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捉人。(第1/2页)
    亦真听他这话说的有意思:“那你看我怎么样?”夜烬绝瞥她一眼:“你倒是合格,关键咱俩默契度高,可你不是忙么?”

    “那都不是正经忙。”亦真笑:“今天我还想呢,老这样没个正经也不行,我得跟上你的脚步啊。”夜烬绝笑:“这时候开窍了?”

    “像COCULB这样的品牌策划公司,只服务于一线的高端品牌,光懂理念只是纸上谈兵。接触的又大都是外国人,什么都得懂一点。”亦真正说着,夜烬绝忽然想起什么:“我记得你画东西挺逼真的,我给你一份策划书,你画画我看看。”

    亦真一怔:“公司不是有专聘的时尚插画师吗?”夜烬绝道:“这一款主题是樱花,但现在还存在争议,你试试。”

    亦真接过看了看:“行,不过得费些时间,我好好想想。”夜烬绝点头:“不催你。”

    关上卧室门,亦真先研读了策划书,这是款恋爱型的香水,旨在用樱花的唯美与婉约来诠释恋爱中的甜涩。亦真心里跃跃欲试,她惯用的是速写,绘画风格集合浪漫主义,天马行空,再加一点复古。

    亦真决定画上几张,总有一张满意的。先画了张手掌兜落樱花的图,手指的蜷曲她改了又改,指尖仿佛上过拶子,娇艳欲滴的红。樱花从指缝间的跌落,不多的空隙里,或深或浅的粉色,蚀上一点焦黄,仿佛火山的涎沫,风格趋向怀旧。改到满意后,亦真看时间不早了,便上床赶紧睡了。

    翌日梁熙也一起睡过头了,两人在电话里互相嘲笑一番,决定给自己放个小假,下午再去。

    亦真拿着设计图纸去了COCULB,夜烬绝正翘着腿看文件,抬眼就看亦真站在桌前,不由一怔:“你画完了?”

    “没呢,我准备画上几张,现在才画了第一张。”亦真现在还不好意思拿给夜烬绝看,只是道:“这款香水的试样应该已经出来了吧?我想香水的气味得和插画风格相得益彰,所以想嗅觉感应一下。”

    夜烬绝招手让她过来,另一面让Crystal取来香水的试样。亦真发现那珠含羞草长势还是挺茁壮的,又伸手戳,还是没反应。

    夜烬绝戳戳亦真:“我等下要去见客户,没时间陪你,你等Crystal来。”亦真见夜烬绝要走,拉住他理了理领带。夜烬绝捧着她的脸亲了亲,才喜笑着离开了。

    Crystal取来试样,亦真仔细嗅了嗅:“除了樱花、铃兰、花梨木和黑加仑子,还有点薄荷香。”Crystal笑:“好灵的鼻子,这瓶试样你喜欢就拿回去吧。”亦真谢过,将试样小心翼翼装到包里,回到家又改了改图样,重新画了一幅出来。

    下午到网戒中心时,大鹏和万超正在操场上军训。军训结束后有人叫住大鹏,正是他昨天送月饼的那个不动队员,说是要去抓人。

    大鹏犹豫一下,想着能出去放放风也不错,便跟不动队上了车。亦真给梁熙递了个眼色,两人偷偷溜了出来,开车跟在不动队的车后。

    九月的夜早一步先黑了下来,街上的路灯一搭接一搭亮起来,漫出一片白色的光晕,像朦朦的月光栖在珍珠上。亦真两眼光光瞅着不动队的车,梁熙则不敢跟的太近,生怕被发现。

    另一面车上,一个不动队员点起支烟,似乎十分享受过肺时的感觉,许久才睁开眼,吞云吐雾地说:“这要被抓回来可就惨了。二偏那地方更恐怖。”

    许是因为太久没出来,大鹏罩在烟雾里,不由迷漾起了眼。那仿佛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春天飘着蒲公英,空气是甜蜜蜜的鲜花饼的味道。夏天是木槿吹成的海,被玫瑰色的天空晒着。秋天遍地都是金黄,卡其色的长凳上摆了牛皮纸袋,飘出浓浓的可可香。冬天的雪飘到他的眼睛里,产生涕泪的酸楚。

    这么想着,他便撮尖嘴吹了口气,意识不清醒,但他知道自己是活着的。万家灯火,车水马龙,这是真实的,真实的在他眼前流淌。他几乎想不顾一切地撞开车玻璃!跳出去!逃离那个恐怖的地方!一想到睁眼又要躺回那张冰冷的床上,他就恐惧的牙床打战。

    “这小子胆儿也够大的,刚出来就敢往网吧跑。”

    “这已经是第四次被抓回来了吧。”

    “我看他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车子继续在黑夜里行驶着,明明灭灭,像弄堂里影影绰绰的烛火。光亮立时又暗了下去,街衢黑黢黢而静悄悄,整个车厢都暗了下来。大鹏听到头顶有列车行驶过的声音,咣啷咣啷走远了,他扑倒在了铁轨上。

    三小时后,车抵达至R市一家网吧。大鹏随不动队员混进去,大鹏眼尖,没几眼便发现了那名再偏的盟友,轻轻悄悄走了过去,其他人好像还没有看过来。

    大鹏一面走一面想:他会怎样呢?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搞破坏招来警察?或者制造混乱趁机逃跑?看他的身板并不十分有力量,可人发了狂就不一定了。

    大鹏绕到靠墙的那一侧——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