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是永恒(第1/3页)
    ()    海豚馆内冷风吹拂, 偶尔有海豚拍打水面, 在空旷的场内发出水花溅起的声音。

    蒋林野看着水池,没有回应棠宁,也没有说话。

    他沉默很久, 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 哑声摇头:“不用,我们去找工作人员吧。”

    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客人把东西掉进池子的事,工作人员很热情地做了记录, 表示清场时会替他们找。

    两个人原路折返, 棠宁踮起脚尖往池子里看, 海豚池的池水深度是递增的,越往里面越深。她掉戒指的地方靠近岸边,所以并不担心:“没事的, 这池子又小又浅,肯定能找回来。”

    蒋林野难得一句话也没多说,只清清淡淡地回了句:“嗯。”

    棠宁突然有些心虚, 是她刚刚把话说得太重了吗?

    ……他怎么都被骂哭了啊。

    一路沉默走回发布会现场,棠宁远远看到, 场内工作人员已经散尽,只有夏方觉还坐在原地, 背影挺拔,像一株植物。

    蒋林野突然发声:“宁宁。”

    她下意识:“嗯?”

    “我真的那么讨人厌吗?”

    棠宁认真地思考一阵,斟酌着道:“我不讨厌你, 但我觉得你这人真的很难沟通。不知道过去五年我们两个是什么样的相处模式,可我现在的感受就是这样。”

    他低声叹息:“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他们怎么从冷战发展到不停地吵架,不记得他们后来只能用激烈的方式交流。只有他还保留着前五年的习惯,总是刹不住车。

    “不是这样的。”棠宁停住脚步,认真地说,“我记得很多事情,记得高中时喜欢你,记得我们最开始关系还不错,也记得我十八岁时你跟我说,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如果蒋林野没有攻击性,她其实很愿意跟他讲道理。

    “蒋林野,我并不是因为想起我们结婚的原因,才不喜欢你了。事实上我十八岁时就做过决定,以后不要去追求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所以十七岁的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了。”她从不拖泥带水,从小就认定人生没什么错误不可以犯,没什么事不能重来,“坦白地说,我真的感谢你五年前能回来帮忙,我知道你一定放弃了某些东西,做了某些抉择。但是……但是我忘记的那五年里,好像你不快乐,我也不快乐。”

    蒋林野默不作声地听她说,微微垂眼,看到她毛茸茸的发顶。

    她已经很多年不扎高马尾了,造型师每次给她做的发型不太一样,但永远干净利落。

    他很多年,没再见过那对薄荷色的兔耳朵。

    可是下一瞬,他听她说:

    “我喜欢过十七岁的你,所以希望你二十五岁时,也是快乐的。”

    她声音很轻,一字一句,褪去这些年的时光,好像和十七岁站在升旗台上的少女重合。

    只是没有小心,没有紧张,也没有一眼能看到底的爱慕。

    蒋林野舌根发苦。

    他还是想说自己不会离婚,但话到嘴边,难以启齿。

    她太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地跟他讲过道理,他几乎忘记怎么回应,又直觉自己不能太凶。

    沉默半晌,蒋林野把口袋里的辅舒良塞进她手中:“这个你拿着。”

    棠宁这次没有拒绝。

    他仿佛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之后的局面,有些仓促地道:“既然你暂时不想回来,那就……就在外面暂时玩一段时间也没关系。最近降温,你出门多穿一点衣服。”

    说完之后立刻离开,生怕多留一秒她又提离婚的事。

    棠宁:“……”

    这事儿难道还躲得掉吗。

    她把药瓶拿在手里,回去叫夏方觉。他晚上回学校,方向也在市中心,两个人能算同路。

    去停车场的路上,夏方觉问:“事情解决了吗?”

    “我也不知道……或许吧。”棠宁察觉到了蒋林野的动摇,但又不敢肯定,“你先去开车吧,我在这儿等你,顺路喷个药。”

    夏方觉视线向下一扫,这才看到她手中的棕色药瓶。

    他短暂地怔了半秒,点头:“好。”

    地下停车场空无一人,冷风飘荡。

    夏方觉路过垃圾桶,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没有拆封的辅舒良,随手抛进去。

    发出咚地一声闷响。

    他很快把车开上来。

    夏方觉现在用着一辆奥迪,棠宁拉开车门,随口问:“这是你的新车?”

    “也不算,我哥淘汰给我的。他之前买了很多车,没开过几次,又做不到雨露均沾。”

    棠宁想了想:“也是,搞科研不怎么赚钱。你哥确实买太多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