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王爷(下)(第1/1页)
    端午回到凉汐亭时,俞影已等候多时,嗔怪道,“端午你去了哪里?可让我好找,你再不出现估计我都喊人了!”

    “姐姐莫担心,”端午歉笑道,把送糕点的事简约的说了一遍,又道,“让姐姐替端午劳心了。”

    俞影始终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说,“端午,在王府做事可要机灵着些,一不小心得罪了娘娘郡主的,我们做丫鬟的可就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是,姐姐教诲的是。”端午默默低下头,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落寞。

    “不说这个了,咱们也欣赏这王府的秀丽景色。”俞影拉起端午的手惬意游玩起王府来。

    隅中时分,王爷踏出羽盖车回府,王妃、玉妃、莲妃、兰妃早已等候在厅堂,随后一起吃过午饭,府上王爷紧绷着脸一言不发,王妃娘娘们自是知道朝中琐事繁杂不敢多嘴,整个气氛沉闷。饭后王爷径直去了书房,俞影和端午紧随其后。俞影娴熟低泡了壶碧螺春,而后侍立于一旁,静待指示。

    端午看着那个男子逸眉紧锁,刚毅的脸庞略显岁月的沟壑,浑身散发严厉而尊贵的气势。端午曾仔细端详自己的脸,竟发现与面前这个男人无一处相似!呵,那么她是长得像她娘了。别人都说,女儿要长得爹才好,她始终不是个好命的孩子。想着想着端午发觉喉头有些难过的发痒。“咳咳。”

    一声浅咳足以让寂静的书房惊起千层浪,王爷眉头都快拧成个疙瘩,眸中已显戮气,俞影惊恐万分扯着端午的裙裾“扑通”跪下。“王爷恕罪!”

    垂眉低眼前的端午仍死死盯着王爷,心中排山倒海的苦涩。

    绪王爷扫视跪在地上的两人,出人意外地发现左后侧的那个肇事女子不卑不亢面无惧意。“起来吧。”他收起怒意,淡淡地说道。

    “谢王爷。”俞影缓缓起身,端午紧随其后。

    “俞影你先出去。”王爷放下手中的毛笔,饶有兴致的看着端午。

    俞影看一眼端午,眸中充满担忧。“是。”她用极慢的速度迈出书房,心思一闪,王爷果真会对端午不同,主子仍是那么有先见之明。

    书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王爷淡笑道,“前些日子就是你跪在宛心苑的吧,本王叫你起来你却撑到昏倒,是故意不听本王的话?”

    端午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王爷,怯弱的答道,“奴婢不敢,奴婢犯了错自当接受惩罚。”

    “你叫端午,是端午节出生的?”王爷莫名其妙的对眼前这个女孩来了兴趣,她那双异人的狐眼清澈明亮,轻而易举勾起人心荡漾。

    端午神情一黯,绝然道,“不,奴婢是深秋出生。”蓦地端午觉得有些可笑,除了娘以外没有任何记得她的生日,而面前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没资格知道这些。

    “家中有些什么人?”王爷问道,她不似他的那些女人们总在刻意讨好他,她也不怕他。他很久没遇到这么奇特的女子了。

    “无父无母。”端午说这话时眼眸中的厉色不自觉的加重了许多,这都怪他。

    “噢,倒是个孤苦的孩子。”王爷见她眼中的厉色,以为是她对身世的怨念,并不在意。

    端午没有回话,也不去看他,极力忍住冷笑和恨意。

    王爷见端午无言,也不多说什么,拿起笔重新投入到那高高一垒的公文中。只是心中多了些想法。

    待王爷处理好公文已是傍晚,端午内心早已再无波澜,询问道,“王爷现在用饭吗?”

    “嗯。走吧。”王爷起身抖擞衣袍,端午上前将褶皱抚平。王爷心中莫名一喜。与俞影不同,他能感受到端午指间的颤抖,她还是有些怕他的吧。他大步离去,端午则紧跟身后。

    晚饭席间,王爷始终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少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战场上的杀戮戾气,整个人意气风发。王妃和其他妃子们喜欢这样的王爷,大胆的讲起笑话来。整个气氛和睦活跃。只是王爷眼角的余光老是扫在端午的脸上,这让端午有些不适应。饭后,王爷则是继续回到书房。

    严叔给俞影和端午分了班,俞影伺候晚上端午则是白天。故端午径直去吃了晚饭便回到寝舍,拿起绣线绣起来。未过多久,王妃差人过来让她去她的琉璃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