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咬牙(第1/4页)
    ()    下一秒,棠宁从梦里惊醒。

    眼罩滑落,屋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正午的阳光安静地垂下,在窗台下游移。

    她心里惴惴,心跳得飞快。抬头看表,竟然才过去了一刻钟。

    “是个梦吗……”

    慢慢平复呼吸,她下意识摸摸嗡嗡作响的脑袋,心头浮起莫名的怅然。她不确定这个场景到底是真实发生过,还是仅仅是她脑海中对蒋林野的yy。

    可如果是梦,这也,也太……

    “也太真实了……”

    蒋林野在黑暗中抬头,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那一瞬间她的心悸与幻灭感,好像都曾经真实地上演过。

    从小到大没人敢这么羞辱她,她想冲过去把他的脸按在地上踩一脚,可也就是生发那个念头的刹那,梦境中好像生出一双手,用力将她拉出来。

    连这样短的记忆也不想让她面对。

    棠宁用力眨眨眼,有点茫然。

    她刚认识蒋林野那会儿,他真的不是这样的。

    老师特地把他们安排成同桌,企图让他去拯救她根本没有救的数学。可他的成绩实在好得过了头,棠宁不想待在他身边,青春期时隐秘的心思显露无疑,每次考试成绩下来,宁愿跑远路去问班长,也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是错题的试卷。

    后来有一次班长生病请假了,愚蠢的棠宁连填空题都没订正完,被老师叫上台写题目,捏着粉笔对着黑板发呆三分钟一个字也没写出来,又灰溜溜地夹着尾巴原路返回。

    她趴在桌上背对着蒋林野,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像一只沮丧兮兮的小狐狸。

    那天天气不好,窗外乌云攒聚,教室内灯光打得很亮。

    屋内安安静静,老师还在讲题,棠宁蔫儿唧唧的,满脑子都是“太丢人了”和“天气果然渲染心情,古人诚不我欺”……

    下一秒,感觉自己垂在桌上的马尾被人动了动。

    “嫌我讲题讲得不好吗?”

    蒋林野声音很轻,是少年的声线,谨慎的,礼貌的,温柔的。

    他低声问,“为什么总是舍近求远,非要去问别人?”

    大概觉得摸头杀太亲密,他没有碰她的脑袋,只是伸出手,象征性地捏了捏她用来束马尾的皮筋。

    是一个薄荷色的皮筋圈,棉布质感,里面有固形用的金属丝。他手指修长,垂着眼,编花绳似的,将蝴蝶结两边都捏得竖起来。

    像兔子耳朵。

    像她。

    棠宁被吓得不敢动。

    睁圆眼睛,心跳如雷。

    青春期时会喜欢一个人,一定是因为他身上有吸引人的品质。

    那一秒她就明白了。

    这种感情和钱与**都没有关系,是一瞬间的心动。

    “笃笃笃——”

    棠宁抱着抱枕坐在床上发呆,想着想着心里突然很难过,正一脸惆怅地打算把蒋林野从黑名单里拖出来骂一顿再拖黑,就听到敲门声。

    思绪一瞬回笼,她扬声:“请进。”

    简薇小心地打开门,见老板已经醒了,松口气:“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但是蒋总刚刚打电话,说他送了点东西过来……”

    棠宁叹口气,伸出手。

    简薇将手机递给她。

    “嗯?”开口就“喂”太没礼貌,棠宁意味不明地哼了哼。

    蒋林野一下子辨别出来:“你在睡觉?”

    “嗯……”

    她刚刚睡醒的时候,声音总是很软,连带着整个人都是软的。

    蒋林野以前喜欢折腾她,也想不起来究竟什么时候起,他连她窝在怀里睡不醒的样子都很少见。

    看来这个电话打得不是时候。

    “怎么了?”但棠宁明显不怎么想跟他逼逼,“有事吗?”

    他声音依旧清淡:“我帮你订了午饭。”

    “啊?”棠宁有点蒙,不明白这家伙怎么突然讨好她,“你给我买了小火锅吗?有没有叫年糕?”

    蒋林野:“……?”

    他什么时候说要给她订小火锅。

    “我负责你接下来三周的饮食。”但他并不关心,“简薇会看着你吃完,盯着你忌口。”

    男人声音平稳,并非商量的语气,只是通知。

    “凭什么?”棠宁一下子醒了,“我要吃红油小火锅!”

    “棠宁。”蒋林野抬头看钟,“午饭时间很有限,我没时间陪你闹。”

    她嘟囔:“可我一直很迁就你啊……”

    她想起高中时,他偶尔会因为打篮球或者帮老师做事耽误晚饭,她就顺手帮他也把饭打好。

    一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