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抱杯痛饮酒(第1/2页)
    接下来的道路都是国道了,但是除了没有完封闭也和高速路差不多,就是路上有时候会有马车,牛群,羊群路过。

    而且没有什么雪,邢宇也很奇怪,自己的家乡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大雪纷飞吗?自己还特意准备好了防滑链以备不时之需的,这是没用了吗?

    继续开了好几个小时,开到吐鲁番的时候还不得不脱掉厚一点的衣服,这里温度太高了,那有一点冬天的样子?

    后面邢宇听到过一个笑话,说有一年大雪纷飞,一个内地人在鸟市喝多了,朋友们连夜送到吐鲁番火焰山。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人穿短袖,不由得感慨:“我的天啊,边疆的朋友请我喝的什么酒,我能醉过去整个冬天……”

    吐鲁番的火焰山直接立了一根金箍棒一样的体温计在地上,时刻提醒游客这里的温度。

    翻过山丘就是另外一个景象了,地上开始有积雪和结冰,邢宇不得不放慢车速,冰雪路面,还是小心为上,尤其是桥梁底下,隧道出口,都很有很多的冰面,很容易造成车辆的失控。

    这是自己的地盘了,虽然离家还有600多公里,但是作为边疆首府,鸟市还是有很多朋友在的。

    早已经有人帮邢宇接到了物流过来的车辆,现在邢宇要做的就是赶去回合。烤包子,拉条面,烤肉,手抓肉,米肠子,面肺子。还有乌苏啤酒,伊力特,肖尔布拉克。等着我,我来了,终于回到家乡,这里才是边疆。

    这里是边疆,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他广阔美丽天生他就是这样,喀纳斯湖水映着晚霞泛着银光,塔里木河在沙漠中间流淌,我想我渴望我歌唱我绽放,在我出生的这片土地上歌唱,我登高眺望感受吐鲁番的阳光,看着天山山脉绵延万里伸向远方,虽然我很久以前就离开我的家乡,可是在回忆里永远都不会遗忘我的边疆。

    边疆的兄弟见面,什么都是次要的,一切都在酒里。这里人喝酒,那必须是一人一瓶,你说不行了,喝不下去了,那证明你还没有喝好。等撒时候你说,来来来在来一瓶。那才证明你已经和到位了,不能再喝了。

    宿醉醒来,外面依然是鹅毛大雪了,兄弟一直劝说换个雪地胎再回去吧,邢宇也是对于自己的技术十分有信心,拒绝了朋友的好意。

    接上邢宇才毕业的妹妹,接上从白桦河镇赶来的小叔叔。两台车继续一路向西,在邢宇小叔叔的介绍下,两台车里又拉了几个顺路回家过年的老乡。

    按照邢宇小叔叔牛震的说法,与其空车回去,不如拉几个人,还能贴补一下路上的油费,过路费。邢宇一合计,是这个道理啊,这也是赚钱呢,这个商机自己怎么能不把握住呢。

    人还是很好找的,在鸟市的白桦河镇办事处扯着嗓子一喊就有很多人过来搭车了。

    有熟人,又是老司机带路,邢宇开车更是没有压力了。一路和自己妹妹闲扯,大学毕业准备去哪里呢?有什么打算呢?找没找男朋友啊?……

    回家会被长辈问的问题,邢宇能想起来的先部在自己的妹妹身上问个遍,就当是自己先演习了。

    回家的路上邢宇才开始感受什么叫满天飞雪,什么叫雪天路滑,因为都是国道,雪后清理的不是很及时,加上物流的大车也多,压得积雪都成了沟壑,很多地方左轮子在路面上,右轮却压在雪堆上。

    必须时刻把握住方向,才不会被雪沟壑给滑到路基上。温度也是直接降低到零下20多度,因为经验的问题,没有及时跟换冬季玻璃水,现在雨刮已经不能喷水了。

    “子君,帮我点根烟。”邢宇双手不敢松开方向盘,只能对着一边的妹妹说。

    这时后面搭便车的哥们说话了:“你妹妹都睡着了,我给你点一根吧。”

    邢宇瞟了一眼副驾,还真是,自己妹妹这个上车就能睡觉的本领,也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

    销售是什么?是无时无刻不在身边发现商机,邢宇借着抽烟的功夫就和后面的人聊起来了。

    男人,尤其是在边疆省这种辽阔土地上生长的男人,有几个不爱车的。一聊起车来,那就是谁都刹不住了,烟是一根一根的点,车也要一点一点的来介绍。

    回程的路只有600来公里,因为天气的问题。中午只赶到了克拉市,中午吃饭的时候,这个坐在后座的兄弟就拉着邢宇去银行赚钱了,后面那台手动挡的,已经当场成交了。

    这个成交价格,邢宇那是非常满意啊。这已经远超西安的卖价了。不要自动挡,自动挡费油,不要带涡轮增压的,带涡轮增压的不能改气。邢宇也是摸清楚了这边的大概购车需要,心里捉摸着,这怎么办?还剩下一台自动挡涡轮增压车型,是不是不好卖了呢?

    继续吃拌面,必须要加面,大蒜也不能少。接下来还要跑300多公里呢,不垫吧一下,人受不了啊。

    饭后,刚才的乘客,现在的新车主就要自己开了,用他的话说,车买了,回家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