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亡命奴妃 > 伺候王爷(上)
    端午第二天便发了高烧,含如郡主竟派了府中大夫前来诊治,命人煎了药。如此两日就着苦药便已安然,后来经图麽麽讽刺讥笑一番才知是莲妃娘娘提议许可。也是,含如郡主是莲妃娘娘的掌上明珠,性子婉约可人,又是按照正妃国母的标准培养,自是深得喜爱。图麽麽如是做是想让端午感恩戴德?亦或者是变本加厉前的刻意安好,放松警惕?端午未曾多想,只是隐约觉得不大对劲罢了。

    端午病好后又回到含如郡主身旁伺候起居,莲妃的芙蕖自又是交给苑内的花匠打理。又过了两日,管家严叔竟亲自登门,开门见山说明来意,让她去伺候王爷!端午心中一阵纠结的搬去了王爷独居的轩辕殿。

    严叔说端午与另外一女子相住,名叫俞影,伺候王爷已两年有余,让端午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多向她请教。话毕便到屋内,只见一个莫约十九岁鹅黄衣裙,身材高挑,肤色肌白柳眉圆眼,分外乖巧动人的女孩坐于屋内桌椅上。端午环视四周一圈,左右两张木床挂着粉色纱幔,窗前放置铜镜胭脂水粉,墙角木架上搁着铜盆等洗漱用具。干净明了,端午舒心几分,不得不感叹同是丫鬟待遇如此不同。

    俞影上前一步,笑靥照人,“你便是端午吧,我可老早就盼着你来了,有了你以后我就更加轻松了。”

    “你这丫头,就想着怎么偷懒,哪天出了岔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严叔伸手欲拍俞影脑袋,被她轻巧躲过,如此嬉戏,可见她们二人关系甚好。端午抱笑观望。

    严叔见势也不追,交代几句好好伺候、不可偷懒、出错之类的话便离去。俞影便和她攀谈家常来,未聊几句便有丫鬟来敲门,说打扫书房的时候寻不见王爷的徽墨。俞影便让端午跟她一起出去,也好熟悉一下环境。

    轩辕殿甚大,落于绪王府中轴线上,磅礴气势,绿意亭轩,相彰得意。俞影带端午去了王爷独立办公的书房,旁边依山而建的则是藏书阁。信步花园百余步便是会客厅,东边通往世子郡主住处,西边则是妃嫔住所,北边花园后院。几个来回转悠下来,端午对这主位者起居生活有个大致了解。

    因王爷需早朝,而下朝时间并不固定,大多在午饭前后。俞影说现在时辰还早可四处逛悠一圈,于是交代好清洁丫鬟相关事宜,便拉着端午往后花园走去。行至半路,俞影突然要小解,约好在凉汐亭相见。

    端午又行了四五十又遇见了膳食房的蝶儿,她端着玉盘,上面放置着精致小巧的糕点。还没上前打招呼,蝶儿急忙叫住了她,“端午,太好了,你可真是我的救星!”

    “可别大呼小叫,不然又叫人管教了。”端午打趣笑道。

    “你可不清楚,我不知昨日吃了什么,今日肚子闹腾的厉害,又急着给王妃娘娘娘送糕点,四处寻不见人,幸好端午你及时出现,不然我可真是要愁死了!”蝶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玉盘递与端午。

    敢情今天都与茅房结伴了?端午稀里糊涂接过玉盘,蝶儿拔腿就跑,只听得见她喊道,“王妃娘娘她们在通心亭,好端午,回头我送你些你喜欢的绣线!”话毕已不见人影。

    端午摇摇头,转身向凉汐亭步去。这便是主子,下人只有听命的份,不管发生何事。娘,我必将代你替她们讨回公道。

    盈盈湖水中,九曲回廊,八角亭屹立,凉风习习,绿荫倩影随水逐波。端午不动声色的将糕点放于雨花石桌上,石椅上坐的是王妃及三个侧妃,玉妃、莲妃、兰妃。气氛刚好一阵沉默。

    “咦,姐姐,这不是才派去伺候王爷的丫鬟吗?她怎么替膳食房送起糕点来?”玉妃一见端午入亭便已注意到她。

    王妃这才注意起端午来,倘若她回答“不知”倒是让这些侧妃觉得她管教治理王府不妥,见了笑话。王妃将询问的眼神投给端午。

    端午急忙跪下回答道,“回禀王妃及各位娘娘,奴婢是在途中遇到送糕点的丫鬟,恰巧内急便托奴婢送来糕点。请王妃娘娘责罚。”据实以报,但愿她与碟儿能免受责罚。

    “这膳食房何时调教出如此不知礼数的丫鬟?”端午那般言语扫了莲妃的食欲。黛眉微蹙,甚有不悦。

    “起来吧,本宫恕你无罪。王府里的事,那便是所有人的事。”王妃淡笑道,眼神却是望向其他三妃。她是故意这般言语,仿若在说,“王爷,那是所有人的王爷。”含沙射影责怪她们为得王爷宠爱争风吃醋。都斗了十多年了,该放的也该放下了。

    莲妃和玉妃听懂了王妃话里的话,故作潇洒的饮茶、转头,兰妃眼眸清澈则是独自打量起端午来。端午慢慢起身,躬身站立一旁,道,“谢王妃娘娘,奴婢告退。”

    “嗯,去吧。记住,要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能做。好好服侍王爷。”王妃淡然端庄道。王爷从未要过指定过哪个丫鬟的服侍,她倒要看个究竟。幸好她早做好准备。

    “是。奴婢谨遵王妃娘娘教诲。”端午行礼后退出通心亭。

    许久端午才长舒一口气,远远的望着通心亭。这九曲回廊通心亭,究竟是要通往谁的心?

    娘,当初你也是否如我这般低三下四、苟延残喘的活命么?亦或是我只不过走了你走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