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偷亲(第1/3页)
    ()    这顿饭并没有吃太久。

    棠宁嘴上嚎着想吃肉,胃口其实很一般。脑震荡的劲儿还没完过去,她也只能吃得下清淡食物。

    棠爸爸看她吃没几口就开始啃苹果派,心疼得想把她抱起来搓:“你脑子真的没事吗?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棠宁老老实实:“我也不知道……”

    “对方司机酒驾,宁宁的车闪避不及,就撞上去了。”蒋林野不急不缓,放下筷子,“我找人查过,确实是一场意外。”

    微顿,他又补充:“我刚刚联系了国外的医生,会重新给宁宁做检查。”

    棠爸爸抬头看他一眼,叹口气,目光还是落在棠宁身上:“留疤都没关系,不要留下后遗症就好了。”

    蒋林野没有说话,一言不发地抬头看她。

    但棠宁本人现在好像并不很在意这件事,她晚饭喝了粥,吃到苹果派,就又想喝牛奶。

    家里的阿姨是新来的,她以前没见过,招手想叫人,张张嘴,不知道对方姓什么。

    “要什么?”蒋林野见到了,索性站起身,“我去给你拿。”

    棠宁眨眨眼,突然觉得他今天其实挺殷勤的:“牛奶。”

    蒋林野没说什么,清淡地点点头,转身进厨房去了。

    棠爸爸的小房子偏中式,厨房与餐厅之间树着一道木屏风隔断,见他走了,老父亲迅速凑过来:“你这么久不回来了,想不想爸爸?”

    “超级想呀。”她丢了五年记忆,像是已经很久没回来过。

    “那要不你干脆留在南方,别回去了。”老父亲疯狂暗示,“让小蒋自己回去,反正他也有飞机,什么时候想过来,当晚就能飞过来。”

    “但是……”棠宁乍一听到竟没觉得哪儿不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爸我已经结婚了,你能不能别一直把我当高中生圈养。”

    “结婚了也是崽崽呀。”棠爸爸摸摸她柔软的头发,“你和小蒋,现在关系怎么样?”

    “就……”她也不知道老父亲知不知道自己失忆的事,“还是老样子吧。”

    “老样子呀。”棠爸爸想了想,一本正经道,“宁宁,爸爸虽然没有过去有钱,但现在也还是很有钱,如果你觉得不开心,随时可以回来的。工作和结婚对象,都不是不能换。”

    棠宁一愣。

    太惨了,也不知道老父亲到底听说了些什么,她眼眶发热:“没有,爸爸,我过得挺好的。公司和家里都……”

    下一秒,蒋林野正正地踩在这个时间点上,折身而返。

    他居高临下放下杯子,清清淡淡地拉开椅子,坐回刚刚的位置。

    倒一杯牛奶不需要这么长时间,棠宁摸摸杯壁,是热的。

    棠爸爸:“公司和家里都什么?”

    棠宁:“都挺好。”

    她瞎掰:“我的公司情况很稳定,我跟蒋……老公的感情也很稳定。”

    蒋林野一言未发,但她看过来时,他还是很给面子地扯动嘴角,皮笑肉不笑了一下。

    他刚刚面无表情地站在屏风旁边听完了程,原本还能再站一会儿,可是听见棠爸爸说“结婚对象不是不能换”,顿时耐心尽失。

    他不想听到棠宁的答案,无论是什么。

    “这样啊。”棠爸爸故意问,“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

    差点被牛奶呛到的棠宁:“?”

    “你现在事业感情都稳定了,也是时候……”

    “不不不,我公司情况不稳定,糟糕极了。”棠宁赶紧正色,“大大前天公司还因为谋财害命上了热搜,现在好多人嚷嚷着要退货,都说我是不要脸的无良企业家。”

    蒋林野:“……”

    见老棠总看过来,他主动交代:“是出了点问题,但也不算很棘手,我正在帮宁宁查。”

    话题成功转移,棠宁坐在旁边喝完整杯牛奶,立马想溜:“我出去走走。”

    蒋林野低声提醒:“晚上不要去水边。”

    棠宁潦草地应一声,摇着小狐狸的大尾巴跑掉了。

    答应得这么敷衍,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没有……

    蒋林野坐在原地,鬼使神差地拿起她刚刚喝过牛奶的杯子。玻璃杯内杯壁上还沾着没倒干净的牛奶,他想起她刚刚无意识舔嘴唇的样子,确实更像狸花猫。

    想亲。

    杯子和她都可以。

    “走吧。”下一秒,棠爸爸毫不意外站起身,说,“我们也出去走走。”

    ***

    这个季节,南方似乎要更冷一些。

    天空墨黑一片,夜风吹散树影,几颗星星稀稀落落,栖在一轮冷月周围。

    棠宁摇着大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