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声音(第1/2页)
    ()    这么小一个人,偏偏真魂却是一个她熟悉的大男人,说不尴尬是假的,沈衣雪自觉没有立刻将这襁褓扔出去,就已经是心底的善良占了上风。

    犹豫了许久,沈衣雪才强忍着心底的尴尬,再次将额头贴上了那男婴小小的额头。

    她问:“你是如何进到这副躯壳当中的?”

    粉蝶儿:“不知道。”

    也是,粉蝶儿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在此之前,甚至都未必知道什么是真魂,又如何知道真魂转移的经过。

    不过沈衣雪心底的震惊却是不小,毕竟,粉蝶儿的真魂可是被历劫的佛修真气和她的混沌之气双重保护着,而且还是附着在她的化雪禅衣上,而他的真魂转移,她竟是丝毫没有察觉。

    如果说,沈衣雪没有察觉是因为注意力一时都被战天剑刺出来的裂缝,裂缝当中冒出来的金色光芒,战天剑挑上来的男婴所吸引,那么化雪禅衣呢?

    化雪禅衣可并非是普通的法宝衣物,为何竟也是毫无反应?

    沈衣雪又问粉蝶儿:“你是何时跑到这具躯壳之内的?”

    粉蝶儿:“不知道。”

    竟然又是不知道?

    如果不是相处了这些时日,对于粉蝶儿也算有所了解,沈衣雪几乎都要以为对方是在故意戏弄自己,趁机占自己便宜了。

    毕竟这小小的,柔软的躯壳之内,可是一个正常男人的真魂。在额头相抵的那一刻,沈衣雪总会觉得,自己面对的,仍旧是原本的粉蝶儿!

    襁褓中的男婴动了动,小小的,柔嫩的额头似无意识地在沈衣雪的额头上蹭了蹭,温软微痒的感觉让沈衣雪顿时吃了一惊,猛地直起身子,额头离开婴儿的额头,同时脑海中也浮现出了粉蝶儿的声音:“当时我……”

    沈衣雪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粉蝶儿这是有话要说,并非刻意想要轻薄自己。

    随即又想到现在怀中的,实际上也不过是个婴儿,除了长相怪异一些,并无其他。再加上粉蝶儿对她,从来都是礼敬有加,小心翼翼,从无半分逾越之举,又怎么会突然改了性子?

    她暗道自己多心,不禁又有些尴尬愧疚,不过心底的最后一丝疑虑至此却是完消散。

    于是她再次将额头抵上婴儿额头:“你方才要说什么?”

    对于沈衣雪方才突然的动作,粉蝶儿似乎根本就没有留意,沈衣雪的额头刚一贴上去,脑海中粉蝶儿的声音就再次传来。

    粉蝶儿说的很简单,他在沈衣雪的肩头上,历劫的佛修真气和沈衣雪的七彩混沌之气的双重保护和温养,让他逐渐稳定下来。只是,在提醒完沈衣雪注意脚下之后,他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就完失去了意识。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沈衣雪就已经将襁褓再次包裹好了。

    最后一句,沈衣雪总觉得他没有说实话,不过是否实话倒也不太重要,否则两个人都难免尴尬。

    毕竟,沈衣雪可是曾经将襁褓打开,检查过这个半人半兽的“男婴”的。

    而在告诉沈衣雪这些之后,粉蝶儿还提醒她:“沈姑娘,这个地方,十分古怪,我之前就是……”

    说到这里突然就没有了下文,沈衣雪又等了片刻,再一看,襁褓中的“男婴”竟然已经睡着了!

    或者说,在与沈衣雪交流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达到了这具躯壳的承受极限。所以,作为一个婴儿的粉蝶儿,被迫睡着了!

    可他还没有说之前如何,也就是他失踪的这几日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又会冒出一个半人半兽的女尸妹妹来。

    沈衣雪拿手背轻轻拍了拍襁褓中婴儿的脸蛋,又用力晃了几下,可对方却好像已经疲惫到了极限,没有一丝一毫要清醒过来的意思。

    无奈之下,沈衣雪只能将这个“婴儿”牢牢捆缚到背后,独自一个人,拎着战天剑继续探索这个未知的黑暗空间,只希望粉蝶儿能早些醒来,再告诉她一些信息。

    沈衣雪又用战天剑刺了下去,又是一道寸许长的裂缝出现,金色的光芒透过来。

    这一次并没有再带上一个半人半兽的婴儿来,不过战天剑的剑尖上,却多了点点鲜血,甚至还带着人体的温热。

    第三次的时候更奇怪,带上来的竟然是一片衣袖,看那做工样式,可以想见整件衣服的精致华丽。

    第四次的时候,竟然是一只金钗,镶嵌了不少的宝石,在几道金色光芒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第五次的时候,是一缕黑漆漆的,仍旧带着头油香气的头发。

    而每一次战天剑刺下去,都只能出现一个寸许长的裂缝,实在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如何从这小小的裂缝当中被挑上来的。

    沈衣雪觉得,每一次刺下去,再挑上来东西的时候,她都屏息凝神地仔细观察,却每一次都看不清楚剑尖上的东西是如何被带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