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第1/2页)
    ()    氟定国道!“关黑不听说你到梁辽刻匪吗。你怎么一关胜道:“我本来是到梁山的。但是后来反观当今天下混乱,官府黑暗,而粱山江满红哥哥仁义非常。替天行道,雄才大略,就投了梁山。”

    魏定国此时被围,情知难以逃脱。那些难听的话一时不敢说出口。单廷主掂量了一下,道:“但是。他们毕竟是梁山呀。”

    关胜哈哈大笑道:“先前,那开国功臣呼延赞的后人呼延灼也曾投奔粱山。连忠义后人也投奔了梁山。可见现今的朝廷果然黑暗非常。难以维系,二位兄弟,你们现在窝在这小小的凌州城内养老,还不如跟着江满红江哥哥闯荡出一番天地。”

    郝思文这时也道:“二位想想。当时呼延灼带领一万三千人对付梁山的三千余人,结果呼延将军还是降了梁山,这完是因为梁山江满红哥哥仁义,义气为先,才能使梁山壮大如此,如果按照兄弟的意思,灭这小小的凌州也不在话下,但是临行前江满红哥哥一再强调,仁义为先。切不可枉造杀戮,以此,我等兄弟才出此下策,将二位兄弟围在此处。二位兄弟就算为了跟随你们的兄弟们考虑一番,也请随了江满红哥哥吧。”

    单廷圭和魏定国身边的那些官兵见郝思文这么说,都拿眼睛看着单廷圭和魏定国,目前无路可走,只有看二人的。

    二人感觉到那些官兵眼神不对了。如今为了企命,他们是什么也顾不得了,如果二人说个不字,恐怕这些官兵就反了。

    “将军,我还有妻儿老母呢。”

    “将军,我下个月就要成亲了。”

    “将军

    魏定国见单廷圭变幻不停的脸色。知道作为朝廷官员,这是一个很难的选择,当即喊道:“好,为了众位兄弟,我魏定国,降了。”

    那些官兵爆发出一阵呼喊声。

    单廷寺本来心里就慌,见眼前的情景,心里更慌。

    待那些官兵安静下来,关胜道:“单兄,你看,魏兄已经答应共聚大义了,你呢?你待如何?”

    单廷圭感觉到那些官兵的眼神不对了,此时大势已去,他早已无力回天,点点头道:“为了义气,我单廷主,也随了江满红哥哥。”

    官兵和梁山众人都爆发出一阵呼喊声。

    武松当即打开城门,将众人迎了进去,那太阳,慢慢的开始升起。凌州城内,单廷圭和魏定国当即带领梁山人搬取凌州的粮草、兵器和银钱等物。那些降了的官兵,就交由林冲和宣赞带回梁山去练;武松就留在凌州,帮关胜、郝思文和水火二将搬运、押送那些东西。

    夏天已经到了,潘金莲怀抱里的那个小家伙已经会哼哼哈哈的叫唤了。

    梁山众人还在不断的建设着梁山,眼看梁山是越来越坚固。

    江满红这段时间看似悠闲,成天跟儿子逗乐,其实却是在考虑梁让的未来。梁山越来越壮大,朝廷的反击肯定也会越来越厉害,这两次,粱山闹的动静太大了,蔡京、童贯、高俅一方面对自己刻骨仇恨,一方面就算是为了维系大宋的江山,以使自己的好日子能够过下去,也必须的采取行动了。

    如果说前几次是放纵自己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以便有借口更沉重的打击梁山。

    下一次,不知道他们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如果说前几次都是散兵游勇性的攻击,那么接下来。很可能就是拿出大宋的国力来打了。

    梁山的众人现在还都沉浸在胜利和壮大的喜悦之中,还沉浸在对自己的崇拜之中。这虽然也是一种好的现象,但是从一方面来说,就预示着江满红不得不要操更多的心来规划梁山的大计。

    蔡京、童贯、高俅三人能够在朝廷那里混的开,除了媚术之外,也的确有过人之处,他们不傻,他们能够分析出梁山的优劣来。江满红预计那是一场消耗,随着梁山的壮大,开始跟裴宣算的能支撑半年的消耗其实见逐渐缩

    拼消耗的话,梁山绝对不是大宋朝的对手。

    江满红想起了金翠莲,那个在京城等待自己的女子。那个有着商业头脑,又经过了自己的现代商业理念灌输的女子;还有京城中的那个尤物李师师。

    还有柴进,大名鼎鼎的小旋风;

    当然,还有方腊、王庆、田虎,他们已经发展出了自己的势力;

    宋江,江满红也忘不了;

    还有大辽,这个也该没落的势力;

    女真族的完颜阿骨打,是不是正在聚积力量,准备反抗呢?江满红回到书房,将这些人的名字写在纸上,对着那些名字发了一会呆,然后在其中一个名字上点了一点。

    江满红将那张纸抓起来,放在两手间一撮,那张纸就变成了碎片。江满红顺手扔进了旁边的废纸篓中。

    蓝灵儿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了。蓝灵儿拉着扈三娘的手走了进来。

    “相公。”蓝灵儿推开书房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