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六章 浮尸满山谷(第1/2页)
    “杀杀,杀尽羌贼!”

    转瞬之息,原本刚刚还隐藏各处谷口内的汉军军士陡然便一涌而出,纷纷弃掉掌中角弩从腰间取下朴刀捏着,响声动地的杀入了羌卒军阵。

    渐渐地,战场混乱了……

    一两百余汉军士卒拼尽力拾刀厮杀着,与本就兵力众多的羌卒搏斗,不仅如此,山谷下方令旗涌动,一批批羌人还在继续冒着滚木礌石向上增援。

    反观汉军这方,驻防各处主峰兵力已是捉襟见肘!

    哪还有军力援助深入敌阵的军士呢?

    “杀!”

    “啊……”

    一声声怒喝、一席席惨叫,羌人、汉卒连连倒地。

    厮杀半响,双方身躯、面上都残存着鲜红的血迹。

    只不过。

    汉军虽战力强悍,虽在一时的突袭下占据上风,可终归还是寡不敌众,在四方包围下目前人员已从两百余众锐减至百余残军。

    这一刻,无数的羌卒眼神释放出喋血般的兴奋,纷纷四周持刀碾压而上!

    一员员汉卒险象环生,被砍杀而倒地不起。

    主峰。

    “将军,快命我等下去接应吧,我军兵力太过稀缺,反观羌贼却还在源源不断的援助,虽有箭雨、滚石阵的租房,可奈何敌军太过势大,我军难以抵挡。”

    “将军,别犹豫了,速速下令吧!”

    这一刻,主峰上的数员将官望着一员员被砍杀的军士,脸色尽显痛惜之色,随即一致露出悲愤的神情,拱手请战。

    说罢,负责山石、滚木打击的屯将亦是拱手道“将军,敌军势大,单凭天仙谷恐怕难以遏制住其前进的步伐,而我军却军力有限,死一人便少一人。”

    “依末将看,还是先救援下方被围困的将士,在放弃天仙谷防线撤回城中汇合将军固守城池方为良策矣!”

    一席席话音落罢,王安一言不发,脸色沉静如水,唯有眼神紧紧的凝视着下方战局。

    “哈哈哈!”

    “杀得好,大汉将士们,你们都是好样的。”

    盯凝了半响,主将王安忽然放声高吼。

    “将军,将军。”

    “这……”

    “汝等懂什么,我军虽兵微,可你等好生看看,我军不过两百余卒突袭,可却将数千余众的羌贼军阵给搅得天翻地覆,这难道不是值得欣喜的事?”

    “可是我军将士要军覆没了!”

    闻言,王安遂不做解释,抽剑回鞘径直走到一旁的战鼓前,拾起战槌。

    “咚咚咚咚……”

    下一秒,鼓声愈发震响山谷,竟是将激烈的山石滚木响动声都给覆盖了。

    一眼望去,原是主将王安亲自奋力敲击战鼓。

    “啊,弟兄们,杀啊……”

    “将军在亲自为我等鼓舞,我等岂能堕了大汉儿郎的士气?”

    “杀尽羌贼……”

    短短片刻间,下方本应该是强弩之末的汉军看见这席鼓声的身影,士气再次不由自主的高涨起来,好似焕发了般!

    厮杀着、拼砍着……

    此刻,汉卒仿佛化身成为了毫无感情的机器,不知疲倦的与数倍乃至数十倍的羌贼搏斗着。

    而随着时间的增加,目前战场上羌卒已约莫两千余众。

    鼓声持续响起,厮杀仍在继续……

    鼓前王安虽一心敲击战鼓鼓舞军心士气,可眼神却胶着在战场上,每有一员军士被砍杀,他的心便仿佛在滴血……

    诸将劝诫,撤回城中固守,暂避锋芒!

    这确实得以保部众。

    可对于大局无益,反而会影响战局。

    其一,天仙谷地势几乎与沮县持平,一旦羌人占据主峰,那在强攻城池时便不需在佯攻,而羌卒也可安然的利用溶洞作为栖息所,躲避滚木擂石。

    当然,这是次要因素。

    最为重要的,是军心士气问题。

    如若此时他率众中途撤离,那将士们刚刚所萌生的死志将会片刻间便消失得烟消云散,稍有不慎便会逃窜中成为溃军。

    在如此紧要关头下,溃军一旦入城必将影响接下来守城战的情绪。

    溃卒是什么?

    往往就是兵无战心、士气无,如若指挥得当,百余副武装的精锐军士追杀千余溃军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权衡一番利弊,王安已经将事态的严重性思虑周。

    己军不能撤!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军目前凭借的就是这股气势,一旦此时撤退将士们必然丧失搏命之勇气。”

    “而这样一支兵无战心的残军,就算勉强撤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