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顺口溜(第1/3页)
    ()    冬日里难得见到晴天, 日光明亮, 太阳升得很高。

    夏方觉站在车前,车门没有关,副驾驶上放着两盆兰花。大衣放在车里, 他只穿了件浅灰色的毛衣, 整个人轮廓柔软, 长腿笔直,气场凛冽干净,又不显出压迫感, 像十七八岁坐在窗前认真读书的少年。

    快到中午了, 有员工陆陆续续地出门吃午饭, 经过这辆奥迪,红着脸小声逼逼这是哪家的美少年又放出来为祸人间——

    夏方觉恍如未觉,手机微微震动, 他低头看屏幕。

    短信发件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他微怔半秒便认出对方。回国之后他没跟蒋林野联系过,不知道他是怎么拿到了他的手机号。

    但夏方觉无意深究。

    旧情敌实在太可笑了, 他在回复栏里打了一句“离婚离出幻觉了?我看你是在想屁吃”,想想, 又删掉。

    “不要像小学鸡一样。”夏方觉小声自言自语着,打通简薇的电话, 声线一如既往清润低沉,“您好?”

    简薇秒接:“您好,夏教授。”

    “棠宁在楼上吗?”夏方觉问, “我给她发消息,她没有回。”

    “棠总在楼顶呢,好像没有带手机。”简薇说,“您找她有什么事吗?我帮您转达吧。”

    “没事,送两盆花。”夏方觉低笑,“你让她别动了,我上去吧。”

    简薇:“好,我会向棠总转达。”

    挂断电话,夏方觉将车钥匙扔给保安,自己抱着两盆花上楼。

    他以前没少用tj的产品,却是第一次来tj的公司。没想到保安很热情,前台小姐姐也很热情,一听他说要去找总裁,立刻帮忙打电话确认预约,然后诚挚邀请他乘坐总裁电梯上楼。

    是个很好的公司。

    夏方觉语气和煦地向她们道谢,抱着两盆花走进电梯,愉悦地在心里想。

    ——像他们的老板一样好。

    但这种愉悦的心情很快就被冲散了。

    电梯在二十多层总裁办停靠,门打开的瞬间,他抬起头。

    猝不及防地,与一个头上顶着巨大黑暗物质的男人四目相对。

    蒋林野:“……”

    夏方觉:“……”

    夏方觉一言不发,无意识地往对角线的方向挪了挪。蒋林野也从不自讨没趣,一进门就自觉地站在对角线另一个点上。

    两个人王不见王,互相不看对方。

    轿厢里沉默半秒,夏方觉又有消息进来。他一低头就看见自己的手机短信,忍了忍,没忍住:“蒋总这就亲完了?不是还不到两个小时?”

    蒋林野冷笑:“我们接吻都是存档的,一次亲不完,留着下次亲。”

    “接个吻还要存档,一亲能亲两小时。”夏方觉重复他说过的话,若有所思地低笑,“蒋总别的地方是不是不行?”

    蒋林野火气蹭地上来了:“怎么,你想试试?”

    蒋总行不行,棠总最清楚了。

    但他不可能在这种语境里提棠宁,白白让老情敌占便宜。

    果不其然,他话音一落,夏方觉周身神仙似的清淡气场都散去一半。

    他对他有敌意,但是没关系,蒋林野对他也有。

    所以他毫不畏惧地对视了回去。

    空气里噼里啪啦地过电,蒋林野嗤笑:“公务员抢人老婆,你小心我去纪委投诉你。”

    “别人不知道,你以为我查不到?”夏方觉唇角微勾,“婚都离了,放棠宁一条生路吧。”

    “前夫前妻也是夫妻,谁告诉你我们不会复婚?”

    “你是年轻人吗,怎么大白天就做梦?但凡你有点底线有点道德感,五年前没有乘人之危,棠宁都不可能嫁给你。”

    “不嫁给我,她的生活只会比现在更糟糕。”提起这个,蒋林野表情变得不太好看,一想到余明远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少在那儿叨逼叨了,站在道德的高地上不嫌冷吗?你想了那么多种可能性,把星球的n种运行轨迹都推演完了,就从没有试图推演过,五年前你留在国外,棠宁可能会遭遇的n种不幸?”

    夏方觉微微一怔,很快反应过来:“我觉得她嫁给你就挺不幸的。”

    蒋林野冷笑,电梯“叮咚”一声,抵达顶层。

    电梯外是巨大的玻璃花房,日光透过穹顶洒下来,繁盛的阳光接连涌入。

    他脚步微滞,自嘲道:“是很不幸。”

    微顿,又轻声补充:“可我这么爱她。”

    爱到一叶障目,不管不顾,无论彼此有没有互相成为对方的不幸,都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那么——

    蒋林野垂下眼,忍不住想,他又做错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