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兰心茶,凝香花(第1/3页)
    慕晚风回过神来时,念头仅仅一闪,手便往后抽,同时身体本能地向后退去。

    忽然,仇复生做出了一个,再次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左手猛地探出,灵力疯狂灌注在掌心上,并指为爪,竟是将斩落的千钧给钳住了。

    千钧虽没有其他细剑锋利,却也开了锋,加上灵力加持,即便仇复生再怎么用灵力防御,他的手掌也是被切断。

    不过就在他手掌,被切断的前一瞬间,还是奋力将千钧,连同慕晚风一齐给拽了回来。

    慕晚风怒极,心中暗骂,喵了个咪的,这混蛋是要换手啊!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真他喵的狠!

    慕晚风实在想不通,仇复生对自己莫名其妙的仇,已经深到骨髓里了吗?竟不惜代价到如此程度。

    不过又为何只是斩手,而不是刺向自己的心口?

    就在这念头出现的刹那,他的左手剧震,然而却只听到一声脆响。

    叮!

    意料中的疼痛,没有如期而至。

    慕晚风侧头一看,赫然发现左手的储物戒,挡住了仇复生的灵剑。

    不对!

    慕晚风心念急转,结合仇复生刚才的话,一下就想到了他的目的,不过什么都晚了。

    储物戒承受了一击,快速布满细密的裂纹,随后轰然破碎。

    仇复生因断掌而紧皱眉头,不过嘴角却挂着得意,表情颇为古怪。

    “慕师弟,借句芒一观。”

    慕晚风满脸怒容,一声暴喝“仇复生!”

    话音刚落,他的左手处,空气明显开始荡漾扭曲。

    随后一件件物品,凭空出现,然后掉落在地上,发出各种声响。

    最先出现的是,装有灵丹灵液的玉瓶,紧接着是炼器材料,五花八门,多不胜数。

    一些仍旧注意这边的弟子,纷纷倒抽凉气。

    君不见,王八犊子强如狗,君不见,王八羔子富流油!

    即便见多识广的古太清,也是心惊不已,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炼器材料,价值得超过蕴天宫的总合。

    忽然,他的瞳孔猛地紧缩,一块漆黑如墨,毫不起眼的石头,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黑曜石?

    空间传送阵的所需的材料,他太熟悉了,绝对不会认错。

    本以为蕴天宫多了一个,宛如皓月星辰般的天才,没想到却是邪教的余孽。

    古太清忽然想到前些日子,那个被他一掌击毙的男子,嘴里面蹦出来的话。

    “你猜,蕴天宫里谁会突然蹦出来,然后杀了你?”

    往日情景再浮现,古太清越发肯定了心中想法。

    凭借慕晚风展现出来的实力,若是突然偷袭,说不得还真能得逞。

    潜伏了这么多年,取信于万北辰,只为谋害自己,此子用心何其歹毒。

    古太清越想越是愤怒,一掌将茶几拍得四分五裂。茶碗也随着坠落地面,摔得粉碎。

    他腾地站起身来,恰巧又看见了一样东西。

    慕晚风身边是一阵晃荡,光华一闪,一柄银枪暴露在空气当中。

    古太清看到这柄银枪,心里再没有半点疑问,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来“句芒!”

    话音未落,他瞬间消失在原地,急速朝慕晚风飞去。

    他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紧了一柄灵剑,寒光熠熠。

    “慕晚风!死来!”

    这蕴含灵力的一声暴喝,让慕晚风警兆顿生,朝古太清方向看去。

    古太清横眉怒目,血红的眼中,燃烧着仇恨。

    看那样子,是要将自己食肉饮血,挫骨扬灰。

    慕晚风不清楚这仇恨从何而来,不过也没必要明白。

    展青句芒一现,任自己巧舌如簧,定然也百口莫辩,蕴天宫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加上古太清流露出来的杀机,也等不到师尊回来了。

    尽管憋屈,情急之下,慕晚风还是只能选择逃跑。

    光是一个古太清,就够他喝一壶了,蕴天宫上下加起来,不是此时的他能够力敌的。

    “慕师弟,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风吹雪!”

    仇复生眨巴了一下眼睛,犹如闲话家常一般,并没有因慕晚风断了他一掌,而有半分迁怒。

    目前情况已经火烧屁股了,慕晚风可管不了那么多,更不想搭理仇复生。

    他大喝一声,一脚将面前的仇复生,朝古太清踹飞了过去。

    见仇复生断掌后,古灵就被吓懵了,心痛得抽搐,眼泪不住往外冒,包都包不住。

    她一时间忘记了动作,此时看到仇复生又被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