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第1/2页)
    ()    牛冲撇了单迂事便夹应战魏定国,按照林冲的估计,那数世口和单廷圭应该相差不大,等收拾了魏定国再来收拾单廷圭不迟。

    想不到,魏定国冲过来的时候,熟铜刀突然翻转了一下,从他的熟铜刀上突然喷出一股火焰,直射向林冲。

    林冲吃了一惊,慌忙躲避,仗着强大的爆发力和那匹战马的配合才险险的躲过了那出乎意料的一击。那一道火焰擦着林冲飞向了旁边,将旁边一个梁山人的战马的毛烧着了。那战马受惊,惊叫了冲向了远方。

    林冲才知道这神火将军的叫法是有来头的。

    眼看神火将军挥舞着那把还冒着黑烟的熟铜刀闯了过来,林冲抖索精神,丈八蛇矛向前伸出,准备迎战。

    神火将军走到圣水将军旁边时停下了战马,林冲眼看神火将军是要救圣水将军的,大喊一声就冲了过去。网冲过去,就见又一道浓烟喷了过来,还好林冲早有顾忌,立即闪避。

    另林冲感觉到后怕的是,那浓烟散去之后,见地上有好多的小坑,还在冒着烟。明显就是剧毒留下的。难道这“圣水”就是剧毒液?

    乘这个机会,魏定国救了单廷圭,二人在官兵的掩护下进了城门。然后赶紧关闭了城门。

    林冲在城外下塞,这魏定国和单廷圭果然有独到的一手,一时还拿他们没有办法。

    再说单廷圭和魏定国回到凌州城之后,谈论起来,均感觉到这林冲厉害,武力二人决不是敌手,要不是仗着自己的独门功夫,根本讨不到好。

    单廷芋的骄傲之心早就收起来了。二人经过商议,只有去袭营了。本来当夜那林冲刚刚来此,料想有些劳顿。是最好的机会,但是行军打仗,头天夜里,难免会做足充足的准备,去劫营免不了有埋伏,不如挨过几天,等林冲那边的人骄纵和懈怠之后再去劫营,那个时候,有神火和圣水,定可大功告成。

    第二天,林冲带领人马来骂阵。单廷主和魏定国坚守城门,只是不出。梁山人骂的累了。最后也只好回营歇息。

    第三天,林冲再带人马骂阵,单廷圭和魏定国带领人在城墙上对骂。凌州城官兵显然昨天见识过梁山人骂人的招数,学到了不少的经验。这一对骂,是有过这而元,不及。

    梁山人本是草寇,容易冲动,官兵的那一通骂将梁山的人骂火了,林冲就带着梁山众人去攻城。

    刚刚走到城下,城墙山砖石、弓箭如雨一般倾泻而下,梁山人慌忙躲避,狼狈不堪。如此几次,梁山不敢接近城墙。气闷不堪,折腾了一天,早早回营。

    单廷圭和魏定国见梁山那情形,想来那些人当天劳累,加上不敢接近城门,晚上肯定不会有行动。

    魏定国道:“更何况,这两天我们坚守城门,只是骂阵,好像害怕他们,料想他们也放松了警戒。”

    单廷妻道:“如此,我们去偷营。正是一个好机会。”

    魏定国道:“要不这样,我们只一人去偷营,一人则把守城门,并在此迎接。”

    单廷圭道:“我们凌州兵马本来不多,要是只是一人去偷营的话。说不定走了贼众;再说,若是我们二人联手,就是有什么问题,以城下那些草寇,我们以神火和圣水小也能杀回城门。这周围的环境,我们才是最熟悉的。”

    魏定国想了想,也道:“是啊。白天我们给他们惊吓,就是他们发现我们偷营,肯定也不敢接近城门的。”

    二人当即商议定了。

    当天晚上,乌云悄悄的溜出来遮住了天空。

    伴随着乌云的悄悄出现,凌州城的城门悄悄的打开了,两队官兵一左一右,悄悄的向城外梁山的营塞合围过去。

    已经是深夜了,梁山众人似乎沉浸在梦想中。连营门前的那几个守卫也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

    官兵明显是不想打草惊蛇,悄悄的接近那些草寇。一个官兵眼看很接近那个草寇了,悄悄拔出了手中的刀。单廷圭示意那个官兵冲上去,那个官兵点点头,网要冲上去。冷不防一头栽下,竟然掉入一个陷坑当

    与此同时,本来静悄悄的梁山卓塞一声鼓响,喧哗声大作。

    官兵大惊。单廷圭料想有埋伏。当即带领官兵撤离;他想,那边。魏定国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也会撤离的。

    好在离城并不是很远。

    也好在梁山那些人的马似乎不大好,追赶不上。

    单廷圭在城门处遇到魏定国回来的人马。

    “原来他们有准备。”魏定国道。二人见城门竟然是关的,单廷主当即喊道:“快开城门。”

    城门却并没有打开,眼见梁山的人围拢过来,二人大惊,魏定国也当即大喊:“快开城门。”

    城门并没有打开,二人看城门之上,也有人在走来走去,就是不见应声。更可怕的是。眼见梁山的人围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