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闹别扭【已替换,看作话】(第1/4页)
    ()    棠宁站在花前发了会儿呆。

    半晌, 还是那位美人奶奶的抱怨声将她注意力拉回来:“已经拍了几十年啦还拍不好, 你拿的那是相机还是锁头啊?”

    棠宁回过神,见美人奶奶已经走过站到了老爷爷身旁,低头看他的相机, 一副很不满意的样子。

    老爷爷不服气:“我已经很努力了, 实在不行你换个老伴帮你拍吧。”

    美人奶奶:“?”

    美人奶奶:“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棠宁忍不住, 笑起来。

    年轻的时候她也想过自己老了会是什么样子,可中间失去五年记忆之后,一觉醒来就站在了最不可思议的人身边。

    这样想想又有点小惆怅。

    她怎么就成了一个离异妇女呢。

    棠宁望着花丛发呆, 不知道站了多久, 那对老夫妻在花园内走走停停地散步, 偶尔停下来拍几张照片。

    风声很和缓,脑袋后面突然传来一道清淡的询问声:“你也想拍吗?”

    小狐狸回过头,看到姗姗来迟的前夫。

    棠宁眨眨眼:“你事情都处理完了?”

    “嗯。”蒋林野点头, “要拍照吗?”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想拍。”

    女孩子从十八岁到八十岁都对男生的拍照技术不满意,男生从十八岁到八十岁都不可能拍出好看的图片。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蒋林野点点头,不怎么在意, 也不再纠缠:“那我们走吧。”

    棠宁很长时间没有出来玩,今天吵架也吵赢了, 心情很不错。

    一边踢路上的石子,一边若有所思:“我今天好像也没做什么事, 你会不会觉得我失忆之后变蠢了?”

    岂止失忆后,失忆前也很蠢。

    这是一道送分题,蒋林野嘴角微动, 扯开话题:“以前开会,你很少提前离席。”

    不止不会提前走,还很爱在开会时跟他battle。

    蒋林野也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粉钻.avi之后他就开始走死亡婚姻剧本,棠宁倔得像头驴,但凡两个人在方案上有意见不合的地方,她一定寸步不让。

    硝烟几次三番从公司一路燃到回家,他后来干脆尽可能避免跟tj合作,不是不想看见她,而是吵架真的太累了。

    慢慢地,他也开始分不清事情的引子到底是什么,他们的矛盾究竟是事件,还是两个人本身。

    见蒋林野沉默,棠宁以为他对自己有意见,正想开口,又听他低声道:“不过后半场也没什么重要的事,跟数字有关的事情你一直不怎么喜欢,不在也没关系。”

    狐狸毛瞬间被安抚下来,棠宁突然想到什么,有些好奇:“我记得高中时,你物理和数学成绩很好?”

    “嗯。”她竟然还记得这个,可喜可贺。

    “当时还参加过数竞?”

    “嗯。”

    “甚至把夏方觉也battle下去了?”

    “……”

    蒋林野不想听见老情敌的名字,停顿一下,有些勉强地应道:“嗯。”

    “那你为什么没有去做研究?”棠宁不明白,“赚钱和被记入教科书,明显后者听起来更牛逼啊。”

    “……”

    蒋林野身形微顿,表情变得古怪又一言难尽。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问题本身就有点儿何不食肉糜的味道,他忍不住想,且不论两个月前没有失忆的棠宁会不会问出这种脑残问题,但搁在那时候,他一定会怼她,让她看看这个社会的赤橙黄绿紫。

    “因为……”蒋林野张张嘴,对上小狐狸亮晶晶的眼睛,骂她的腹稿打了三千字,最后只剩一句声音低沉的:“棠宁,我快二十六岁了,这一生走到现在,我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不是自己做的。”

    棠宁安静地看着他。

    蒋林野也很久没被她这么专注地看着,她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听自己说话,无论什么内容。

    “不止是我,每一个人在人生岔路口做出的选择,都受限于他的家庭、父母、生长环境,以及他自己的眼界。所以我从不后悔我选过的任何一个选项,也没觉得我做错任何一件事。”蒋林野与她对视,语气很平静,“如果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悲剧,那造成这个悲剧的源头,一定不是那个人自己。”

    棠宁眨眨眼,被他说得有点蒙。

    总觉得他好像引申到别的事情上去了……

    可他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她隐隐约约有感觉,又无法完触碰到。

    “扯远了。”下一秒,蒋林野自己把话茬拉回来,“你晚上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