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草莓味【二合一】(第1/5页)
    ()    棠宁微微怔了一会儿, 总算反应过来。

    怎么这人满脑子除了颜色废料就没别的东西了吗?

    她指责他:“蒋林野, 你高中时不是这样的。”

    她攥着芋圆火锅的外卖袋子,一副不打算放手的样子,可言语之中又充满痛心, 仿佛真的很为他的改变而感到难过。

    可爱。

    想舔舔。

    蒋林野觉得, 如果棠宁是一支草莓冰淇淋或者一块乳酪小蛋糕, 他应该把她吃掉无数次了。

    “嗯。”心情突然很好,他坐上车,检查了一下她的安带, 才启动车子, “我以前是什么样?”

    棠宁耸耸鼻子, 一条一条地给他列出来:“高冷,闷骚,对我非常非常坏。”

    竟然连用了两个非常。

    蒋林野后悔了, 不能吃,这么可爱吃掉就没有了,多可惜。

    他虚心求教:“那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现在还是很高, 还是很骚。但是……”棠宁停顿一下,认真地指出, “但是你在对待我的态度上,比过去更坏了。”

    蒋林野:“……”

    蒋林野云淡风轻:“我对你很坏吗?那你把芋圆火锅还给我。”

    “被我摸过就是我的了, 哪有还回去的道理。”狐狸爪爪攥着袋子,不打算放手,“你求求我, 我分一半给你吃。”

    蒋林野心里有些想笑,还没开口,眼睛已经率先出卖他,深处浮起星星点点的笑意。

    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高中时代,那时的棠宁就是个女无赖,继承了老棠总的传世绝学,明明不讲道理,可又让人感觉可爱到窒息。

    那时他常常觉得她在撒娇,她想要什么、想让他帮她什么忙,他也由着她去。可结婚后反而很少了,狐狸还是狐狸,但对待他时总是显得谨慎,多多少少有些拘谨,那同样是他不习惯、也难以应付的相处模式。

    徐徐开车驶进进汽车影院,蒋林野透过后视镜,装作不经意地偷看棠宁。

    她垂着脑袋,还在认真地偷瞄袋子里的芋圆,不知道是在计算甜品的热量,还是在计算冰块化掉的时间。

    做个少女多好。

    ——蒋林野忍不住想。

    一辈子都别恢复记忆最好。

    这会儿太阳还没完落下,庭院内人不算多,稀稀落落地停着几辆车。汽车影院大多是家庭或情侣出游,一般人不会来看这个,社交需求的意义大于一般影院。

    蒋林野挑了个靠中间的位置停下,转过来看她:“估计还得一会儿才会开始放电影,要不要下去走走?”

    这家露天影院建在一个小庭院里,周围花草繁盛,绿意环绕。

    棠宁摇头,比起跟前夫一起散步,她更好奇的是:“另外那个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蒋林野怀疑她已经猜到了,他没有说话,一言不发地将座位调后,窸窸窣窣地把袋子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打开结扣,但并不朝她递出去,等着她自己来看。

    棠宁像一只毫无防备地加速冲向猎人陷阱的小动物,伸着狐狸爪爪去扒拉袋子,扯开外面两层包装,里面都是零食。

    蒋林野垂眼,看到她毛茸茸的发顶。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说,但他总觉得,她在看到那堆薯片布丁盒装爆米花的时候,脑袋上方两只尖尖的狐狸耳朵,愉悦地动了动。

    蒋总一瞬间心情大好,正打算伸出手撸一把,棠宁突然抬起头:“你刚刚吃了火锅。”

    蒋林野挑眉:“所以?”

    “你怎么还能吃得下这么多东西。”

    蒋林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但他觉得棠宁肯定可以:“没关系,吃甜点和零食,用的是另一个胃。”

    他这么主动地给她找台阶,棠宁十分受用,好心地说:“那我把芋圆火锅分你一半。”

    蒋林野失笑:“谢谢老板。”

    外面太冷了,棠宁不想下去。好在冬天的白天很短,日头落得快,夜幕在庭院内拉下时,巨大的露天荧幕慢慢亮起来。

    棠宁抱着爆米花桶回头看,才发现庭院内竟然已经陆陆续续,停满了车。

    “我以为国内不会流行这个。”这是美国六十年代的玩儿法,真正支撑产业的是那时崛起的汽车行业。棠宁小声,“没想到这么多人来看。”

    蒋林野从刚才起就一直在低着头看手机,不知道是在回邮件,还是在回消息。

    眼下听见她哼哼,他也很配合,清淡地“嗯”了一声:“大概都是开不起房的恋人。”

    棠宁:“……”

    棠宁对六十年代的怀旧感一瞬间破碎了。

    “如果汽车影院能像私人影院一样选片,你是不是要选一个午夜颜色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