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存在即合理(第1/3页)
    宾客带着对荀家堡的感激,也带着无比的焦虑各自散去。

    荀千狐牵携着荀悦也回到了卧房。

    “姐姐,真的冒出了这么多盗匪吗?”荀悦又是兴奋又是疑虑的问道。

    “当然是,而且还会越来越多。”

    “太好了,我们就可以不停的去狩猎这些坏人。”

    荀千狐嗔怪的瞪了她一眼。

    “对了,姐姐,我们把萧大哥也带上。”

    “哪个萧大哥?”荀千狐不满的问道,她当然是明知故问。

    “就是先说‘这是最好的世界,也是最坏的世界’的那个人啊,你怎么就不记得了,他人真的挺好,对我也很好。”

    “知道了,你都说了多少遍了,你看什么都好。”荀千狐捏了一下她光洁红润的脸蛋。

    “我们这会儿就去告诉他好不好,他就住在我们旁边的小院子里,他知道了肯定很开心。”

    “你莫不是我的妹妹吧,我今天奔波劳累了一天,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折腾我。”

    “好吧,好吧,我们上床休息,明天我去告诉他也是一样。”

    荀悦安然酣睡,可是到了半夜,在她身边的姐姐却心神不宁、思绪万千。

    荀千狐悄然穿衣起床,犹如一道无声的魅影一般,走出了房门。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萧南从睡梦中醒来,暗自纳闷:“怎么这时候还有人来找我?”

    点了蜡烛,披好衣服打开房门,见到门外的敲门人,不由一愣,“荀千狐?她敲门干嘛?”萧南心中一紧。

    “我有事和你说。”荀千狐开口道,语气有些冰冷。

    “嗯”萧南点了点头。

    “是关于我妹妹荀悦的事。”

    闻言,萧南心中有些了然,只是望着她,萧南没有做声,等她说下去。

    “我妹妹十四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嗯,我知道了,我马上离开。”萧南没等对方说完,便很淡定的回道。

    这倒让荀千狐颇感意外,不过对方的话,也正是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盒子里有些灵石,你对我妹妹很好,算是对你的答谢。”

    “不用,我稍微收拾一下,然后就走。”萧南说完便回转身,可是豁然间就看见点着烛台的桌上多了一个木盒,连忙回头望向门外,屋外空空,已经没有了荀千狐的身影,只有一抹如水的月辉洒满了庭院。

    第二天早上,两姐妹起的床来,荀千狐帮着妹妹梳理着头发。

    荀悦满脸清澈的笑意,扭头对姐姐说道:“姐,今天我们就带些人到四处转转好吗,也许能碰到一群盗贼。”

    妹妹扭头,荀千狐也只好拿着玉梳停下了梳发的动作。

    她对妹妹的笑意是温和的,不过也似乎夹杂了一丝不安,她没有开口作答,只是点了点头。

    “对了,姐,我们出去也把萧南带上,等会儿我就去通知他,这会儿他可能还没起床。”

    荀千狐听到此处,不由得收敛起了温和的笑容,伸手拉过妹妹面对自己,“他已经离开了。”

    “谁?谁离开了?”荀悦紧张的问道。

    “就是你说的那个萧南?”

    “萧大哥?他上哪儿去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昨晚就离开了?”

    “为什么离开?他为什么都不和我说一声!”荀悦激动的站起了身。

    “是我让他离开的。”荀千狐边说边伸手去拉妹妹的手,而此时荀悦正满脸惊愕的望着她,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是我让他离开的,你是我们荀家堡的小姐,你说的那个人,来路不明,姐姐不想让他靠近你。”

    “哇”的一声,小姑娘哭泣出声。

    荀千狐连忙起身把妹妹搂在怀里,“是姐姐不好,可是姐姐也没办法,我不能让你出半点差错。”

    “能出什么差错,他……他是个好人,和我也谈的来,我也喜欢……我也喜欢和他说说话什么的,能出什么差错?你……你为什么要这样?”荀悦推搡着姐姐,哭得那是一个梨花带雨。

    “是姐姐错了,不过你相信姐姐,你会找到更好的朋友,姐姐知道你能找到最好的朋友,他就算是一个好人,也只是个一般的好人,可你能找到更好的,能找到最好的。”

    可荀悦仿佛没有听到她姐姐的话,擦了擦眼泪,挣脱她的怀抱,转身就向门外走去,“我去他那边看看,也许他没走,也许他走了,然后又回来了……。”

    “小悦……小悦……。”荀千狐也只好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房间里空无一人。

    又是“哇”的一声,荀悦如小孩子一般大哭出声,做姐姐的又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