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回蜀国(第1/2页)
    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自然有了路。318这些年旅游的人太多了。路况也是大有改观。稍微有点难走的路都成了网红景点。邢宇可没有凑热闹的心情。一路飞驰,直接来到四川地界。过了藏区,翻过二郎山,就开始程高速,尼瓦的天生缺点,自然就暴露了。不过高速限速也就120. 没有什么遗憾的,有人问高速和国道那个省钱,国道绕路,堵车,一般来说距离也要远很多。省了过路费,多烧了油钱啊。但是高速是赶路,国道是看风景。走国道能看到更多的风景,毕竟邢宇追求的不是终点,而是路上的风景。

    成都市区内早晚高峰都会限制外地车辆行驶。沿着环城高速,找个有院子的民宿,停好车。栓好狗。邢宇只身外出。拿出手机看看朋友圈留言。几条西藏发的信息。底下有了几百条评论。大部分都问同一个问题。你还活着?

    邢宇随意的浏览了一下朋友圈。看到那么多留言。也没有回复。几个大学同学都在询问,西藏下来会不会到成都?一起聚一下?邢宇没想聚会。已经断了那么久的联系,居然还都能记得我是谁。这也是一种幸福吧。

    问清楚民宿老板,找了家小炒馆子。点了菜,开了酒。就那么坐在桌前。

    诶,当初一份烧白才五元,一份血块豆腐更是只要两块钱。现在呢?烧白20,血块豆腐11.时光一去不复返。成都可是我出疆的第一站。不知道以前的记忆还能剩下多少呢?邢宇在心中默默的问自己。记忆是瓶美酒,越陈越香。那是没有坏掉。坏了就又酸又臭了。

    拿出手机,找到买热提的微信:“我的兄弟,那边怎么样了”“给你发了多少信息了,你就回我一条?”“多的话不说……“

    原来,我走了没人去找过我?邢宇暗自神伤。看来我是太瞧得起我自己了。翻看微信找到那个曾经的她的微信。看不到朋友圈,只能在聊天记录最下面看到“信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的提醒。日期定格在五年前。

    用手机播放器,翻出多年以前赵雷的成都。邢宇就着歌曲,独自举杯。十多年了,距离第一次来到成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故事了。

    邢宇独自喝了两瓶白酒。馆子里热闹的人群。让邢宇更觉得孤单。单独拍下一张倒满的玻璃酒杯。配合着:独酒一盏,孤人形单。梦回峥嵘,岁月难安。一起发了朋友圈。

    随即看到好友申请几十条,居然是在藏区碰到的那个陈晓雅。随手通过了验证。

    这边信息立马就发了过来。但是邢宇已经酒上头。摇摇晃晃站起身,付完款。径直走回民俗。

    第二天,邢宇被敲门声吵醒“先生,你今天续住不?”“续……”“好的,那麻烦等一会下楼交一下房费啊”

    起床,刷牙。开门,让买热木自己去溜达。买热木显然对有些辣的当地饮食没有兴趣。只吃了烤包子。昨天带回来的剩菜一点没吃。这边才下楼,那边就传来一阵大呼小叫。

    啊呀呀……好大的狼!!

    谁家的狗,咬着人怎么办?

    吵闹声此起彼伏,邢宇这才想起来。这里好歹也是一线城市了。买热木显然不能继续散养了。穿上短裤,背心。邢宇赶快追上买热木。顺便给其他住客道歉。但是就邢宇这个形象,那必须妥妥的黑社会。在加上买热木的余威。住客们也只敢小声的劝说狗拴好。也不敢造次什么。

    牵着狗,邢宇走出民俗。手机看了下地图,不远就有一个宠物店。沿着导航,一路121.大城市这点路开车不如走路方便。

    左牵黑,右擎苍。老夫聊发少年狂。邢宇心中默改名词。这边又在盘算。哈萨克獒,我有了。当时在新疆为什么没有弄一只阿勒泰隼玩一下呢?当然这只敢在心里想一下。要是真的养了只阿勒泰隼。估计这会得在新疆继续搬砖了。一部《无人区》演出多少盗猎者卑鄙。

    “这是什么品种啊?混血的藏獒吗?”果不其然,宠物店决绝给买热木洗澡。这个长相看着不是那么很好相处啊。

    “买热木,卖个萌。求一下小姐姐给你洗澡啊”买热木乖巧的坐下举起两只前爪做了一个拜年的动作,然后猛的窜到宠物店老板脚下,躺在地上露出没有杂色的肚皮。使劲吐着舌头喘着气。

    宠物店老板,又被吓了一跳。无语的看着。这只看似凶恶的狼。做出小绵羊的举动。久久不语。

    “妹娃子,放心撒。买热木乖的很。要是咬你一口,我让你咬十口”邢宇嘴花花到。“他还有个外号叫孙红雷,别看长得凶的很,其实是个宝宝噻”宠物店老板被逗笑了。说“洗澡三百”“做撒子,就洗个澡唛,我去按摩都要不了三百吧”“师傅,现在成都按摩最少了,而且你也没有你的“孙红雷”吓人”

    得,又被叫了师傅。看来消失这五年。世界没有变,还是看脸的。交代好注意事项,邢宇留下电话。独自走出了宠物店。

    我要去哪里呢?荷花池批发市场吗?邢宇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