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试衣间(第1/3页)
    ()    蒋林野不是很懂。

    他不过是一段时间没来tj, 怎么就成了背信弃义寡廉鲜耻的人。

    蒋总沉默三秒, 屈辱地说:“……我不是。”

    保安这回很干脆:“好的,外来车辆停车一小时十块,过了八点加钱。”

    蒋总:“……”

    好极了, 他回自己的公司, 停车还要付车费:)

    蒋林野心情阴郁, 冷着一张脸将车停在楼下,提着小礼物袋进门。

    快下班了,大厅里人不多。前台两个小姐姐本来在很兴奋地低声讨论圣诞节去哪玩, 远远看见一个身形高大、面色冷峻的男人朝这边走过来。

    “今天门口值班保安是谁?”蒋总冷酷地命令, “给我开掉。”

    “蒋总好。”前台小姐姐先程式化地向他打过招呼, 然后才为难地挠挠头,“但、但那个保安是之前棠总亲自雇的,您直接开掉, 会不会不太好……”

    声音越来越小。

    蒋林野额头冒青筋,强忍道:“那就算了。”

    他说完,转身走向总裁电梯。

    前台小姐姐偷偷数:“一, 二,三……”

    下一秒, 蒋林野又面无表情地走了回来:“你们公司停电?”

    “没有。”前台小姐姐乖巧做鹌鹑状,“电梯坏了, 蒋总您要去几楼?如果楼层不高的话,走楼梯吧。”

    蒋林野心头火蹭地蹿起来,沉声:“你们是怎么回事, 电梯坏了都不叫人来修?”

    “叫人修了。”前台小姐姐语气温柔又真诚,“这不是刚坏嘛,人还没来呢。”

    “刚坏?什么时候?”

    “您进门的前一秒。”

    “……”

    蒋林野强忍怒气:“客梯和备用电梯呢?”

    “客梯前几天下暴雨被淹了正在抢修,备用电梯今天检修。”

    “……”

    蒋林野一言不发,爬上二十楼。

    其实他体力不错,平时也按时运动,有定时定量的室外活动行程表。

    但一口气爬这么多层楼,他还是有点累。

    ……主要是心累。

    今天公司里的人都有点奇怪,但他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直到他站在总裁办门口,听见背后的电梯“叮咚”一声,棠宁和简薇言笑晏晏,抱着两盆花,从轿厢里走出来。

    他:“……”

    看看,看看,他发现了什么:)

    但他现在没有闲工夫去追究贵公司员工针对他的事。

    上前一步,蒋林野低声唤:“宁宁。”

    棠宁小动物似的睁圆眼:“咦,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接你下班。”

    “可我今晚好像有安排了。”棠宁想不起来,转过去问助理,“是什么来着?”

    简薇老老实实调出schedule:“今晚您要出席一个慈善晚宴,是和蒋……”

    说到一半,她突然想起什么,话锋急转:“但这个晚宴也不是很重要,如果您嫌天气太冷不想出门,晚上可以留在公司,哪儿都不去。”

    蒋林野缓缓打出一个:“?”

    他心头的小火苗蹭地又蹿起来:“简薇,你在胡说什么?”

    简薇不敢看他,有些心虚低下头,乖巧地往棠宁身后站站。

    蒋林野气得想打人,棠宁赶紧拉住他,挥手让简薇先走:“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拉着他进总裁办。

    被她扣住手腕,蒋林野微怔,整个人神经陡然放松下来。

    办公室很宽敞,他是公司的另一位创始人,照理说,这间屋子应该有一半的区域也属于他。

    但他大多数时候都在棠氏办公,不在这边。

    蒋林野有一阵子没来过tj,会客室有点变化,很细微,还是被他察觉到了。

    沙发这类的大件儿都没怎么动,但悬在沙发上方那副印象派的画被换成了油画,浓墨重彩,颜色热烈,凑近去看,依稀能分辨出火烈鸟的轮廓。窗台多了一排多肉和一对苍翠的吊兰,这会儿太阳已经下山,黄昏的光线顷洒进来,屋子里仍然流动着生机勃勃的气息。

    无论是她的人还是她的地盘,好像都比过去有生气。

    下一秒,棠宁放开他的手。

    她在办公桌后坐下,顺手将那盆小小的多肉熊掌放在电脑旁,又重复一遍:“找我有事吗?”

    蒋林野眼尖地看到,她把藏在下面的电脑键盘,也换成了樱桃粉。

    失忆后的棠宁像个少女,蒋林野反而放心一点了:“我来接你去参加晚宴,简薇给你的日程表上没有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