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霍少,你老婆又作妖了 > 388·你说要我的
    门外,霍子御早已将这些话听了进去,尤其是最后这一句,这个男人我要定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自己被认可了,被这个小女人彻底的接受了。曾经的他压根就不会这样,他霍子御是谁,又怎会需要别人的认可。但如今不一样了,因为这个小女人的存在,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起来。那种微妙的感觉早已在心中生根发芽,又或者说正在茁壮成长着。

    “路小曼,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就在霍子御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样的怒吼声。不难想象里面的画面是有多‘精彩’,就连一向不喜欢八卦和吵闹的卫司泣都留了下来。这可不是为了帮忙照顾才留下来的,毕竟有些人现在根本就不需要他的保护。看这战斗力,估计再大战个几百回合都不成问题。

    抢男大作战,那么究竟谁会赢,这压根就不用说,毕竟和最终的取决权还是在那个男人手里,还不是那个男人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

    不要脸吗?路小曼佯装有些吃惊的模样。要说不要脸,这样的话她听的还少嘛,几乎从小听到大的口头禅,现在又被这样一说,反倒觉得不那么重要了。

    “学姐,同样的话你还要继续说下去吗?还是说你真的是个复读机呢?从一开始就在说着这样的话,倘若我真的要脸的话,那么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原本的反驳在最后这一句话的时候彻底崩塌,论解释,她倒不如直接大方的承认下来算了。反驳都是最无力的表现,那不如直接一点算了,省得人家到时候继续说下去。

    “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路小曼,要是子御哥哥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说来说去还是不要脸,黛玉婷也以为刚才的话能让这个女孩无地自容,毕竟不要脸这三个字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愿意听到的。那是心理问题,更是尊严的问题。她不相信眼前这个女孩还能连尊严都不要了,在霍家这样的地方她不可能继续作。

    然而还不等这些打击人的话说出口,霍子御便推门而入。这个在他的眼皮底下,他又怎会让她被人欺负。刚才的停顿也只是想知道这黛玉婷会说什么,但不管她要说什么,都早已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如今看来,他对这些人真的是太过纵容了,否则又怎么会一而在再而三的来触碰他的底线呢。

    “戴玉婷,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冰冷的话语加冰冷的眼神,让这个被点名的女孩有些失神,心也在一点点的下沉着。哪怕有霍老爷子的撑腰,这个男人也一样不会妥协。她的梦,终究是一场空。

    “学姐慢走,我就不送了。”戴玉婷的模样的确让路小曼有些同情,怎么说这也是喜欢了很多年的人,现如今就被这样无情的“抛弃”,想想也确实挺可怜的。可是有什么办法,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那结果注定就是一场悲剧。

    至于戴玉婷最后是怎么离开的路小曼不知道,因为眼下的她有更重要的人要应付。

    卫司泣识趣的离开,给两人提供了空间。只是离开前,他默默地装走了地上的东西。

    或许,这是个比较特别的东西。

    因为霍子御的态度让戴玉婷彻底的离开了霍家,哪怕是霍家姐妹俩再挽留,她也坚持的要走。只是这眼眶看起来红红的,像是受了委屈一样。

    这样的结果对于老太太和霍于梦来说的确是件喜大普奔的事情,当即凑到一起八卦了起来。

    “老卫,你这是也要走吗?你还是别走吧,万一我小嫂子……”看着这即将离开的男人,霍于梦说道。这一个走了就算了,怎么主力人员也要走呢。这要是走了的话,万一他嫂嫂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呸呸呸,她在这胡思乱想什么呢。那丫头生命力这么顽强,根本就是只打不死的小强。

    “放心吧,她已经没事儿了。我先回去处理点事情,有什么的话就给我打电话。”说完,卫司泣是真的走了。

    没事了吗?貌似这才是关键。至于谁去谁留,爱咋咋地吧,她们现在可是要去看人的。

    卧室里,两人四目相对,看得路小曼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小脸上泛起了红晕,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在害羞还是在心虚。反正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眸,她就觉得自己有点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如果说这个男人除了这张脸最吸引人以外,那么排在第二的就是他这双深邃的眼睛。因为看不懂,所以才会着迷,这是路小曼总结出来的。

    “你这么一直盯着我做什么,是我脸上有东西吗?”两只小手将被子往上扯了扯,路小曼这才低声说道。没办法,谁让这个男人要这样一直盯着她,都让她产生了错觉。

    “路小曼,敢不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这都还没来得及反应,霍子御便说出来这样一句话。听起来好像是没什么问题,可她刚才有说什么吗?

