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毒(第1/1页)
    微睡了一会儿,端午便欲起床去轩辕殿检查打扫一番。见俞影仍在熟睡中也没叫醒她,径直离去。

    从丫鬟无意言谈得知昨晚王爷去了兰妃的幽兰苑,端午对兰妃的印象倒是还好,她是个二十四五的女子,模样俊俏秀丽,最主要的是从不与其他妃嫔争宠,心态平和自然,在这勾心斗角的王府里她到是个另数,故也深得王爷喜欢。

    端午正仔细检查书房用具,突然房门被猛然推开,八个佩剑士兵将她围住,拔出利剑,横眉冷对。余下几个打扫卫生的丫鬟已慌做一团,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缓缓地,从门外走进三个光艳逼人的女子。为首的是王妃,左右两侧分别是莲妃玉妃。

    “奴婢参见王妃、玉妃、莲妃娘娘,给娘娘请安。”端午没有丝毫慌乱,依旧得体的行礼。

    “倒是个蛮有心机城府的女子,此刻竟如此坦然。姐姐,玲珑剔透的人王府里多得是,我竟觉得比起她个小丫鬟来倒逊色了许多,你说是吗,玉妃姐姐?”莲妃打笑道。虽是直接教训端午,可最后的反问及直视玉妃的眼神又暗讽了玉妃。果真是无时无刻都争风吃醋的冤家。

    “才几刻不见,妹妹这伶牙俐嘴果真是越发的尖酸刻薄了。怪不得府中的人都怕得罪了莲妃妹妹,想来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玉妃不甘示弱的礼尚往来。

    “你……”偷鸡不成蚀把米,莲妃神情已怒,却被王妃眯眼一斜,羞怒的低下头不再争辩。

    玉妃嘴角挂笑,面对王妃扫过来的眼神,也只得放下笑容一个劲的盯着端午看。

    “将她带下去。”王妃浑身上下散发凛冽的气势,这才是绪王府女主人的架势,严肃的命令道。

    “是。”佩剑士兵声音宏亮。

    端午见他们左右开弓欲将自己架起来,道,“请问王妃,不知奴婢所犯何罪?也让奴婢死得心服口服。”

    “你毒害同寝丫鬟俞影,致昏迷不醒!”莲妃见她竟还能还嘴,不由得怒道。这丫鬟还真是胆大。

    “什么?俞影中毒了?”原来这就是她获罪的原因,“所中何毒?为何中毒?”

    王妃心中本有怒气,本欲先将端午抓起来再说,见她临危不乱,条理清楚,不由得多打量她几眼。端午亦不卑不亢回视王妃。

    玉妃见势道,“你又岂会不知?明知故问!珍馐楼的糕点被你掺了忘忧散!”

    “忘忧散?”端午不自觉的重复着,她并未曾接触过任何毒药,对毒性更是一无所知。毒药是掺在糕点里面的?那糕点是王妃赏赐给她的!端午依然抬头,眼神直直刺向王妃,似在说:王妃,你是故意的吗?为何你要如此对我?

    “将她关进禁闭室!”端午的眼神彻底激怒了王妃,话毕王妃便拂袖离去。

    玉妃莲妃紧随其后,转身那一瞬,任谁都没有看见她们两人耀眼无比的笑容。回头时,已波澜不惊。

    禁闭室是绪王府惩罚下人的地方,建于北院深处,有独立的护卫看守。端午一踏进这座囚笼便浑身发冷,随着烛火跳动勉强能看清座座铁栏栅,空无一人。空气潮湿发霉,隐约有腐臭的味道。佩剑士兵将端午扔进里面的一个铁牢房后便弃之不理。

    茅草正在发霉,黏稠的触感使端午眉头皱得更紧了。关于禁闭室她也有所听闻,能活着走去见阳光的人,寥寥可数。

    王府的主子们若是要惩罚下人,一般都罚跪、禁食、扣钱等,严重点的就掌掴、杖罚,而真需要到禁闭室的……那也是死罪难免了。

    端午强制性令自己冷静下来,找了块稍微干燥点的地方坐下,慢慢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开始思索起俞影中毒这件事。

    糕点是王妃赏赐的不假,如果里面真的有毒……王妃倘若要加害自己并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随便找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能让自己死无尸。那么到底是谁投的毒呢?知道赏赐糕点的人,除了王妃、俞影……端午将整个思绪重新整理一遍,突然发现遗忘了一个人——莲妃!昨晚从琉璃殿出来远远的看见了她,虽是绕道离去,但并不能证明她是没有看到自己的。

    至于俞影是什么时候中的毒便不得而知了。晚上吃杏花酥的时候她有没有中毒?照理说那时候莲妃没有机会下毒,也自是没有中毒。后来休息……窗户!想起来了,回去睡回笼觉的时候窗户是开着的,有人通过窗户进来下了毒。如此便一目了然,俞影是在自己去书房打扫卫生时,吃了糕点中了毒。

    这般想通端午便已释然。从打理芙蕖那事,也能窥出她对自己的恶意。为何她又非得将自己置之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