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都市小说 > 全职赘婿 > 第334章 当场去世
    七叔?”

    林宝的话,打断了许青荣的思考,他笑着点点头:“霏霏选了个不错的丈夫。”

    “哈哈,许家长辈里,七叔你是唯一一个正面夸我的。”

    许霏霏走了过来,“那你还不谢谢七叔。”

    客气过后,许青荣离开了办公室。

    林宝把这几天出差的事,简单讲了一下,听的许霏霏微微皱眉,“你胆子也太大了,在戏服里藏针,不怕出事了?”

    “扎不坏,你想想针灸时候,那么多针,有事吗?”

    林宝当然有分寸,想惩罚孟白秋,手段多着了,心狠一点,他完可以毁容对方,不过那会造成整部戏的搁浅,会直接影响了李媛媛的参演,所以林宝收敛的手段。

    许霏霏要求的分寸,也是这样,真有人搞李媛媛,那不能放过对方,但也不能耽误了这部戏的后续,那是捧李媛媛而拍的。孟白秋觉得那是对她的羞辱,也没问题,确实是新老花旦的交接。

    转型困难,孟白秋的经济公司,也只是在榨干她最后的价值,搞一次新老花旦同台,炒作她最后的余温,之后能不能再有市场,就看她个人造化了,如果不行,就慢慢下滑到三线。

    整体上,许霏霏对林宝的这次任务,完成的满意,只是意外林宝的狠辣,对那么漂亮的孟白秋,也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出手就弄的她满身是血。

    “你呀,石头心肠吗?”她嗔怪着。

    “做这种事情的手下,最需要的就是石头心肠,说明我很合格。”

    许霏霏没有接他的话,“我知道你的小店,有扩大的打算,这次的奖励,没有很大,再送你们点装修材料吧,都是七叔的人脉。”

    “我就巴掌大的小店,用七叔的人脉,大材小用了吧。”

    “这是联系电话,你收着吧。”

    林宝没犹豫,欣然收下奖励,“我是不是开始正式放寒假了。”

    “应该没什么大事了,年末有个公司年会,你是我丈夫,要一起出席。”

    “好,我去休息了,看看我老妈。”

    林宝走到门口,许霏霏突然叫住他:“林宝,有些事,你迟早会告诉我的,对吧。”

    “会有那一天,但不是现在。”

    “好,我现在很信任你。”女神露出淡淡的微笑。

    “我值得你信任。”

    走出办公室,月玲已经堵在了门口,立刻小声嚷嚷着:“零食呢。”

    “没忘记你,许总身边的小管家,谁敢忽视你呀。”林宝进了她的秘书室,放下背包,哗啦一声,各种零食。

    “那里干果很便宜,我给你多带了点,你牙口没问题吧。”

    “哼,我的牙,能吃到八十岁。”小秘书已经满足的开吃了。

    “不打扰你享受了。”

    “上次的巧克力,你到底哪来的,我在超市里和网上都看不到。”

    “是吗?”

    林宝还真没注意,就是谢安琪那里随便拿的,大小姐没吃零食的习惯,只有那几块巧克力,算是她少有的零食储藏。

    月玲认真道:“我吃过的零食,比你见过的都多,那巧克力真的没找到,你从哪来的,我……我还想要。”

    林宝微微一笑:“我偷来的。”

    “你骗人!”

    下午,林宝去医院看望了老妈,最近他对这里也不够放心了,发现了护士可心是安插的眼睛之后,徒增了林宝的谨慎。

    他来了之后,暗示老妈,过完年想不想搬出医院,新买的房子,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年后就可以入住。

    母亲的态度,有些犹豫,还没考虑好。

    但林宝知道,劝说几次,母亲就会听他的。

    待了一会,林宝就走了,他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了香岛公寓,今天是周末,何婷婷应该是在休息,他打算顺路看看她,也不会停留太久,不算打扰她复习。

    在家复习的何婷婷,听见开门声,很意外林宝会来,跳进了他怀里,说是要安静复习,实际上林宝来看她,她还是很高兴的,开口就问他,今晚要不要过夜。

    林宝摇摇头,表示不打扰,他当初是学习不好,但他很佩服投入学习中的人,那是他做不到的事,也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否则就没有学习差的人了。

    “媛媛的剧组怎么样?”

    “一点小事情,我解决了,给你看看媛媛大明星的剧组照片。”林宝翻出相册,他拍的可不是李媛媛的古装美照,而是媛媛在剧组各种忙碌时候的“丑照”,裹着棉服烤火,各种不修边幅。

    “你故意的吧。”何婷婷咯咯的笑了,却羡慕媛媛的天资,就算穿的臃肿,也看不出丑。

    她正笑着,林宝的大手,已经开始不老实了。

    何婷婷拍了他一下,“大姨妈来了。”

    “这么不巧,我刚回来的见血了。”

    这话仿佛一语双关,让何婷婷顿时心情复杂。

    那天晚上的正面冲突,让她几天都没消化,差点影响了复习的心情。

    谢安琪明确的要劝退她,她险些招架不住,千金小姐没用什么欺男霸女的方式驱赶,而是上门讲道理,已经是非常客气了,何婷婷对她的印象不差,只是女朋友和小三,立场无法调解。

    而李晓婉就更聪明了,她什么都没说,却心照不宣的告诉了何婷婷很多,离过婚的单亲妈妈,对婚姻失望,无心再婚,潜台词就是,我不会在意身份位置,也不求什么结果,这是消除敌意,表明置身事外的态度。

    更高明的是,李晓婉当时的解围台词,几乎洗脱了自己的嫌疑,让谢安琪根本没怀疑到她,好像就是约了朋友吃饭,谢安琪才是碰巧来的。

    何婷婷还不得不配合,人家来解围了,你不配合,就要当场和谢安琪撕起来了。

    这个女人,太漂亮,也太老练了。

    而且……李晓婉从头到尾都没说过,她和林宝有什么关系,何婷婷却心照不宣的明白了她和林宝也有情人关系,潜台词就说,替她保密,当做这条船上没有她。如果何婷婷有了敌意,想把李晓婉的存在戳破,李晓婉也可以一口否认,毕竟她就没承认过。

    如果说语言是一门艺术,久经职场的李晓婉,已经把心照不宣这一套,玩的最通透了。

    想到这,何婷婷叹了口气,该说高兴还是生气呢?林宝这混球,竟然这么大胆子,惹了这么一出混乱的关系。但李晓婉几乎表明了置身事外的态度,她似乎只想和林宝秘密好下去,无心争什么,撕什么,她不打扰别人,别人也别打扰她。

    “叹什么气?”

    “没什么……”思前想后,何婷婷不打算和林宝说,说了会徒增混乱,她现在只想迎接考试,那才是她重要的事。

    “你去书房好好看书吧,我给你泡红茶。”

    “你来?”

    “看你学的那么辛苦,该我伺候你一次了,我很希望你能考试成功。”

    “真的?”

    “这是真心话啊,我才初中学历,我很羡慕高学历的人,我支持你。”

    贴心话,让何婷婷稍微放松了一些,自己去了书房,林宝泡过茶之后,坐在客厅休息,玩着平板电脑,不小心点开了监控软件。

    房间里和门镜两个监控器,早早就安装了,何婷婷不在家的时候,来人了会立刻在她手机上警报,算是安考虑。

    软件里,只会保存镜头里出现人的画面,其他的自动删除,结果林宝随便一看,就惊的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

    第一个画面就是一头蓝发,站在门口按门铃。

    “什么……什么情况啊!”

    下一个画面,就是柔顺卷发的李晓婉,站在门口。

    林宝差点当场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