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安全感(第1/3页)
    ()    上山的路有两条, 其中一条似乎有工作室在进行室外拍摄, 被工作人员阻断了。

    棠宁和时川盛星来从另一条路爬上去,山中空气清新,连她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盛星来像一个春游的小学生, 一路上嘴叭叭地不见停, 棠宁慢他们两步, 拿着手机在后面咯咯偷笑。

    时川不怎么搭理盛星来,她以为小闺蜜在嘲笑她:“喂,你笑什么?”

    “嗯?”棠宁很总裁地发出个鼻音, 抬起头, 笑着解释, “我们公司有个员工群,昨天进来一个新人,也不知道是谁, 太蠢了,竟然在群里问,跟现女友约会, 被前女友看到了怎么办。”

    盛星来感到新鲜:“你们还有员工群?”

    “嗯……算是吧。”其实是个彩虹屁群,“不算很官方, 感觉是一群高层建着玩儿的,我用小号加的群, 平时也很少说话。”

    盛星来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扯扯时川:“叔叔, 我问你个问题。”

    时川转过来看她一眼:“嗯?”

    “如果你有一千块钱,前女友找你借两百,现女友找你借四百,你还剩多少?”

    这问题最近在微博很火,用以测试男朋友的求生欲。棠宁也看到过,男孩子们的答案千奇百怪,她看到过最绝的一个是“只剩二十了啊宝贝,我给你九百八,自己剩二十块钱买个搓衣板,反思一下怎么还跟前女友有联系”。

    时川想了一下,看盛星来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剩一千。”

    盛星来:“……”

    她无言片刻,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吐槽:“这么无情的吗,前女友现女友都不借?”

    时川移开目光,声音清淡:“我没有前女友,也没有现女友。”

    微顿,他又带点儿怨念似的,低声强调:“有过一个把我睡完就跑了的,我们没有确立关系。”

    阳光一寸一寸地筛落,盛星来睁圆眼睛,在原地愣了几秒。

    旋即立马像是反应过来什么,飞快地跑过去:“现……现在确立关系还来得及吗!我……我不是故意睡完就跑的!”

    山林之中绿意繁盛,阳光从树木摇曳的枝头滑落,有风从指间吹过。

    棠宁觉得,整个山头都回荡着这只浣熊的喊声:

    “叔叔,你走慢点,回头看我一眼……”

    “川川,我们再来一次行吗……tut”

    “时川!你到底行不行啊!”

    ***

    三个人在半小时后抵达山顶。

    山上住着几户人家,时川带着两人推开一户小院的门。棠宁不太记路,看到这个绿意环绕的院落才发觉这地方很隐蔽,刚走到门口,就能遥遥听见狗的叫声。

    而且不是一两条。

    她感觉应该是……一群。

    “这里之前养了二十二条狗,现在还剩十三条。”仿佛看出她的疑问,时川主动解释,“有几条前几年去世了。”

    棠宁点点头,立马又浮现新的疑问:“可我记得,退役警犬都是送回原基地养老的?”

    “嗯。”时川不否认,后半句一笔带过,“但原基地的养老环境也很一般,前几年还开放过市民领养,但因为……”

    他停顿一下,“因为退役犬身上伤病太多了,发生过被退回来的事。所以最后几个训导员商量一下,还是决定自己养。”

    盛星来还在为刚刚一千块钱的事情耿耿于怀,小浣熊气鼓鼓地不想说话,棠宁一边撸她的毛,一边跟着时川进小院。

    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尽管建在山顶,但院落内场地非常宽阔。退役犬退休后仍然需要保持训练,模拟之前的工作环境,所以时川和那位老训导员还在活动范围内,布置了一模一样的训练装置。

    院子里没人,时川猜测老训导员应该在屋里。

    盛星来一直哼哼唧唧的,他干脆饶过她,嘱咐棠宁:“我去跟老唐打个招呼,你们在这儿等给我一下好吗?”

    棠宁目光在院子里绕一圈,现在不是活动时间,每条狗都被关在巨大的狗舍里,她觉得没问题:“好,你去。”

    时川颔首离开,棠宁转身看到院子里一棵树上挂满木质小牌,用红线拴着,在风中微微晃动。她没有凑近,隔空数了数,刚好是九个。

    她眨眨眼,心情有点复杂,突然很想去看看剩下这几条狗。可还没靠近狗舍,里面就传出冲天的叫声。

    盛星来小心翼翼,从她身后探出一颗头:“哇,这狗好凶。”

    棠宁失笑:“你不是宠物医生吗,怕狗?”

    “我是宠物医生,又不是烈犬医生。”盛星来哼,“我只能驯养那种可爱的,毛茸茸的,乖巧可人的小动物。”

    棠宁心里也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