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狼人杀(第1/2页)
    这话一出,大家都表情都随之精彩了起来。在场玩家一共六人,排除掉阿珂还剩下五个人,而潜伏的狼人玩家就藏在这五人之中。

    “大家可以先投票一下,猜猜我们五人里面谁是狼人。”沈清明举手说,“就把人狼的名字写在自己手心好了。”

    阿珂在边上看戏,说道:“这还真是狼人杀啊...你们异人馆的团建活动未免也太丰富了吧。”

    有关于狼人是谁,几人心中早有倾向,几笔就写出了怀疑者的名字。

    夏尔与星铃填的名字都是沧月泪,而沧月泪和白百合两个奶妈写的都是名字都是夏尔。

    只差一票。

    所有人都看向没有亮出手心的沈清明,他的回答将会决定沧月泪是有罪还是无罪。

    沈清明说:“很遗憾,但是真相并没有那么简单,谁是狼人和讨厌程度无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沧月泪很有挫败感的说,“难道我很讨人厌吗?”

    “真正的狼人。”沈清明假装没听到沧月泪的问题,用手指着星铃说道,“就是你,星铃。”

    不只是星铃,就连沧月泪都吃了一惊。夏尔更是说:“小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星铃怎么可能是内奸?”

    “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选项再难以置信,也是真相。”沈清明说出了百年前福尔摩斯的名言,“黄金台与铜铃矿山之战,都是压力极大的恶战,对吧?”

    大家都承认了这点,两个奶妈直到现在,蓝都没有回满,可见刚才对战的惨烈程度。

    沈清明解释道:“正是因为压力极大,所以T和奶妈稍微一划水,我们就会团灭,狼人既不会暴露也能成功完成任务目标。所以夏尔,沧月泪和白百合都不会是潜伏的狼人。”

    “你是说最后的内奸只会是dps玩家?”夏尔说,“这样说来,小白你也是dps对吧?”

    沈清明坦然道:“没错,我和星铃一样有嫌疑。但是我可以和追杀我们的人战斗,不必谎称自己从没有pvp经历。”

    星铃听沈清明点到问题关键,放弃了反抗,当场就跪坐在地上,声音颤抖着问:“小白,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沈清明说:“因为你撒谎了。你刚刚在沧老师挑衅的时候,说过你有实力战胜沧老师这样的话对吧?”

    “是这样呢...”

    “那你为什么要在KOF的时候撒谎,说自己没有pvp经验?”沈清明说,“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不希望我们能够完成任务,想要我们在铜铃矿山被慕容抢走锦盒导致任务失败!”

    “为了勾引你露出马脚,小白特意私聊请我当回恶人。”沧老师笑嘻嘻的说,“我的演技如何啊?”

    “怎么说呢...好到过头了,简直让人怀疑是本色出演啊。”夏尔评价他道。

    沧月泪鞠了一躬,说:“多谢夸奖。”

    夏尔问:“星铃,事情都是像小白说的那样吗?你真的是狼人?”

    星铃没说话,点了点头。

    沧月泪说:“要怎么处理星铃呢...还真是棘手啊...”

    沈清明说:“没什么棘手的,狼人杀是系统增添难度的恶作剧而已。狼人玩家并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只是不幸被系统选中成为卧底。至少我清楚,星铃绝对没有恶意。”

    “她在黄金台一战中,可是打出了dps第一的数据。如果她心怀恶意,是不会拼尽力的。”

    “你想要我做什么?”星铃镇定下来,开口说,“为了异人馆,我都会配合你的。”

    阿珂小声吐槽:“明明是为了你们公会那个夏尔吧...”

    沈清明说:“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引来人狼杀手的追击。任务提示说过,潜伏的狼人是人狼杀手派进护送队伍的内线,狼人和人狼杀手之间是同伴关系。既然是同伴,那么同伴之间总会有特殊的联系方式吧?”

    “引来人狼追击,借此来获取更多情报吗?”夏尔第一个跟上了沈清明的思路,“我只有一个问题,我们能战胜那些精英杀手吗?”

    “反正都是希望渺茫,再加码难度又何妨?”沈清明引用夏尔的话回答,“说不定杀手一多,还会有新的变数呢。”

    夏尔大笑,说:“哈哈哈哈小白,最初以为你只是个仗着自己技术好一点就胆大头铁的新人。想不到你还有这么有趣的一面,这个朋友我夏尔交定了。”

    “但是只靠有趣,可战胜不了精英怪啊,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做。”沈清明又一指身后的铜铃矿山说,“想要从人狼精英手下求生,我们还需要一个意想不到的盟友。”

    夏尔疑惑的说:“意想不到的...盟友?”

    沈清明说:“阿珂,这就要拜托你了。”

    “欸?靠我吗?”阿珂警觉道,“可我不是狼人呀,我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