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独行(第1/2页)
    直到第三天的傍晚,他无数次的在心中决定又放弃后,他终于一狠心,眼睛一闭,身体一缩。

    “啊!”一声惨叫响起,这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半晌后才停歇。

    也是半晌后,他睁开了双眼,总算不是倒挂了,他斜躺在了树枝密集的树梢上。

    如今他可以忍痛伸曲手臂,喝水、吃东西,尽管进行得异常艰难,但这几天里的那种生不如死的念头总算消隐无踪了。

    又过了数日,灵石的吸纳进行的很迅速,几天前感受到裂痕遍布的元魂珠,如今也已经完恢复。

    直到一个早上,他取出一枚体灵石,一开始吸纳,他就惊喜的发现,体灵石被吸纳进入后,他的疼痛很明显的在减轻。

    “早知道,我一开始就只吸纳体灵石,白遭了这么多罪。”

    伤好得很快,十数枚中品体灵石吸纳完后,疼痛感已经降到了他可以无视的地步。

    做了很长时间的伸屈运动后,他终于扶着树干站起了身,近十天的躺卧,四肢难免有些僵直麻木。

    继续活动了十来分钟,他才下得树来,站了好长时间,思来想去,他不知道何去何从。

    很久,他才向谷外走去,心中暗想:“先找一个隐蔽的地方,修炼一段时间了再说吧!”

    半个多月后,一个女子领着数十人,来到了这个山谷,四处搜寻。

    不大的一块地域,搜索了整整数天。

    女子时不时的对旁人哭闹怒斥,几近歇斯底里,没人敢对她言语。

    但最终,她还是茫然的离开了,一双大眼睛,空空的、无神但却很吓人。

    而在另一边的丛林深处,萧南停停走走了好几天,在这几天里,他强迫自己去淡漠几天前的那次难以泯灭的记忆。

    “活了下来,那么就继续活下去。”他心中有意无意的回响着这句话。

    越走越远,山势也越来越险峻,途中他没遇到任何人,他也生怕遇到任何人,现在他实在是不想旁生枝节了。

    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打打杀杀,生离死别的事,他都记不清已经经历了多少次。

    “好想回到从前。”他心中苦笑,在原来的世界里,他是个很会生活的人,在自己的领域混迹了数十年,他很擅长解决自己所面对的困难。

    以至于到了最后,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顺风顺水,别人难以企及的他都能够唾手可得。

    “可当时我还厌倦了那种生活。”他在心中自言自语,难免又是几声哼哼苦笑。

    生活的得心应手,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在自己的领域操作,毫无焦虑可言。

    可生活的激情也随之消退,人很难在已经包裹着你的各种刺激中寻找到新的刺激。

    他那时感到无所适从的茫然,他微笑着应对一切,可他自己知道,他的笑容背后是难以驱散的孤独。

    日复一日,时间过得很快,也仿佛过得很慢,直到那一天,一场事故把他带到了这个世界。

    “期望改变,可这改变也太匪夷所思了,好想回到自己舒适的从前,那怕呆上几天也行,缓一缓,我迟早会被这该死的地方折腾到崩溃,估计我现在的神经都已经不正常了。”他此时真想嚎啕大哭起来。

    已过黄昏,萧南找了个小小的石窟,弄了些木柴,点了一个小小的火堆,吃了些东西,就取出了灵石开始修炼。

    现在只有在吸纳灵石的时候,他才能获得些许的平静。

    日出而行,日落而息,他已经记不得在这崇山峻岭里走了多久。

    “走到那儿是那儿,反正离原来自己不断遭罪的地方越远越好。”他想起自己前几次身体上的巨大痛楚,便不寒而栗起来。

    “最好能够走出这个世界。”他想到这里,不由好笑,“行走在这个世界上,又如何能够走出去?”

    “不知道小虫现在在哪儿,但愿它还好。”他伸出手掌看了看,想着那小东西趴伏在他手心里的情形,它一生气就会咬他的拇指。

    想着想着,陆缈莹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可爱的令人可恨。”萧南使劲的晃动了几下脑袋,想把这些思绪甩出去。

    “她的世界,我现在消受不起。”萧南总是不断的想到她,又怕又留恋,他越想,脚步就越快的向丛林更深处走去。

    两个多月过去了,可他自己却不觉得。

    如今他仿佛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里唯一的一个人,曾经躁乱不安的心情也逐渐趋于了平静。

    这段时间,他停留的时间多了一些,有时候,在一个洞窟里一住便是几天。

    他越来越专注于修炼,他时常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传说中的世外高人。

    他清点了一下曾经分得的战利品,实在是太多了。

    揽月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