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第1/3页)
    虽然叫的只是官衔,是场面上的话,但是也透着一股亲切,今天这是怎么啦?

    王庆摇摇头,心里嘀咕,不会是自己气昏了头,没有听见吧。

    带着这样的疑问,王庆继续往里面走去。

    当王庆见到张斌的时候,王庆的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明显了。

    “兄弟,你怎么啦?”王庆看着张斌脸上阴晴不断变化的表情问。张斌的身边,正是几个平日里最熟悉的人。张斌是正牌军。

    听到兄弟这个称呼,张斌立即板着一副面孔:“公事面前,少给我称兄道弟。”

    王庆愣了。心里开始骂娘,平日里大家称兄道弟,今天你摆什么谱啊你。但是面上还是堆着微笑:“什么公事啊?”

    张斌一脸正气,公事公办的样子道:“你自己办下的事,你自己明白。”

    王庆意识到不妙,也被张斌的那种态度激的有些窝火,带着一种戏徒的微笑问:“委实不知,还请示下。”

    张斌呵斥道:“你对童枢密的千金意图不轨,还在那里装聋作哑。”

    王庆听说,已经明白了七分。那个淫妇跟自己在一起厮混的时候,可以给自己权利,当她要把自己踢开的时候,就像踢一只狗一样。

    王庆感到莫名的愤怒。

    张斌看王庆的申请,喝道:“我也是公事公办,你瞪着我作甚?”

    王庆看着张斌,想着称兄道弟的日子,感到更是愤怒,人情冷漠,事态炎凉啊。王庆只是冷冷一笑道:“我哪敢瞪你,只是瞪着一只狗而已。”

    张斌喝道:“在这里胡说八道,给我拿下。”

    王庆见张斌来真的,却又软了。想到失去了童娇秀的扶持,以后在这京城之中,还真的很难做,忙道:“张兄,张兄,有话好说嘛。”

    “拿下。”张斌不容置疑的道。

    王庆看今天事情难办,想到童娇秀的手段,心里凉透了,激灵了一下,感到九死一生。

    就在王庆打算反抗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失去了袖子中的那条蛇,还有跟着自己的那条蜈蚣。

    失去了,一下子失去了。怪不得张斌这么嚣张,原来已经对自己没有顾忌了。

    几个人扑过来,把王庆按在地上。

    王庆被按在地上的时候,一下子明白了,依附别人,只是暂时得到一些东西,当失去的时候,却是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

    他在心里开始恨,恨那无情的女人,恨那无情的酒肉兄弟,还恨自己的父亲。

    “把他押入大牢。”张斌喊道。

    ,”

    王庆终于也尝到在监牢里的滋味儿了。虽然现在,因为这里的牢子都是熟人,并没有把他怎么样,但是,这是一种羞辱。

    想起以前,他看着牢里的那些人,看着他们或默然或愤怒或不甘的眼神,很随意的羞辱甚至殴打他们,在他们那些可怜或者可恨的人身上寻找一种变态的乐趣。<网罗>如今,自己也沦为阶下囚了。

    被女人抛弃。“兄弟”反目。王庆愤怒的情绪已经平息下来,只剩下悲哀,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以前,他从没有想到以后的事情,只是随波逐流。跟方腊、田虎现那个奇人管大叔之后,用阴谋谋得了不传之技,并且凭借这些技艺有恃无恐;还偶然得到童娇秀的垂顾,从而得到一些潜在的力量。

    现在,技艺还在,自己谋得的那些东西都没有了。

    依仗那些毒虫猛兽,依仗女人的力量。那么以后呢,该依仗什么?

    想到这里,王庆有些恐慌,想到,只有依仗自己了。

    而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显得多么渺小啊。

    虽然身体受了伤,心也受到伤害,身体的劳累苦不堪言。但是王庆却转辗反侧,第一次想到了自己的,“人生。

    不知过了多久,王庆神思开始恍惚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突然惊醒。

    一个人站在他的面前。

    王庆立即想到有人谋害自己的性命。他知道,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很新鲜。

    看到张斌的那一刻,王庆彻底失望了,那一刻,他看到了末日,带着一种深深的绝望。

    酒肉兄弟,果然,只能在酒桌上做兄弟。

    王庆甚至没有说什么。张斌看到王庆醒来,只是淡淡的道:“你知道,叫喊是没有用的,看在曾经是兄弟的份儿上,我给你一个痛快。

    “是谁要杀我?”王庆平息着心里的紧张,故作安然的道。

    “你应该猜的到。”张斌淡淡的道。

    张斌举起了刀。

    王庆那一刻甚至放弃了抵抗。因为知道,抵抗也是没有用处的。

    一道黑影突然幽灵一般飞了过来,王庆看到了那个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