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狐狸(第1/2页)
    ()    棠总默了默, 慢慢拿起自己面前的文件, 竖起来立在左半边脸旁边,挡住蒋林野的视线。

    简薇低声:“棠总?”

    “棠总昨晚喝多了酒吹了冷风,左半边脸有点面瘫, 不能见光。”棠宁表情诚恳, 波澜不惊, “问题不大,你们继续。”

    蒋林野眼底浮起星星点点的笑意。

    会议被短暂地打断了一下,进程仍然如常继续。

    这一年快结束了, 年底只剩最后一个大的项目, 其他工作都显得有些繁琐。

    但最后这个项目也没多少需要棠宁插手的东西, 跟养老院的合作是她失忆前之前签的,需要商讨的事宜早就在初期和中期就结束了。

    她撑着下巴听几位经理讨论最后一个阶段的项目落实,只有一个疑问:“这项目是不是还有一个负责人?为什么我的文件上这一栏是空白的?”

    她话音落下, 整个会议室里短暂地静了一瞬。

    不知道是不是棠宁的错觉,她觉得自己说完那句话后,大家看她的眼神好像都变得有些古怪。

    说错话了?

    她正想开口挽救, 简薇低声:“棠总,那个是……”

    “另一位负责人是我。”蒋林野清咳一声, 用低沉的声音打断她,“养老院的项目是棠氏在做, 换句话说,我是你这次的合作方。”

    棠宁默了默,放下文件, 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这份项目书写得这么简略?”

    几位经理不知道她失忆的事,看到两个人窃窃私语,不约而同地开始挠头看地,移开目光望别的地方。

    蒋林野知道她一来嫌麻烦,二来不想看到他的名字。反正那份项目书是她自己留着看的,所以只记了重点。

    但他当然不可能这么说,压低声音,很认真地向她解释:“你一直这样,所有与我有关的事,都牢牢记在心里,从不用纸笔。”

    妈的——

    几个经理在心里大声逼逼。

    好想把耳朵堵上啊。

    为什么要坐在办公室里吃这种陈年狗粮。

    棠宁:“……”

    她默了默,面无表情地重新竖起文件,挡住脸:“好了,进行下一个环节,圣诞节和年会的事需要现在定吗?”

    “不急着现在定。”一位经理说,“我们按照往年的预算,做了几份圣诞节和年会的策划。您只要做个最终决定,然后给我们留足准备时间就行了。”

    棠宁对这种策划一大群人吃喝玩乐的事情其实不怎么在行,想了想,点头道:“那等等吧,我本周之内给你们答复。”

    结束会议最后一个环节,经理们鱼贯而出各归其位,棠宁迫不及待地冲到窗前,打开窗户透气。

    每周一的晨会都会开一整个早上,室内太温暖了,她听大家做一周总结,总是昏昏欲睡。

    会议室视野很好,推开玻璃窗,抬头就能看到大片果冻般蔚蓝色的天。

    今天天气不错,太阳很好,只不过冬天的阳光也是冷的,风里带着干燥的凉气,和遥远的冬樱花香。

    棠宁小动物似的耸耸鼻子,眯起眼,浮起打喷嚏的冲动。

    下一秒,眼前突然探出一条手臂。男人的手从身后伸过来,挡在她面前:“窗户不要开这么大。”

    他一边说着,一边阖上三分之二。

    棠宁用力耸耸鼻子,这个喷嚏还是没打出来。

    她有点不爽,蹭地转过来:“你不是从不来开会吗?为什么今天早上突然过来了?”

    蒋林野声音清淡,简明扼要:“这个项目会很赚钱。”

    喔,也对,他是来工作的。

    “这样。”棠宁反应过来,立刻觉得可以理解前夫这种行为。尽管离婚了,他们还是有很多藕断丝连的项目联系,这是以前留下的余孽,可以慢慢清除。

    她不着急。

    然而在蒋林野的视角里,完不是这么回事。

    小狐狸好像有点委屈,她微微垂着眼,半张脸埋在黑色的口罩里,眼尾有些红,不确定是过敏导致的,还是背地里偷偷哭过。

    他眉头微蹙,思索片刻,低声问:“你在怪我?”

    棠宁蒙了:“啊?”

    “我的工作重心在棠氏。”他实在是太忙了,“所以以往,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都不会过来。”

    不是……棠宁不明白,干吗跟她解释这个?

    但她也懒得问,还是很有风度地点点头:“喔。”

    简薇在门口等她,她没打算跟前夫聊太久:“那项目的事情再说吧,应该不会有什么别的问题了……对了,谢谢你帮我解决傅采采。”

    虽然对方也没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但就是挺让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