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闹别扭【已替换,看作话】(第2/4页)
什么?”

    棠宁的注意力瞬间被拉回来,又兴奋起来:“我想吃红……”

    蒋林野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盯住她。

    棠宁的“红油小火锅”硬生生卡在嗓子眼:“红……烘焙的那种小蛋糕也可以,我不是很饿,打算自己回家做。”

    蒋林野眉峰微聚,一下子想不到别的理由叫她留下来吃晚饭。红油小火锅也许能诱惑到她,但想都不要想,这辈子都不可能。

    “那个……”他正一言不发地沉思,棠宁突然扯住他,小动物似的到处嗅嗅,“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蒋林野不解:“什么?”

    两个人已经走出了菊园,这个方向是朝着老人们居住区去的,空气中馥郁的花香气息被远远地抛到脑后。

    棠宁皱皱眉头,一边耸鼻子,一边环顾四周:“总觉得这味道像是……”

    蒋林野听她这么说,不由得停住脚步,若有所觉,抬起头。

    二楼的房间是封闭的,对着道路的这一边是公寓厨房,映着明亮的天光,隐隐能看到闪动的火光。

    棠宁突然反应过来,一把甩开前夫,百米冲刺往前跑。

    “你们不要进去!”

    两个老人刚刚指纹打完卡,正想拉门往里走,突然听到背后传来清亮的喊声。两人齐齐回过头,看到一个气喘吁吁冲着他们狂奔而来的年轻女生:“那个里面……”

    棠宁话没说完。

    耳边猝然传来爆裂声,几乎同一时刻,她被一股大力从身后拉住,整个人趔趄着,被人用力按进胸口。

    天塌地陷,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棠宁撞在蒋林野胸口上,脑袋短暂地嗡了一声,旋即立刻反应过来,他把自己的外套罩在了她脑袋上。她嗅到铺天盖地的男人的气息,是她最熟悉的零陵香豆。

    厨房内部爆炸,大块玻璃从二楼半空掉下来,砸到什么东西上。短暂地停顿,然后噼里啪啦地在地面上碎裂。

    棠宁紧张地揪住蒋林野的针织衫,她看不见外面,只听到一声克制的闷哼。

    她微微发怔,没有来由地,想起很久之前。

    有点类似的场景,考试之前,两个人一起去旧教室打扫卫生,书柜上金属教具没有放稳,棠宁不小心撞到书柜,就直直朝着她砸下来。

    但最终也是蒋林野冲过来拉住她,替她挨了那一下。

    她急匆匆地带他去医院,担心这道伤会影响他的肩胛。

    明明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却还要被她委屈巴巴地小声指责:“你物理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算个角度把我拉开……那样的话,既不会砸到你,也不会砸到我了。”

    医院里人来人往,夕阳照在墙壁上,连他清隽的侧脸都被染上暖光。

    十七岁的少年靠着墙壁,沉默片刻,有些无奈地低声道:“怎么来得及算角度。”

    他转过来,声音很轻地说:“我怕拉不开你。”

    ***

    医院里灯火通明。

    蒋林野被玻璃砸到,受伤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好在秋冬时节他穿的衣服也厚,伤口都集中在裸.露的部位,主要是后颈和后脑勺。

    很多碎玻璃扎进去,两个医生帮他剃光后面的头发,用小镊子取了三个多小时才处理完。

    “就……就是。”棠宁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举着手机隔空比划,“脑干那个部位吧……”

    “少来了,你知道脑干在哪吗。”盛星来习惯性吐槽,“怎样,你前夫有没有被砸得半身不遂?”

    “……一块玻璃而已,要砸得多精准才能半身不遂。”

    “那你心疼什么。”

    棠宁瞬间炸毛:“我什么时候心疼了!”

    “哦,那你再重复一遍刚刚给我打电话,最开始说的那句话?”

    “……”棠宁小声哼,“我就是让你帮我照顾一下嘤嘤怪。”

    “连儿子都不要了,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棠宁默了默,突然觉得在某些时刻,她这个毒舌的闺蜜,简直比蒋林野还能叨叨。

    “你帮不帮忙,不帮拉倒,我找别人。”

    虽说家里的喂食器几乎都是自动化的,就算棠宁出差一周不在家,嘤嘤怪自己一只猫,也有吃有喝有零食,能像过去每一天一样潇洒。

    但她还是不太放心,想找个人帮她看着点儿子。

    “哎别别。”盛星来逼逼够了,赶紧道,“我这不是没吃过爱情的苦,皮痒痒嘛。”

    “你少立这种flag,说不定明天就有人替天行道。”棠宁说完,又觉得不对,“等等,你有完没完,哪来的爱情。”

    盛星来撑着下巴,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小姑娘,嘴硬会被拖出去太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