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毕业照(第1/3页)
    ()    棠宁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眼睛睁得很圆, 像一只有些懵懂的毛茸茸小动物。

    老实说她不是很明白, 为什么她跟小蒋吵了一架,这家伙反而乖了。

    ……欠骂吗。

    见她一脸警惕,蒋林野有些失笑, 低声问:“你这几天过敏好点了吗?”

    脸上的小红点都不见了。

    “好很多了。”他突然温柔下来, 棠宁一下子有点不习惯, 自己抱着尾巴,把炸起来的狐狸毛撸顺,“没怎么吃药, 它自己下去了。”

    夏方觉后来也给她送过来历不明的药膏, 但那时候她脸上的症状已经减轻很多, 就没有再用。

    蒋林野“嗯”了一声,声音清淡:“你下次可以去中医院看看,我把之前那个大夫的联系方式给你。”

    停顿一下, 他说:“就算不用我的药,你也可以让他再给你配一支。”

    棠宁点点头,又听他强调:“我管不住你, 但是辣椒和海鲜,你真的要少吃一些。”

    棠宁:“……”

    感觉有点奇怪。

    他好像一个操心的老父亲, 在无奈地教训不听话的女儿。

    说话间,陈良骏将车停在主建筑前。

    与其说是养老院, “长青”更像一个老年人疗养园区。棠宁之前没来过这个地方,地图上不太能看出来,进来才发现里面大得惊人, 依山傍水,青山环抱,一路行来花团锦簇,好像行走在春天。

    “长青”来接洽蒋林野的主管姓杨,西装革履、细边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上来就殷切地道:“蒋总好,夫人好。”

    棠宁没见过这人,事实上棠氏公司内部现在所有的人她几乎都不认识,在这方面,前夫说得也没错,棠氏内部太复杂了,还给她她也干不了什么事。

    但棠宁还是正色道:“叫我棠总。”

    蒋林野意味不明地斜眼看她一眼,小杨恭敬道:“好的棠总。”

    他带他们去参观“长青”内部。

    棠宁之前没有来过,这位小杨先生很照顾夫人的情绪,介绍得格外仔细。

    蒋林野一直跟在棠宁身边没怎么说话,她像一只被放出笼的鸟,看到什么都新鲜得不行:“你们这儿这么大的地方,会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一到周末逢年过节,就有志愿者来看望老人?”

    “我们跟那种养老院,不太一样的。”小杨趁机偷瞄一下蒋林野的脸色,见老板没有表露出不耐,便也耐心地解释道,“我们的目标人群是更高端一些的客户,他们大多社会地位很高,图清净才来住养老院。所以我们会有义工,但不会有志愿者。”

    这几个tip棠宁有印象,她在项目书上读到过。

    “长青”的定位其实很清晰,因为针对有钱人,所以入住费用高得吓人。但相应的设施也更完善,园区内一半设施是自动化的,老人家可以携宠物入住,住得久了甚至可以免费获取临终关怀服务。

    可一圈走下来,棠宁还是有点小惆怅:“虽然这里什么都有了,但住着不会很无聊吗?”

    小杨张了张嘴,正想解释,蒋林野突然意味不明地低笑了一声:“你忘记我当时怎么跟余明远说的?”

    棠宁:“……”

    你说的不会是那个蹦迪喜丧一条龙服务吧。

    “对,没错,就是那个。”看穿她的想法,蒋林野勾唇笑,“坟头蹦迪的业务我没有,但蹦迪的迪厅,我真的在园区内设计了一个。”

    棠宁:“……”

    棠宁欲言又止,心情一言难尽:“这里入住的人,平均年龄都快八十了。多少人三高,他们心脏病高血压蹦犯了怎么办……?”

    蒋林野似笑非笑,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小杨也半天没有说话,她微怔,突然懊恼地反应过来:“你又骗我!”

    “没。”蒋林野赶紧澄清,“迪厅确实有,但使用率应该不高,也未必真的拿来蹦。”

    “那你刚刚笑什么。”

    笑你可爱啊。

    蒋林野这句话跑到嘴边,没说出来。

    他想了想,很认真地说:“想到自己又要赚一大笔钱,高兴。”

    棠宁:“……”

    开发阶段结束之后,“长青”只邀请了一些相熟的土豪叔叔阿姨来做体验,现在还没完对外开放,有一半园区是空着的。

    蒋林野和棠宁这次过来,除了验收已经开放的那一半园区的内测结果,还有很多类似于“另一半什么时候开放”“什么时候能对外推广”“带入园区养的宠物有没有细化规定”等等等等一系列琐碎的问题要处理。

    所以吃完午餐,一票人又坐在一起开了个会。

    棠宁中午吃得太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