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扔戒指(第1/5页)
    ()    夏方觉感觉棠宁说完那句话, 空气流动都凝滞了三秒。

    “你叫我什么?”

    “没听清吗?”棠宁一字一顿, “前夫。”

    说着她放下手里的关东煮,打算往纪念品商店的方向走。

    “棠宁。”蒋林野拉住她,沉声提醒, “我们还没离婚。”

    当着外人的面, 她不太想聊这个话题:“不要拉我……”

    “棠……”

    小娇妻:“撒开我。”

    “……”他只好放开她, 抿着唇站起身,“我跟你一起去。”

    “别来。”棠宁还在为鲨鱼的事情耿耿于怀,小小地瓮声, “我不想看见你。”

    蒋林野表情僵在脸上。

    夏方觉突然低声笑起来。

    “不好意思。”见两人齐齐望过来, 他赶紧, “我不是故意的。”

    这不是忍不住吗。

    打个岔的空档,小狐狸甩开前夫的手,摇着大尾巴蹭蹭跑远了。

    蒋林野只好重新坐下来, 隔着桌子打量他这位老情敌。

    很多年不见,夏方觉变化不算大,鼻梁高挺, 眼睛干净,大概长期远离人群做科研的缘故, 个性纯粹,气场清润。

    一如既往, 是被人爱着的样子。

    也一如既往,是他讨厌的样子。

    蒋总正襟危坐,发出警告:“你知道抢人老婆, 是会被诅咒的吗?“

    “有什么关系?”夏方觉云淡风轻,“你们已经要离婚了。”

    他和棠宁毕竟分开太多年,回国之前,向其他人打听,也背地里查了一些关于她的事。

    棠家这对夫妻明面上恩恩爱爱,出席什么公众场合都十指相扣言笑晏晏,背地里看来,却完不是那么一回事。蒋林野高中时就是条疯狗,他直觉这两个人关系应该一般,但一般到了哪种程度,又很难以拿捏。

    所以他送了那一对表。

    棠宁没有收,他在医院门口,看到她像今天一样甩开了蒋林野的手。

    蒋林野冷声:“我不会答应离婚。”

    “唉,该死的婚姻法,该死的冷静期。”夏方觉有恃无恐,微笑着发出叹息,“幸好我人脉够广,可以帮她联络最好的离婚律师——听说那位律师的上一桩离婚案,前夫身价过亿最后净身出户赔得内裤都不剩。离婚之前,蒋同学记得多买几条内裤,以作不时之需。”

    蒋林野眼里最后一点温度也消失了:“你究竟是回国来做什么的?”

    “回来做物理研究,为祖国科研发展尽绵薄之力。”夏方觉轻声笑,“科学家都晚婚晚育,我比较急,二十五岁,想恋爱。”

    他已经把话说得足够清楚明白,蒋林野眼中不可避免地浮现出敌意。

    可是对方笑意不减:“别那么看着我,你是不是不知道?五年前,棠宁也找过我。”

    他猜测她应该联系了很多人,把能拜托的人都拜托了一个遍。

    燃眉之急,可他不在国内也没办法立刻回来,晚了一步而已。

    蒋林野微微一怔。

    “我这些年偶尔会想,如果当时没有留在实验室,而是回国来找她……”夏方觉停顿一下,又收回,“算了,没有如果。”

    重来一次他还会做同样的选择,他仍然会成为最瞩目的青年科学家,百年之后作为历史的一部分,不死地活在教科书里。

    物理学中光路可逆,可他却没办法回到二十岁。某些时候,不可避免地,为错过的时光而惋惜。

    “走着看吧,蒋同学。”

    棠宁回来了,他远远看到小狐狸的大尾巴,在阴翳的天空下一摇一摇。

    夏方觉站起身,压低声音:“我们可以挑个时间再打一架,我十八岁的时候打不过你,但现在,不会了。”

    ***

    老实说棠宁有点郁闷。

    她本来挺开心的,可是蒋林野竟然又神出鬼没地出现了,像恶魔复读机一样提醒她,你还没离婚喔,我们仍然有合法夫妻关系喔。

    发布会开始之前,棠宁短暂地跟夏方觉道别,去后台找简薇。

    她心里奇怪:“我不是跟你说,别给蒋林野邀请函吗?”

    “确实没给……”蒋总自己摸来的。

    棠宁想了想,也是,海洋馆谁都能进,买票就行。

    她思索半秒:“那等会儿发布会,你们记得清场清干净点,别让他趁机混进现场,我不要看见没有邀请函的人。”

    简薇:“……”

    这个形容也太奇怪了,蒋林野好像一个偷偷摸摸的贼。

    不知当问不当问,她小声:“您跟蒋总……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