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好乖(第1/3页)
    ()    棠宁挂断电话,坐在原地发了会儿呆。

    盛星来问:“谁啊?”

    “脑科的医生。”棠宁微顿,撒谎,“跟我约时间回去复查脑袋。”

    “喔我的小可怜。”小闺蜜捏捏她的手,关切道,“医生有没有说,你的脑袋什么时候能好?”

    “皮肉伤应该要不了多久,但是……”

    但是失忆就不好说了。

    棠宁想了想,真诚发问:“星星,我为什么会嫁给蒋林野啊?”

    “这个……”

    盛星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二十岁那年,棠宁家的公司出了问题,她到处求人都没有用,最后还是蒋林野回国,帮她解决了问题。可是与股权变更同时传出来的,还有两个人要结婚的消息。

    盛星来当时也惊呆了,可棠宁什么都没有说。

    两个人在酒吧度过最后的单身之夜,盛星来由衷地祝福她,分别时,她上前拥抱自己的小闺蜜。

    棠宁明明没有喝多少酒,就那个瞬间,突然趴在她的肩膀哭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问,“星星,我是不是特别没有用?我什么都不会……我、我只能……我……”

    我只能什么?她连这个也没说完。呜呜咽咽,哭得好像要把自己拧干。

    盛星来心疼坏了,最后还是蒋林野来接她,把她带了回去。

    但那之后,两个人的联系也渐渐少了。

    盛星来张张嘴,话到嘴边,变成一句:“我也不知道。”

    “但是宁宁。”可她又说,“你高中时那么喜欢他,我觉得,不管你有没有那五年的记忆,跟他在一起,都会快乐的。”

    棠宁自己也不敢肯定:“……或许吧。”

    “不管怎么说。”停顿一下,盛星来突然转过头,掐掐她没几两肉的脸,“你能约我出来玩,我挺开心的。”

    棠宁一愣:“……啊?”

    “我上次见到你,已经是在过年的时候了。”盛星来想了想,说,“你现在看起来比那个时候开心,我觉得是好事。”

    “宁宁。”她说,“你开心一点呀。”

    夕阳落幕,整座城市被笼罩进橘红色的光辉,商场内仍然人来人往,窗外偶有飞鸟穿过,耳边反而宁静祥和。

    盛星来离开之后,棠宁坐在原地,等蒋林野来接她。

    万万没想到,连盛星来都什么也不知道……

    “喂。”

    她坐在商场大堂,看着明亮落地窗中自己的倒影,挺直腰杆,用指责的语气质问,“你不是最爱叭叭叭吗,嘴巴什么时候变这么严了?连星星都什么也不知道,你还能去找谁?”

    阳光安静地垂落,倒影与她面面相觑,没有回应,竟然显得有点惨兮兮。

    棠宁苦恼地撑住脑袋。

    所以半小时后,蒋林野驱车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棠宁一个人坐在商场落地窗前,背对着他的方向,脚边堆满各大牌的购物手提袋。

    她今天出门时穿得不多,肩膀很瘦,膝盖并拢,裙子不规则的边缘落在膝盖下方,露出整段白皙漂亮的小腿,长相一如既往地惹眼,引得路人频频回头看。

    有点孤零零。

    可是好乖啊。

    蒋林野见她这么乖,对那碗牛腩土豆生姜煲的火气莫名消下去一一半。

    大步走过去,想开口叫她:“宁……”

    凑近了才发现,她面前竟然还放着一架小小的落地风扇,而她正专心致志,一本正经,对着风扇碎碎念:“我丑吗?”

    风扇左右摇摆,她也煞有介事,跟着这个节奏左右摇头:“不丑不丑不丑不丑……”

    突然语塞的蒋林野:“……”

    欲言又止.jpg

    今天天气不错,秋高气爽,阳光铺陈在地板上,有人在弹商场一楼放置的那架装饰钢琴,很简单的一首小星星,悠扬的琴声在空气中随着尘埃飞扬。

    他在她身后停下脚步,叫她名字叫到一半又咽回去,尽管画面智障,可就是有股力量阻止他,莫名不想打断。

    他一言不发地抿着唇,安静地,看着她碎碎念。

    然而下一秒。

    就是下一秒。

    棠宁扶着风扇,语气突然变得谨慎又紧张:“我知道我不丑,那……”

    她小心地舔舔唇,又小声问:“蒋林野有那种过不了审的能力吗?”

    风扇:“……”

    风扇机械性地摇头,她跟真的似的,表现得非常失落,一副心碎的语气,可怜兮兮地跟着哼:“没有没有没有……我好可怜,我的先生没有过不了审的能力……”

    蒋林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