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拆房子(第1/3页)
    ()    死寂。

    楼梯间陷入一片死寂。

    没等夏方觉说完最后一句话, 蒋林野已经一手拽住棠宁, 以一种宣告占有的姿态,挡在了她的身前。

    棠宁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察觉到他手背上暴突的青筋, 和起伏不定的胸口。

    她觉得夏方觉再多说一句, 蒋林野就要冲上去揍他了。

    棠宁被他拽着, 同样想将他往后拖,想劝他不要太冲动,别动不动摆出一副要杀人的架势。

    所以她犹豫一瞬, 谨慎地探出了脑袋:“夏方觉, 你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夏方觉并不掩饰:“圣诞节之前。”

    微顿, 他温声解释:“其实我买房子时就买好家具了,只是一直在开窗散甲醛。前几天刚刚搬进来,还没来得及请朋友来家里做客, 贺乔迁之喜。”

    蒋林野气息不稳,下一秒,又见老情敌抬起头, 风轻云淡地说:“等我忙完手上这阵子,请蒋先生也一定要赏脸, 来我家里做客。”

    棠宁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她对眼前的一切都感到窒息。

    夏方觉刚回国时就说要换一套离学校近的房子, 也向她表达过“觉得明郡公馆不错”的意思,可她千算万算,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直接搬到了她家对面。

    暗示性地拽拽黑魔王的手, 棠宁想跟他解释一下,自己不知道班长会搬到家对面来住。

    可蒋林野好像根本也不是很在意。

    他并不打算质问棠宁,夏方觉缠着她,是夏方觉的问题,跟她没有关系。

    微微闭眼深呼吸,蒋林野沉声:“夏方觉,你知道像你这样动用关系查别人私宅住址,我是可以告你的吗?请你离我妻子远一点。”

    夏方觉靠在门上,闲闲地抱着手,有恃无恐地笑着看他:“蒋先生,请允许我纠正一下,不是妻子,是前妻。你们已经离婚有一阵子了吧?我看缠着小棠的人是你才对。”

    停顿一下,他又挑衅似的补充:“何况,我也没有查小棠的住址。蒋先生谨言慎行,希望你以后能确认过事实之再下定论。”

    如果他没有查,那只能是棠宁自己告诉他的。

    蒋林野无意识地紧了紧裹在手掌里的棠宁的五指,心里有些无力,旋即又放松。

    他转过来,抿唇:“宁宁,先回去休息吧。”

    时间实在是不早,再纠缠下去天都要亮了。

    两个人没有打起来,棠宁左右看看,觉得暂时也只能这样:“那我不送你了……你自己下楼小心一点。”

    夏方觉没有关门,仍然默不作声地靠在门框上看着两个人。

    蒋林野站在电梯旁,身影颀长,一言不发。几步路的距离,身上散发出浓重的杀气,脑袋上方几乎顶着化形的大字“老子不好惹”。

    他心里不知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他想起高中时的蒋林野,明明里面是黑的,非要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在棠宁面前装得跟五讲四美的三好少年似的,转头就把他掀翻在篮球场里。

    什么都想要。

    哪有这种好事。

    他正盯着情敌沉思,下一秒,棠宁突然转过来,轻声叫他:“夏方觉。”

    他立刻垂眼:“嗯?”

    棠宁思索片刻,目光清凌凌的:“我的确离婚了,法律的意义上来讲,可以跟任何人自由恋爱……但是我、我其实希望你不要追我。”

    尽管已经有过上一次的对话,夏方觉仍然为她表现出拒绝的态度而心里发闷。

    他尽量保持语气平静:“为什么?”

    棠宁这次很果断,一点都没有犹豫:“我不喜欢你。”

    “感情可以培养,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蒋林野刚打算进电梯,突然听到这句话。

    他顿住脚步,立刻退出电梯,转头看自己可爱的前妻。

    两道目光聚集在她身上,棠宁纠结半天,艰难地憋出一句:“我喜欢毛茸茸的……”

    两个男人不约而同地沉默半秒,知道她说的应该不是人类。

    在噬元兽面前,人类男性一败涂地。

    趁着两人双双陷入沉默,棠宁飞快地向他们道别,掏出钥匙打开门,扛上独角兽就想溜。

    然而她刚刚蹿进客厅,正想关门,前夫眼疾手快一只手挡住门,硬生生地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耳畔风声骤急,接着是“嘭”地一声。

    疾风刮过走廊,房门在面前重重阖上。

    棠宁:“……”

    她沉默半秒,心如死灰地抬头看蒋林野:“我就不该让你上楼,对不对?”

    前夫靠在门上思索半晌,好像没往那方面想。他停顿一下,以一种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