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城破(第1/2页)
    “姐姐,你恢复得如何了?我灵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昨天那一场战斗好危险。”卫双灵清澈的声音问道。

    此时已过午时,两人吃过了东西,坐在火堆旁,外面的雨下了整整一夜,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停歇。

    “我也恢复了六七成。”陆缈莹从火堆旁取了一根手臂粗的已经烘烤干了的木柴,添加到火堆里,空旷的山野,下雨天湿气特别重,也只有凭此驱赶洞中的湿气。

    “姐姐,这会儿雨小了,我去四处察看一下情况,也顺便找些野味回来。”

    “嗯,昨天真够憋屈的,我们人手太少,反倒被恶灵差点截杀了。”陆缈莹心有不甘的说道。

    “我也是觉得憋气,也怪我们的修为不够高。”

    “害得他差点……。”陆缈莹回转身望了一眼仍旧一动不动的爬躺在石床上的萧南,如一个死人一般,双眼紧闭、脸色惨白。

    卫双灵沉默无语,在她的心里,她始终认为萧南只是如一粒尘埃般的存在。

    上次猎杀魔兽让他失去了师傅,卫双灵觉得已经做了足够的补偿。

    这次猎杀恶灵,萧南虽起了一些很关键的作用,为此还差点丢了性命,可卫双灵在心中想:这也属于很正常的战场损耗啊,只要有战斗,就会有伤亡,这是难免的。

    她年龄虽小,可经历的各种历练却不少,每次都能身而退,除了她自身的实力外,还有就是她哪非凡的地位——星月宗的未来的圣女,以前总少不了能让她在各种危险中化险为夷的牺牲者。

    卫双灵走出洞外,飘然离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林雾之中。

    到了第三天,卫双灵还没回转洞窟,陆缈莹心中了然,肯定她已经离开不会再回来了。

    石台上躺着的萧南仍旧处于昏迷状态中,令陆缈莹心安的是,他身上的各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正在逐渐愈合当中。

    每天陆缈莹都会用药水擦涂他的各个伤处。萧南无法进食,连水都需要耐心的灌入,陆缈莹只好尽量多的向他体内灌输一些灵力。

    只是有一次,她坐在萧南的石台之前,望着他惨白的脸颊,心中顿生伤感,想着他以前和自己相处时的一些言行,陆缈莹好几次都轻笑出声。

    陆缈莹取出一颗上品灵石,正准备就在他身边打坐修炼,见火堆里的木柴快要燃尽,于是就把灵石塞到了萧南手中,起身往火堆里加了些干柴。

    木柴不多,她决定到洞外就近寻些木头进来,放到火堆旁烘干备用。

    等她在洞窟一边把潮湿的木柴堆得高高,重新坐到萧南身边打坐修炼时,她却忘了先前塞到萧南手里的灵石,便重新取出灵石吸纳修炼起来。

    几个小时后她才重又起身给火堆添加木柴,然后检查昏迷中萧南的身体状况,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咦,这灵石是我先塞放到他手中的,怎么?怎么被吸纳了这么多?”陆缈莹准备握住萧南的手,想为他体内再次输送灵力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令她惊异的事。

    “喂,小猫咪,喂,萧南……。”陆缈莹轻摇萧南的手,欣喜的泪水满盈,萧南还可以吸纳灵石,说明他体内的元魂珠仍在。

    萧南在她的轻唤声中,仍是没有丝毫反应,陆缈莹只好作罢。重新检查了一下他手中灵石,她愕然的发现,萧南吸纳灵石的速度惊人。

    几个小时,这颗上品灵石竟然被他吸去了一成有余的灵力。

    “怎么这么快?这个浑人。”陆缈莹暗暗称奇,自己一时兴起收下的这个修为低微的仆人,吸纳灵石的速度比自己还要快。

    但除了一丝莫名的喜悦,她没有丝毫的犹豫,重又取出一枚上品体灵石塞放到他的另一只手上。

    两天过后,这两枚灵石被萧南吸纳的干干净净,她又重新往他的手里放了两枚,同样是灵石和体灵石各一枚。

    这是卫双灵离开的第十七天,中午,陆缈莹正在吃着点心,突然听到洞外传来异样的细微声响。

    她身形一晃,背贴洞口处的石壁,警惕的向洞外望去,细雨朦胧中,一道白色的身影在丛林里数次闪现,但却是直直的向着这洞窟的方位奔袭而来。

    “嗤嗤”两声轻响,陆缈莹两手便各握了一把匕首,一红,一白。

    她刚腾身窜出洞外,想要向那白色身影迎去,就听一个熟悉的清脆声音响起:“渺莹姐,是我,我回来了。”

    回到洞中,两女皆有愉悦之色,卫双灵放下一包东西,又换下了好几处都已经破损的外裙。

    望着欲言又止的陆缈莹,指了指石台上一动不动的萧南开口问道:“他如何了?”

    “嗯,好些了。”陆缈莹随便作答,顿了顿又扭头望向萧南,“他……他好得很快,只是伤得太重,还是一直昏迷着,我又没什么疗伤经验……。”

    “只要有好转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