力忍痛的嘶叫声。那叫声振聋发馈,心生余悸。许是痛得昏过去了,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可接踵而至的疼痛又活生生的将她撕裂开来,就那么揪心的叫着,夹杂着无力的喘息声。

    风依旧冷冷地吹,月影婆娑,荒凉的夜色中突兀的出现两个影子,一前一后,走得焦急。

    “什么鬼天气!冻死老子了,我说你就不能走快点?”前面的布衣男子抱怨着。

    女子咬咬牙,是她非得跟着他出来,省得在家里日夜担心。可如今看来,她反倒成了他的累赘了。以后再也不跟他出来经商贩货。

    “你听见有人在叫唤没有?”女子小心翼翼的问,毕竟这荒郊野外的,有人喊叫定不是什么好事。

    “就你那狗耳朵灵……”

    “啊——”拼尽力的一声惨叫,充满绝望。

    两人皆是一愣,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女子的惨叫仿佛还充斥在两人耳膜,又听见婴儿嘤嘤呜呜的哭声。两人心中顿时明了,许是哪个女子生产了。

    离破庙越来越近,婴儿的哭声越来越急。女子如弦发之箭似的踏进破庙,左右环顾,右边墙角边地面的凸起似乎是个女子。她跑过去,女子下身周围殷红一片,看了看婴儿,是个女婴,扯断脐带,又从身上扯下一块布裹在女婴身上。那母亲许是昏过去了。

    男子嘟哝着,“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买卖没做成还碰到这种霉头!都是你,叫你不要跟我来你偏要来!……”男子迟迟不肯进门,要不是这风实在刮得冷,打死他也不要进这破庙!

    女子轻轻哄着那女婴,许是哭声太大盖住了男子的话,也许是女子并不在意男子的如此责怪。男子避开她们,往左边墙角去,表情仍是不乐意。

    “你管她们干吗?没看到我们连自己都养不活了?”男子没好气的说。

    “咱们都是当娘的生的。”女子垂下头,不与男子太多争辩,声如蚊纳。

    男子被这句话咽到,找不到话回她,便说:“要管你去管,我没那么好闲心养别人!”

    女子无话,凑上前轻轻摇了摇那母亲。她面色苍白,毫无血色,仿若经历了罹天大难。她缓缓睁开眼,那是双充满恐慌的眼。眼角上扬,本是双漂亮妩媚的狐眼。“我,我的,孩子呢?”

    “是个女儿。”女子把婴儿递给她。

    她的泪就那样的掉下来,滴在婴儿脸上,惹得女婴又一阵呜咽。“我的孩子……都是娘不好,娘,娘对不起你……”她的声音有种无力软弱的绝望。

    女子别开头,不去看她。毕竟她也是当娘的人,能理解这种母爱之心,也勾起她心中一阵酸涩。

    她把婴儿紧紧抱在怀里,轻轻的哄着:“女儿乖,乖啊,不哭不哭,乖……”

    那婴儿哭得更厉害了。

    女子听着有些心疼,“我来抱抱吧,你好生休息着。”

    “不!我要再抱抱她!”似乎要被人抢了心肝宝贝一般,她有些激动,“我怕……我怕以后再也抱不了我的女儿了……”

    “不会的,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她无奈的笑笑,亲了亲她的女儿。她感觉到她的身体内某些东西正在迅速流失,低头一看,身上的血源源不断的流着,完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夫人,我能求你一件事吗?”她似乎下定了决心。

    “你说。若是太难的事我也帮不上忙。”

    “我求你收养我这个可怜的女儿吧!恐怕我今生再也无法照顾我的女儿了!”她艰难的动了动,欲跪下求人。

    女子看出她的意图,急忙阻止。“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们夫妻也是流浪在外,这孩子跟着我们恐怕也是受罪吃苦,要不你把你家的情况告知我,我把孩子送回去。”

    “不!不!不行!”她极力反对,情绪甚是激动,引得身体又是一阵巨痛。她咬咬牙,忍痛说:“我是绪王府家中伺候玉妃娘娘的丫环,叫云儿。有一日绪王爷喝多了酒把我错认了玉妃娘娘……侍了寝。事后王爷赏了我几锭银子。可我没想到那次竟然怀上了王爷的孩子!玉妃娘娘怕我生下王爷的子嗣便要我将孩子打掉,我不愿意这样残忍对待我的孩子,便悄悄逃出了王府。出府后我又遇上劫匪,身上的银两也悉数被劫……可为了我的孩子一直苟且偷活到如今,好不容易把她生下来,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留下她!”她说完这些仿佛是用尽了身力气一版,浑身上下只剩下凛冽的绝望气息。

    女子无奈的吸了口气,将目光锁在她丈夫那里。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男子颇不情愿的问了句。他可不想带着嗷嗷待哺的婴儿出门做生意,麻烦死了!若她真是王爷的孩子,那还有得商量……

    云儿没有回话,眼泪簌簌往下掉。“生了你,又养不了你,我苦命的孩儿……上天既然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