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照顾他(第1/4页)
    ()    “……疼爱?”

    棠宁看着他, 心情微妙且复杂。

    他叫的不是宁宁, 也不是夫人,或者太太。

    是棠宁。

    十七岁的棠宁。

    喜欢他的棠宁。

    就坐在他左手边,距离不过十公分, 有薄荷色兔子耳朵的棠宁。

    然而说完这句话, 蒋林野像个耗尽了最后一格电的小机器人, 脑袋慢慢往下滑,眼看又要栽倒。

    他昏昏沉沉的,这次没往她身上扑。棠宁眼疾手快用手托住他的脑袋, 缓缓靠到门上。

    月色穿庭, 银白的光芒温柔地从他额头上方流淌下来, 在他微微下垂的睫毛上留下一层粉尘般浅淡的颜色。

    棠宁蹲着看了一会儿,起身开门。

    刚一按亮玄关的灯,窝在旁边小憩的嘤嘤怪就蹭蹭跑过来, 垂着脑袋往她身上蹭。

    “儿子儿子。”小毛球太可爱了,棠宁心里一乐,把它抱起来, 整晚疲惫一扫而空,“妈妈不在家, 你有没有好好吃饭?”

    嘤嘤怪软唧唧的,抱着她的脖子往她:“嘤。”

    然而下一秒, 越过老母亲瘦弱的肩膀,它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嘤嘤怪怔愣两秒,发出凄厉的尖叫:“嘤!!”

    “哦对。”棠宁赶紧安抚它, “妈妈没有跟你商量,就带回来一个男人……冷静点,别生气。”

    嘤嘤怪愤怒极了,毛一根一根炸起来。

    棠宁撕开一盒羊奶小布丁,将它放在怀里揉了又揉,临走前拍拍头:“乖一点呀,妈妈最爱的还是你。”

    嘤嘤怪眨眨眼,这才勉强安静下来。

    棠宁转身去处理门口的男人,俯身捏捏他的脸:“你睡我的卧室,还是睡客房?”

    但蒋林野没有睁眼。

    不止额头,棠宁碰到了才发现,他的脸也在发烫。不知道烧了多久,凭她的手感,这人现在少说得有四十度。

    “喂,蒋林野。”她低声叫他,“你好像烧得挺重的,我还是给你打个120吧。”

    “不要……”听见这句,蒋林野皱皱眉头,想要睁眼。他眼睛有些畏光,吃力地抬起手,挡住玄关壁灯落下来的暖光,“不睡卧室……也不睡客房……”

    棠宁奇了:“那你想睡沙发?”

    他哑着嗓子:“跟宁宁睡……”

    棠宁面无表情地站起身:“你睡厕所算了。”

    她刚住进来没几天,客房还没找人打扫,但主卧的床单被褥都刚刚换过。

    棠宁看看客房又看看主卧,犹豫一瞬,还是把床上自己的东西清理干净,折身回来拖蒋林野进屋。

    然而她一回到门口,就看见本来乖乖巧巧地蹲在那儿舔羊奶布丁的嘤嘤怪,不知什么时候扔掉布丁,竟然跑到了蒋林野身边,一脸严肃地蹲在他脸上。猫咪毛茸茸的小尾巴不偏不倚,严严实实地横着叠在他人中处。

    棠宁:“……”

    天啊!

    她赶紧跑过去把儿子抱起来:“你想闷死他吗?”

    嘤嘤怪生气地拍拍蒋林野的脸:“嘤!”

    身上重量陡然减轻,蒋林野靠在门上,两眼紧闭,眉头微微皱着,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这么大的动静,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棠宁不知怎么,心里突然浮现出点儿愧疚。

    即使他生病的事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这个叔叔很可怜的,你不要欺负他了。”她把小猫咪抱在怀里教育,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干脆很认真地道,“他和你一样,没有蛋蛋。”

    嘤嘤怪:“……?”

    嘤嘤怪愣愣地看看她,又转头看看倒在地上的男人,突然露出怀疑喵生的表情。

    棠宁对它的反应很满意:“乖一点呀,等妈妈处理好他,就回来找你玩。”

    她一边说,一边动作轻缓地将它放回猫窝,很仔细地给窝调好温度,又拍拍脑袋,挠挠下巴。

    门口太冷了,穿堂风呼呼的。

    蒋林野没有力气睁眼,但他意识尚存,听见了棠宁说的话,也依稀看见,她在非常温柔地照顾一只小猫咪。

    所以他想,她应该也会像照顾小猫一样,温柔地照顾自己吧……

    可是下一秒,他就看到,小狐狸跑到他面前,犹豫着问:“你还能自己走吗?”

    逆着光,她的眼睛又大又亮,黑白分明,玻璃珠子似的。

    蒋林野心动得要命,唇角烧得起皮,虚弱地摇头,连话都说不出来。

    “好吧,那没办法了。”棠宁捋开袖子,紧张之余,又有点说不清楚的小兴奋,“我搬不动你,那就只能把你拖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