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默契(第1/2页)
    ()    说完那句话,也不知怎么,棠宁觉得背后突然凉凉的。

    盛星来缓慢地捂住眼,简薇不敢直视棠总的脸。

    棠宁摸摸后颈,纳闷:“怎么了?”

    没人敢吭声,傅采采的脸突然红了,试着抬手打招呼:“蒋林野……?”

    学生时代结束之后,她就没什么机会再这样近距离地看他,财经杂志和电视采访总是隔着万水千山。

    见到真人才更觉怦然,他好像比记忆中更帅,时光带走少年的青涩,男人现在气场十足,留下的是沉稳的气质。

    听见这个名字,棠宁一惊。

    有没有搞错,为什么每次都这样?

    但蒋林野没理傅采采。

    他微微皱眉,带点儿不耐地低声叫:“棠宁。”

    心虚的小娇妻一个激灵,蹭地转过身。

    眼睛难以置信地睁圆,像逃课被教导主任逮个正着的学生。

    蒋林野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响亮地骂一声艹,为什么总在这种该死的时候觉得她可爱?

    发作的心情一瞬间也没了,他言简意赅:“上车。”

    棠宁赶紧:“喔喔,好。”

    蒋林野大跨步走回迈巴赫前,傅采采几步追上来:“蒋林野!”

    他回过头,满脸不高兴,眼中浮现疑问。

    傅采采微微喘气,满脸期待地停在他面前:“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最近还好吗?听说你高中毕业之后出了国,创业会不会很辛苦?等下一次同学聚会,我邀请……”

    “这位小姐。”蒋林野皱着眉听她叭叭半天,迅速失去耐心,“我们认识吗?”

    傅采采脸上的笑僵了一僵,又解释:“我是前段时间网上那个傅采采啊……就是,就是养了两条网红小狗那个宠物博主,你当时让你的助理来……”

    “哦,我现在没空谈工作,你找陈良骏。”蒋林野低头看表,不太有耐心,“我要带太太去吃午饭,失陪。”

    说完,干脆利落地拉开车门坐上车。

    斜眼一睨,他眉头又皱起来:“你怎么连安带都不会扣。”

    棠宁只是找了半天没找到卷收器,一听这话瞬间想撂挑子:“我没坐过你这车,太高级了行不行?”

    蒋林野眉头微蹙,倾身凑过来。

    手掌内侧从她耳边擦过,不知有意无意,拽着她的安带向下拖时,碰到她的小臂。

    有个瞬间离得很近,棠宁接触到他温热的气息,情不自禁屏住呼吸。

    零陵香豆的味道一触即离。

    傅采采还凑在车窗前叭叭:“你不记得我了吗?我高中的时候在你隔壁班,我是当时的……”

    她话没说完。

    蒋林野直起身,目不斜视面对前方踩下油门,引擎发动,迈巴赫瞬间离弦。

    傅采采被吓了一跳,退后一步。

    等再回过神,车已经走出去很远。

    秋日晴空,面前飘飘悠悠,落下一张陈良骏的名片。

    ***

    窗外景物飞快闪过。

    棠宁好奇:“你今天怎么自己开车来?”

    蒋林野心情不好,他满腹柔情地跑来接她吃饭,想看看她有没有受伤,结果她只想继承他的遗产。

    所以他一脸冷漠:“吃饱了撑的。”

    棠宁:“……”

    她默了默,有点纠结要不要解释刚刚那个遗产的梗。

    只是一想到遗产,她立刻想到另一件更重要的事:“蒋林野。”

    蒋林野绷着唇。

    “我能跟你商量个事儿吗?”她舔舔唇,斟酌,“你看,我现在是做宠物智能产品的,虽然不直接接触小动物,但怎么也算是在给他们生产工具……那肯定得了解小动物的需求吧?所以我想养只猫,但不管领养还是购买肯定都得征求家里人的同意,所以……”

    蒋林野连半秒都没有思考,拧眉,斩钉截铁:“不准。”

    棠宁有很严重的鼻炎,结婚之后,脱敏治了两年多才治好。

    他在家里连厚重的地毯都不敢放,疯了吗,养猫?

    可她不记得了,瞬间被他的语气引爆:“凭什么!”

    蒋林野哼:“因为这个家,我说了算。”

    “神经病吗,大清都亡了多久了?”棠宁很震惊,“你怎么这么封建?”

    蒋林野波澜不惊:“事实而已。”

    “我不管。”棠宁耍赖,“猫我是肯定要养的,你要是不想看到,就自己搬出去住。”

    蒋林野冷笑:“我倒要看看,到时候是谁搬出去。”

    棠宁终于被他的态度激怒:“你是人吗蒋林野!我就这点屁大的爱好你也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