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不太好(第1/3页)
    ()    千岛国际的外卖在半小时后送到。

    棠宁陪着嘤嘤怪又玩了一会儿, 再给盛星来打电话, 那头就一直显示占线。

    联系小闺蜜跟时川重逢之后这几天的异常举动,她有些不放心,吃完午饭, 打包两份下午茶, 驱车前往星川宠物医院。

    圣诞节后北城彻底入了冬, 天空阴霾,凉风凛冽。

    车上暖气充足,棠宁撑着下巴发了会儿呆, 问简薇:“你现在还跟蒋林野有联系吗?”

    简薇赶紧跟无情的蒋总撇清关系:“没有了棠总, 我早就不做双面间谍了。”

    棠宁:“……你也知道你在做双面间谍。”

    不过这样一来, 她就也同样没办法从简薇口中得知蒋林野的去向了。

    沉吟半晌,怎么想都觉得不妥,她干脆打电话给千岛国际, 往玫瑰半里送了一份一模一样的午饭。

    半小时后,简薇开车抵达星川宠物。

    这些年宠物医院效益不算好,但棠宁觉得, 星川宠物应该没有被包括在内。哪怕工作日,这里依旧人满为患。

    而唯一的女老板最近为情所困, 只做决策不管事,每天都在撑着下巴, 惆怅地进行复读机般的叹息:“你说时川为什么这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呢……”

    棠宁将下午茶的小点心放在她面前,取下围巾坐下来:“我路上打你电话,你怎么一直占线?”

    盛星来皱皱眉, 看眼手机,有些烦躁:“有个神经病最近天天给我打电话,我已经拖黑她三个号了还不够,简直是个疯子。”

    “这算骚扰了吧,怎么不报警?”棠宁好笑,“你不是每天都在疯狂找理由去见时川?这不就是从天而降的理由?”

    “我是想找他,但我不想用这种屁事给他添堵啊……他已经够忙了。”盛星来揪揪头发,像是不想再谈下去,主动转移话题,“你跟蒋林野的圣诞节,是怎么过的?”

    “就……”棠宁回忆了一下,一时间有些语塞。前一晚除了吃,她竟然想不到别的事,“吃吃喝喝,做寻常普通人做的事。”

    盛星来酸溜溜:“真羡慕你们,我也想跟叔叔做寻常人普通爱做的事。”

    棠宁:“……”

    棠宁想把她脑子里的有色废料拿出来倒一倒:“我们说的‘寻常事’,似乎不是同一件‘寻常事’?”

    盛星来没有接茬,像一只沮丧的小浣熊,不开心地瘫在桌子上。半晌,小声地哼哼唧唧:“几年不见,他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

    这件事棠宁给不了她安慰,因为同样的问题,她也很想问一问蒋林野。

    可离婚之后,蒋林野在她面前出现的频率陡然暴增。她除了不习惯,感觉又有些微妙。

    不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

    有几次隐隐约约以为她猜到了原因,可一旦企图找当事人确认,又会得到奇奇怪怪的回复——以证明自己只是自作多情。

    两个人面面相觑,对着一堆食物沉默半晌,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成年人的叹气声:“唉——”

    “真是惨。”盛星来悲伤地捻起一枚闪电泡芙,“我们应该改名叫‘柳暗花明又柳岸’姐妹花。”

    棠宁默了默,正想反驳她,办公室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门被人用力踹开,冷风传堂而过:“盛星来呢!给我滚出来!”

    棠宁微怔,下意识打电话叫安保:“宠物医院也会有医闹?”

    盛星来皱皱眉,还没回复她,一转头,就看到气势汹汹冲进来的女人。

    个子不高,穿小风衣,皮肤很白,身材是不太健康的瘦。尽管戴着口罩也化了妆,仍然挡不住憔悴的神色和眼睛下方明显的眼袋。

    她刚刚在办公室内站定,身后跟着冲过来两个面色为难、气喘吁吁的护士小姐姐:“对、对不起盛院长,我们没能拦住她……”

    棠宁几乎是立刻认出了来人。

    盛星来显然也是。

    微微眯眼,她叫两个护士小姐姐先回去工作,转而看这个戴着口罩的瘦小女人:“傅采采?”

    “怎样?”傅采采转过来,寸步不让地跟她对视,眼睛里布满血丝,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可盛星来完没被她的气势吓到,只觉得匪夷所思:“这几天一直给我打电话的人就是你?你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有病的到底是谁?”傅采采尖锐地讥笑,“我跟你们前台说过很多遍,也给你发过很多封邮件,没有一个人回复我。有问题的明明是你们的服务态度!再不把我的猫还给我,当心我去投诉你们!”

    盛星来疲惫地揉揉山根,记忆被她唤醒。

    这事儿都过去不知道几个月了,她以为早就结束了。

    “付小姐,既然你还记得你联系我们前台、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