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王妃(第1/1页)
    琉璃殿内装修瑰丽,大气豪奢而不失高雅品味,如同绪王妃本人一样。端午直直的跪着,一道翡翠屏风挡住视线,等待王妃的召唤。

    大半个时辰过去,端午的腿始有发麻。练了这么久为何还不能抵挡一个时辰后才有疼痛感触呢?

    “起来吧。”又过了一会儿,王妃的声音才慵懒传出。端午缓缓起身,恭顺的站立一旁。芳香袭鼻,端午不自觉的抬起了头,眼前王妃粉泽未施,俏丽花貌,宽袍缥缈,风姿绰约,不禁赞叹。

    “你们都先下去。”王妃对周围丫鬟吩咐道,这才星眸转向端午,“不必拘谨,本宫叫你来只是问问你伺候王爷的情况。”

    “是。奴婢自当谨守本份,做好分内的事。”

    “你还是小心了些不肯对本宫说实话,本宫是王爷的发妻,当替王爷把府中诸事打理妥当,为其分忧。”王妃正色道。

    “奴婢不敢。王妃贤良淑德,有口皆碑。”

    “呵呵,小丫头口齿到是伶俐着,做事要是能有这份反映倒也不错,省得以后犯了错本宫还得重罚你。”大多数女人都是喜欢听赞美的话,王妃也不例外。只是这甜言蜜语也不能当做日后犯错的求救词。

    “是,奴婢日后定然小心谨慎着。”王妃这般正言警告端午认真答道。

    “罢了罢了,本宫也不与你啰嗦这些,毕竟年岁去了,困顿了。”三言两语王妃足以说明请端午的来意。

    “王妃风韵犹存……”端午想,王妃也担心年轻女子俘去他,毕竟大多数女子都依靠丈夫而活。只是有些女子除外。

    王妃摆摆手,“来人,将王爷最爱吃的桂花酥拿来。端午,将它送到书房给俞影,让王爷早生歇息着。还有这些,也赏赐给你。”

    “是,谢王妃娘娘赏赐。”端午接过木盒内的糕点,欠身行礼,“奴婢告退。”

    出了殿外,便见白色身影带两人向琉璃殿使来。细一看,原是莲妃,端午立马快步从旁边小路离去。

    刚到书房外的花园端午便见俞影慢步走来,身后书房一片漆黑。

    “端午,你怎么来这里了?”俞影诧异的问道。

    “刚去拜见了王妃,王妃令我顺便送来桂花糕。”一句花简单代过,端午说得极其轻巧。

    “噢,王爷现在已经就寝,这些糕点先放着吧。”月光朦胧,看不清俞影稍纵即逝的复杂眼神。

    回到房内,端午将王爷的桂花糕放置一旁,把王妃赏赐给自己的糕点拿出来与俞影分享。一打开木盒内的糕点,酥香四溢,俞影开心道,“这可是京城里最有名的珍馐楼的招牌糕点,一份得要去我们大半个月的月钱,王妃娘娘出手就是大方!”

    王府内众人皆知王妃喜食珍馐楼的糕点,而珍馐楼又是京城首富迟家的旗下产业,都是些高贵奢华之物。端午想了想,觉得如此赏赐受之不起,于是一口未食。

    俞影口中含着半快杏仁酥,囫囵道,“端午,你也吃嘛,这味道可好了,不愧是京城第一食府珍馐楼。”边吃边啧啧称奇。

    “呵呵,你多吃点,晚上我吃得很饱再吃就得撑着了。”

    “噢,那倒是便宜了我的口福了。”说是如此,俞影吃完杏仁酥也不见伸手去拿糕点,反而将盒子合起来。“先放着,明早起来当早点。”

    “好。”

    梳洗完毕,端午和俞影便沉沉睡去。

    第二日寅时前,端午已伺候在王爷身旁,更衣洗漱后拿来早点,顺手又把王妃的桂花糕递与王爷,说给王爷在马车内解解闷。

    王爷笑道,“端午对本王真是有心,想得如此周。”

    “这都是王妃的心意,奴婢只是奉命行事。”

    王爷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也未曾多说,叫旁边随身照料的小斯接过糕点。随后便趁着天色朦胧上早朝去了。

    待王爷走后,端午才长舒一口气,头异常昏沉似千斤重,要不是小丫鬟来叫她估计今早她是起不来的。趁着时间还早,端午迅速回到屋内准备睡个回笼觉。一进房门便发觉不对劲,冷飕飕的,四下一看原来是窗门敞开着,不对呀,明明昨晚窗门是紧关的。端午走到俞影床边,发现她呼吸均匀,早已熟睡,并没有在她离开后苏醒,也就不可能是她去开的窗门了。那又会是谁?端午一时没了头绪,再加上头晕目乏,便躺到床上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