    “你这么一直盯着我做什么,是我脸上有东西吗?”既然这个男人要听,那她就再说一遍好了。只是不知道这句话有什么不对的,一般人不都是这么说的嘛,这男人还真是奇怪了。

    内心抓狂,他要听的根本就不是这句话,结果这小女人现在的表现……

    “怎么,你这是打算给我装傻吗?路小曼,你刚刚可不是这样说的。”虽然有点生气,但说出来的声音却是那样的低沉性感加好听。

    “声音这么好听,听的我耳朵都要怀孕了。”伸手扯着男人的衣领,路小曼小声的说道。只是那声音,真的可以跟蚊子媲美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觉得自己心跳过快,就连脸上的温度也在逐渐上升着。

    拉近的距离让这双大眼睛还在无限放大中,明明是她将人拉近的,却在近在咫尺的时候不好意思的想将人推开。只是这小手,却没有要松开的打算。

    好吧,她承认自己就是想好好的看看这个男人,尤其想到两人一起滚下山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他们都是认真的,谁也没有要开玩笑的意思,即便是现在这个时候,路小曼都对自己做出的决定坚定不移。

    只是如此近的距离,还有两人现在的造型,只要再来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他们就可以上演当干柴遇到烈火的画面了。只是如今这个时候他们谁也没有动,似乎都在不好意思着什么。

    直到门被人推开的那一刻,两人还是没有改变原有的距离。

    在得知路小曼没事的那一个,两人便抑制不住的内心的激动了,这自然是想着赶紧上来看看人。可没想这才把门推开,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们还真该晚的上来才对,又或者说等他们自己下去。

    这画面,真的是尴尬了。

    看着两人的出现,路小曼直接红着脸缩进了被子里。丢脸,真的是太丢脸了,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被撞见了呢,真的是丢死人了。

    将脑袋都埋在被子里,路小曼大口大口喘息着。倒是刚才那画面,似乎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了。

    看着这两个不请自来的罪魁祸首,霍子御冷厉的眼神看了过去,薄唇微抿,以示自己的不爽。明明就差那么一点点了,结果就因为这两人的出现给硬生生的打断。那感觉,简直是不爽到了极点。

    “咳咳,那个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啊。我们就是想来看看而已。既然现在已经没事儿了,那我们就先下去了。你们就该干嘛干嘛,只要记得别太累就好了。”这话是霍于梦的意思,更是老太太的想法。真想不到它的大孙子这么猴急,这人才醒来就想着那啥,也不怕人家小姑娘的身体会吃不消。

    “你这混小子,记得温柔点。”在门即将被关上的那一刻,门缝里传来了老太太这样一句话。

    本就不好意思的人儿,现如今因为这样一句话而彻底的涨红了。这红的不单单是脸,就连这身子都跟着红了起来。

    如今被人这样调侃,路小曼真心觉得自己太囧了。结果这个罪魁祸首还在这儿低声笑了起来,气得路小曼直接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你还好意思笑,都是因为你。”钻出被子就直接抱怨了起来,真心觉得丢脸的路小曼气鼓鼓的,一张小脸都涨成了包子。那模样,别说有多可爱了,以至于霍子御没忍住的直接吻了上去。

    想念又熟悉的吻,熟悉的味道在充斥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感受着男人的不老实,路小曼低声阻止道:“你别这样,万一又有人来了呢。你别这样,我还小呢。”路小曼开始鬼扯了起来,这一会儿说有人要来,一会儿说自己还小,总之就是不想继续下去。

    “是你说要我的,难道现在想反悔不成。”稍稍用力在那张小嘴上咬了一下,霍子御表示不满的说道。

    他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如今也只是逗逗这个小女人而已。他就是再想,也不至于禽、兽、到对一个刚醒来的小女人下手。要说这心疼都还来不及呢,又怎么舍得委屈她呢。

    只是这话说的确实没毛病,却听得这个当事人有些迷糊了,完全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路小曼没往那方面想。

    她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这样的话,这男人怎么就忽然说出这样的话开了呢。

    看着这迷糊的小模样,男人直接将人给捞进了怀里,轻轻地揉了揉那颗小脑袋说道:“不是你说的你要我嘛,怎么这么快就不承认了吗?路小曼,你确定你不是故意的吗?”

    经过某人这样的提醒,欧女孩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只是她那时候说的好像就不是这个意思吧,更何况她那个时候的意思根本就不是这个好嘛。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很有可能从一开始就在偷听,可偏偏现在还要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别想狡辩,反正意思都一样,就是你要我。”霍子御这话说的完全不给路小曼解释的机会。

    而在门外,这偷听的两个人更是把这样的话给听了个清清楚楚。啧啧,真想不到她家这闷头驴的孙子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听得老太太窃喜不已。

    有人要就好,有人要,她也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