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弃少归来 > 第1619章:是不是对手?
    第1619章:是不是对手?

    山川大阵,那是葛济苍的独门绝技!

    尽管现场没有人真正见到过葛济苍使用过这一招绝技,不过大部分的人都听说过。

    葛济苍为人神秘,在书法界来说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好几年才露面一次,所以许多人对于葛济苍的了解并不多,不过葛济苍的那些术法绝技,却被到处传扬。

    在整个术法界中,最让人熟知的,就是葛济苍的山川大阵!

    这山川大阵,并非是单独的阵法。而是代表着葛济苍拥有改变山川风貌的能力。当其实,听闻此言的术法中人,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如今的术法界,能够达到这样能力的人,屈指可数。

    即便是妙水真人,都没有能够改变山川风貌的能力。

    而葛济苍隐身于蟒岛,却练就出了一身山川大阵的本领。当然他的山川大阵,并没有什么人真正见到过,大家不过是在传说中听闻过,或者是别人口传而听。

    真正见到过的人,少之又少。

    “山川有灵,这是葛大师最为精湛的法阵!”陈访风点头应允,自言自语,若有所思。

    这山川大阵,尽管很多人都听说过。但让陈访风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名叫叶轩的小子,居然能够知道,而且对于葛济苍如此之了解。

    这个小子,到底什么来路?

    陈访风一下子感觉自己完全看不清了。

    即便是他这个身份这个地位的术法大师,都未必完全了解葛济苍葛大师。毕竟葛大师为人行事果断,雷厉风行,而且性格怪癖,一般人不善与之交。

    这普天之下,真正了解葛济苍的人,恐怕没有。

    原因无外乎葛济苍此人的身份十分特殊。他和一般的术法真人不一样,葛济苍的术法成就,一半是继承了前人的术法成果。要知道那条蟒皇如今就养了六百多年。

    在加上海灵王原本的术法成就,完全能够附加在葛济苍的身上。

    “吸收了华夏术法六百年的精元,难怪如此啊!”

    陈访风一声长叹,复杂却还掺杂着一丝绝望。

    原本陈访风以为,术法一脉通过勤奋,能够达到一定的境界。这些年陈访风也是如此一步步走过来的,因为陈访风除了术法天赋浑厚之外,别无任何优点。

    他唯一拥有的,就是勤奋。

    但现在看来,勤奋不过能够帮助他突破一定的境界,但顶层瓶颈的东西,却是他永远无法突破的。

    即便的像葛济苍这样的顶尖级的高手,想要突破神境的瓶颈,也需要借助外力,蟒皇六百年的精元,或许都不一定能够帮助葛济苍突破神境。

    而他陈访风,算是个什么东西?

    恐怕在葛济苍面前,的的确确是一文不值。对于他探索神境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依仗。

    而葛济苍之所以强大,除去葛济苍的个人天赋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葛家世世代代的术法熏陶,以及六百年前海灵王的恩惠。

    葛家侍奉海灵王墓,长达六百多年,从还海灵王墓中不知道吸收了多少术法养分,这世世代代先人的努力,都未曾能够让葛济苍突破神境。

    可见术法神境,何其之难。

    葛济苍算得上是华夏顶尖级的术法高人了,虽然他的身世格外神奇,而且背景异常深渊,但如今也并未能够突破神境,更何况他一个普通的陈访风呢?

    在此之前,陈访风对于神境,还有些奢望。

    但听完这一番话之后,他对于神境,唯有绝望了。恐怕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了。

    “哈哈哈!”

    正当大家一阵沉思,陈访风低头没落之时,旁边的逊格鲁却是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双手撑在腰间,十分得意。

    “我还以为这个葛济苍到底有多牛呢,看来不过是被们给神话了啊!”

    “一个吸收了华夏六百年精华的术法大师,最终还是没能突破神境!可笑!”

    对于逊格鲁来说,神境之下,皆为普罗大众。即便是术法再怎么高强,那也是不过如此而已。唯独神境让逊格鲁有些害怕。神境已经达到普通人完全无法达到的境界。

    普通的术法高手,再怎么修炼,最多不过被人尊称一声真人,神人,不过那都是尊称而已。

    这个葛济苍,自称非常厉害,在华夏术法界能够排到顶尖级的位置,但他仍旧没能突破神境,这就足以说明,华夏的那一套术法修炼的功法,实在是太过于差劲了。

    “可见,们华夏的术法,真的不过如此啊!”

    “谁告诉葛济苍吸收了六百年的精元了?”

    叶轩冲着逊格鲁一个白眼,小憩了一声,双手腕在了胸前道:

    “葛济苍的的确确是准备吸取蟒皇的精元的,不过在此之前被我破坏了。如果他能够顺利或许蟒皇的精元,要想突破神境,应该不过是一步之遥了吧。”

    想起那时候的事情,叶轩如今都还记忆犹新。

    与葛济苍的对决,应该算得上是叶轩直到如今以来,遇到的术法实力最为强劲的人。那时候的葛济苍和那时候的叶轩对比,恐怕应该算得上的棋逢对手了。

    因为那个时候的叶轩,不过来到地球只有半年之久,还真正只是刚刚修复自己的身体而已。

    而那时候的葛济苍,可谓是巅峰时期的葛济苍,各方面的术法实力,都是当世一等一的高手,实话实说,后来叶轩再也没有碰到过如同葛济苍术法实力如此强劲的人物了。

    “只不过,在这一步之遥间,葛济苍死在了我手里!”

    “他应该算得上是术法界,合格的对手。可惜了!”

    叶轩目光流离,看向了远处。当时和葛济苍战斗的时候,只知道葛济苍术法高超,他很久没有一战,没有想到错手打败了葛济苍。然而葛济苍的死,也全部是因为他自己布下的那个山川大阵,威力过大,最后无法控制,葛济苍自己葬身在了自己的山川大阵之内。

    虽然他是死在了自己的手里,不过怎么算也和叶轩有关系。

    若不是叶轩直奔蟒岛,也就不会发生那一切,说不定葛济苍再过一两个月,真的能够突破神境。

    如此死在了那一战中,的确是有点可惜。

    而后来的那些术法中人中,没有一个能够达到葛济苍境界的人物,甚至连葛济苍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注入陈访风这样的所谓的术法大师,摆起谱来一套一套的,但真正的术法实力,居然连术法加身之后的逊格鲁都打不过,实在是有些丢脸。

    “死在手里?”

    逊格鲁见这个叶轩,不漏生息地便把自己捧了一句,略有些眼红,一下子青筋暴起,喝道:

    “我不信,是他的对手!”

    葛济苍那毕竟是葛济苍,虽然未曾突破神境,但最起码他有这好几百年的术法底蕴,即便是逊格鲁真正碰见了葛济苍,恐怕也要忌惮三分,这个小子居然对葛济苍如此不屑一顾。

    “不信也没有办法!”叶轩白眼一撇,不想理会逊格鲁。

    “那么多废话干嘛?”

    “是不是,打了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