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沙漠绿洲(第1/2页)
    有些记忆,一旦丢失就再也找不回。不管过去有多少照片、影像。只要丢失,只能缅怀。——题记

    沙漠绿洲

    荒漠深处有人家,神秘壮汉密救援。

    翻车源于自逞强,不知他人是故人。

    地点在边疆省,车儿城附近。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的一个小村子。

    这是最靠近古楼兰的村子,祖辈都是从事放牧或者种植工作,生活那是相当艰苦。但是最近几年这里成了香饽饽,因为这里不只是附近最大的绿洲,也是塔里木河断流的地方。

    除了沙漠风光,还有隔壁滩和古河道上无数的玉石资源。大量想去探索古楼兰遗址的、欣赏沙漠风光的,还有专门前来淘和田籽料的外地人。使得这个可能有上千年历史的村落,有了新的发展。

    随着游客的增多,以前的传统行业,基本被放弃。开个农家乐,做一些当地特色饮食。养些骆驼或者大马供人游玩。随便找一处沙梁子,弄几台utv,atv.让这些喜欢新奇探险的游客体验体验。 当然自己祖辈或者自己没事时候捡回来的玉石更是被高价收走。充足的收入,使得村里家家户户都盖起了小二楼,大院子。每家每户的院子里:葡萄架,果树,蔬菜……充足的绿植使得村子更加生机勃勃。

    清晨,村子边缘一间显得和村里其他建筑格格不入的小平房,又传来周边邻居引以为常的敲门声,与此同时一阵压抑的狗吠也响了起来。

    “欧呦喂,阿达西。开门呀,你死在里面了吗?”暴躁的敲门声夹杂着一个大胡子男人的暴吼。“打电话不接,你要电话做啥呢……买热木,你再叫我弄死你呢!!!”狗叫声依旧……根本没有把威胁放在眼里。

    十分钟后一个睡眼朦胧,胡子拉碴穿着修理服的中年男子,才打开大铁门。一条牛犊子一样大小的黑狗也冲了出来,坐在门口一脸凶相。买热提先小心的扔出去两根骨头。狗却依旧坐着不动。

    “哎,买热提。你又做啥呢。又去救你哪个朋友的车嘛?”开门的男人表现的很不耐烦。

    “哎,这次不是朋友,是一只肥羊。价格高的很呢。但是跑的远一点。”敲门的男人,也就是买热提。此刻显得很着急。直接上手,拉人就想走。

    “不去呢,你知道我的,人多的地方嘛?我不去。”开门的男人,不耐烦的躲开那双强行拉着自己胳膊。

    “哎,朋友帮个忙嘛。我u卡(维语:弟弟)亲亲的u卡,带人去捡石头车坏了嘛。一群人坏在外面了呢。只有热西提一个人走到高梁子给我打电话呢。你去嘛,我给你分一万块钱,回来修车的不算呢。”买热提使出了杀手锏——金币诱惑。

    “欧呦喂,这个太阳西边升起来的嘛?给我一万呢?人家给你三万吗?”开门人眼中已经开始放光,但是却装作无动于衷。

    “哎~哎~哎~看破不说破嘛,你还是我的好兄弟。我开车进去不要钱嘛?那个车又不是吃草的,要喝油呢。”买热提据理力争道。边说,边拉着人就要出发。

    “多的话不要说,给我一万五。给嘛,我们走。不给嘛,你自己去呢。”开门男眼看躲不开了,无奈道。

    “包乐德(维语:好的)走呢,你给我打造的战车,已经饥渴难耐了。”

    “活歇(维族俚语:去你的)开那个车去捡石头的地方呢?你不老实呢。要加钱的…………”

    “买热木,看好家。我去赚骨头钱了。”

    买热提所说的战车,就是这台96年的生产的丰田lc80,还是化油器的。当地称之为牛头。不知道谁丢弃在沙漠里,被买热提用三头骆驼拉回来了。然后从B柱开始都用切割机割掉了。加长了后大梁,车后面焊了一层钢板,搞成一个单门皮卡的样子。后面基本可以拉下一台普通越野车,专门用作沙漠里特色救援车。减震什么都是这几年从那些来比赛的车队淘出来的二手。前后总共八根厚实的粗减震。液压什么自然是没有的。毕竟不用考虑什么舒适性。车里除了必要的机器,就多了一套安装在座位底下后来的绞盘了。这是一套2300磅的澳洲产TMAX.比这台车都贵的物件。但是铁定的车辆是没有手续,根本没办法上正常公路。要是警察叔叔看到了,绝对送七天以上十五天以内小黑屋特色体验。

    此车在绿洲和国都有一定的名气,刚改造出来的时候一个大主播网红开了一台卡宴来穿越,程被它背着穿越了整个罗布泊,每到一个点就放下来拍个照片视频。然后继续背着穿越。后来网红的人设坍塌,这件事也被曝光了出来,想不出名都难……

    准备好必要的工具,扳手套,拖车绳等等,换了一套衣服开门男和买热提便出发了。出了村庄不到2公里就开始走沙漠路段,这里是中国最大的沙漠边缘,起起伏伏的沙梁子,鸡窝子。随时可以看见一些已经干枯的胡杨树根。车里的压缩机为了保持动力,早就拆除了,所以空调是不用想了。才开出来一会,两个人就已经满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