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不理他(第1/4页)
    ()    夜风卷着雨水迎面泼过来, 溅在脚边的水花清晰可见。

    蒋林野耐住性子, 低声:“宁宁。”

    宁宁没有理他。

    “你听话。”蒋林野叹息,“你不能住在这儿,跟我回……”

    宁宁挂断了可视电话。

    蒋林野:“……”

    天色暗沉, 暴雨如注, 陈良骏撑着伞在旁边立成一座微笑的雕像, 不敢去看老板的表情。

    半晌。

    “算了。”蒋林野转身,没什么情绪地道,“我们先回去吧。”

    一晚而已。

    他不信棠宁真的不回来。

    ***

    但棠宁是真的不想回去了。

    这晚她睡得很好, 盛星来给她换了新的被子, 柔软的床单上有太阳的味道。

    她本来想多睡一会儿, 可是小闺蜜七点多起床上班,清晨打开柜子换衣服,推拉门的声音不算大, 还是将她吵醒了。

    小狐狸揉揉眼,蜷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 偷偷盯着她。

    “把你弄醒了?”盛星来有些抱歉,“再睡一会儿吧, 猫我帮你喂过了,粥热在锅里, 我今天约了个挺重要的客户,必须得过去一趟。等我处理完工作,中午回来陪你吃饭。”

    卧室内安静半晌, 棠宁久久没有说话。

    盛星来以为她又睡着了,没去在意。

    可她刚要出卧室,棠宁突然叫她:“星星。”

    “嗯?”

    棠宁现在觉得她身上带圣光,揪着被子,感动得快要哭起来:“你现在是单身,我也马上要单身了,你介不介意跟女孩子结婚?虽然我知道你也不缺钱,但我的钱现在多到花不完,我可以给你买包包买钻戒买游艇。你不知道,真的,我、我结婚五年了,从没有拥有过这么宁静祥和的早晨呜呜呜呜……”

    盛星来:“……你正常点。”

    客厅里刚刚吃饱喝足的小猫咪听到声音,敏感地小跑过来,蹲在门边蹭啊蹭,喵喵叫着仰起脖子求人摸摸。

    “这只也太乖了吧我的天。”盛星来被它哼得心花怒放,顺势抱起来,放在肩膀上揉揉,“昨晚跟它说别进卧室,它竟然还真的不进。养只猫比养个人省心多了,是我我也不结婚。”

    嘤嘤怪软唧唧地趴在她肩头:“嘤。”

    “那是,不看看这是谁的猫。”棠宁很自豪,“我驯猫驯狗的技术都一流。”

    “别大清早瞎逼逼了……咦。”盛星来揉着揉着,突然发现,“你的小伙子还没绝育呀?正好我今天要去医院,要不要顺路带它去做个体检?”

    一听这个,棠宁立刻不困了:“今天去割蛋蛋?”

    “看看情况吧。”盛星来在毛孩子身上撸来撸去,“你去不去?不去的话就再睡会儿,我自己带它去也没关系。”

    儿子的人生大场面,棠宁怎么可能缺席。

    她迅速爬起来:“你等等我,我十分钟就能穿好衣服化好妆了。”

    半小时后,两个人收拾干净,一起出门。

    昨晚后半夜下了一宿暴雨,今天清晨就又放晴了。阳光薄薄一层,铺在身上暖洋洋的,像金黄色的蜂蜜。

    盛星来开车,棠宁把小猫咪抱在怀里,一边撸一边哄:“今天是你正式入住棠家的第一天,你以后就是棠家子孙了,我要送你一件礼物。”

    嘤嘤怪懵懵懂懂地睁着大眼睛:“嘤?”

    棠宁说完,神神秘秘地从包里掏出一沓券,慢慢展开,发出恶魔的低语:“认不认字?瞧,免费割蛋蛋券——我这儿还有好多呢,能把你子子孙孙的蛋蛋都割掉……喔不对,你不会有子子孙孙了。”

    嘤嘤怪一愣,然后开始拼命挣扎:“……嘤!”

    “你别这么逗他。”盛星来哈哈大笑,“喵星人很聪明,听得懂人话。你这样跟他说,当心他做完绝育就不理你了。”

    “还会这样?”棠宁立刻严肃起来,从手机里翻出蒋林野的照片,无缝转接进苦情戏,眼泪说来就来,“对不起,妈妈也不想这样的,你要怪就怪蒋林野,冤有头债有主,看啊,快多看他两眼,就是这个丑恶的男人,是他要取你的蛋蛋!”

    嘤嘤怪凑近手机,睁着大眼睛,与屏幕内面无表情的男人面面相觑。

    沉默三秒,它一巴掌拍在男人脸上,发出小猫咪的愤怒嘶吼:“嘤!!”

    ***

    同一时间,坐在寂寞大宅里吃早饭的蒋林野,突然感觉牙齿有点疼。

    他微微皱眉,张开嘴,吐出一小块动物骨头。

    鸡肉三明治里不该有这个,大概是厨师疏忽,可他今日心烦意乱,无意追究。

    他前一晚睡得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