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逆转的博弈(第1/2页)
    因为两人先后离开墨家机关道战场,系统将本局比赛算作平局,没有胜利者。

    尽管如此,异人馆一方还是因为2负1平的总战绩败于慕容三人。

    蓝光再次出现,将参加KOF战的六个人送回了原本的铜铃矿山。

    获胜的慕容没有一点喜悦之情,满脑子都在想沈清明那一手惊艳的回刀断蓄气。这么精妙的操作他只在一线强者的手下见过,如今出现在1级萌新手中,实在是让他印象深刻。

    “傻愣着干什么?”东郭推了他一下说,“拿走他们护送的盒子,我们该撤了。”

    慕容没有反应,还在想事情。

    东郭又推了他一把,说:“想什么呢慕容?我们该撤了。本来就是瞒着队长私自出来的,一会队长发现我们训练不在,那可就不好解释了。”

    听到队长二字,慕容终于清醒过来。伸出一只手对沈清明说:“到你们履行承诺的时候了,交出护送锦盒,我就放你们离开。”

    面对几个满级毕业的大号,大家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但敢说个不字,团灭异人馆也只是慕容抬手之间的事情。

    夏尔丢出锦盒,慕容一把接住,转身带着几个人从隧道中离开,没走几分钟正好碰上六米带着一个团的人从后面赶上。

    六米见一地石人傀儡的尸体,知道是慕容一行人的作为,生怕慕容抢在自己前面解决掉异人馆最后的五人,连忙带人拦住了他们。

    六米上前问慕容说:“慕容兄好巧啊,居然能在这里碰上你们。刚才我看你突然离开团队,还以为你要抛下兄弟抢先吃独食呢。”

    慕容心情不太好,没搭理他。

    六米自讨了个没趣,倒是不觉得尴尬,又上前缠着慕容说:“慕容兄既然先行我们一步,那可曾见前面见过异人馆的五人?”

    “见过。”慕容正心烦,随手给六米指了条岔路说,“他们就在那边,你们可以走了。”

    六米刚要拔腿去追,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又问慕容:“慕容兄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去追?莫非慕容兄此行前来,不是为了狩猎游狼拿铭文奖励吗?”

    慕容懒得回答,抬手一记东风浩荡将六米等人悉数击飞,紧跟着地火尽出。等到地火消退之时,六米带领的一个团四十多号人,还能站住的只剩五人。

    六米刚好就是其中一人,他满是惊异与不甘地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是因为你问题太多了。”慕容一拳砸在六米胸口,把他击倒在地说,“你还没资格追击异人馆。”

    隧道的另一边,异人馆五人乘坐矿井电梯逃出了铜铃矿山,踏上了长安的土地。长安是高安区,时常有精锐铁骑四处巡逻保护玩家安。到了长安,这场漫长的逃亡就算是即将画上句号了。

    只是这次逃亡的结果注定是失败,护送的锦盒已经被人夺走。就算他们能到达寒山寺,也没法交托锦盒完成任务。

    “尽管任务失败了,但是能和东郭那样的强者交手,也算是意料之外的收获。”夏尔尽管被人威胁了,但是心情好像还不错,他说,“高级铭文虽然珍贵,但是终归可以拿钱买到。可和职业选手对战的机会,千金难买啊。”

    沧月泪吐槽说:“你家里有钱,当然是什么都买的到.....真是不食人间疾苦的大少爷啊。”

    “沧老师你别话里有话,什么叫做不食人间疾苦?”夏尔还没说什么,星铃先站了出来替他鸣不平道,“那个东郭绝对有职业水准,打不过职业玩家怎么能怪夏尔呢?”

    沧月泪说:“你懂什么叫职业水准吗?”

    “东郭对距离的掌控,技能冷却时间的计算都是精确入微,十个沧月泪一起上都不可能摸到他的衣角。”星铃得意洋洋的说,“而且我主修的就是周瑜哦,沧老师觉得自己用法师的话,solo战能够打赢我吗?”

    沧月泪只会用奶妈,根本没练过法师职业,solo怎么可能打得过星铃。他只能转移话题,怒道:“你们没听到那个叫东郭的人说什么吗?他说只要夏尔不妥协,东郭就报复我们整个异人馆!”

    “关于这件事情,我会处理,沧老师你不必担心。”夏尔说,“我会用尽手段,保护异人馆周的。”

    “周?”沧月泪冷笑道,“你连护送锦盒都保护不了,还想要保护整个异人馆?”

    夏尔说道:“如果异人馆的任何一人被东郭伤到,我都会退出异人馆,避免你们再受波及。”

    “你还是想想怎么夺回锦盒吧。副会长大人。”沧月泪阴阳怪气的说,“我们这群穷人,可没钱从拍卖行买高级铭文啊。”

    “这...”夏尔语塞。

    沧月泪乘胜追击,说道:“切,只会说说大话,落实到实际行动上,副会长大人就什么都办不到了吗?我看啊,一旦离开了自己老爹,这些公子哥们唯一能做的,也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