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摸回来(第1/4页)
    ()    因为傅采采的缘故, 蒋林野和棠宁离婚的事本来今天中午就飘上了热搜, 蒋林野花了点儿功夫,才把它撤下来。

    结果刚下来没多久,就又上去了。

    只不过这一回的话题有些不一样, 不是“蒋林野棠宁离婚”, 而是“蒋林野在追妻”——话题的尾巴上, 挂着一个迷惑而灵性的问号表情。

    可惜蒋总平时更新微博太少,一副高冷到生人勿进的样子,而棠宁的微博是个私人博, 除去更新少之外是猫和猫和猫, 所以大家虽然一直好奇, 但从他们的日常里,也看不出这对夫妻究竟是真恩爱还是逢场作戏。

    直到发生今晚的事。

    大家给棠宁发私信和评论,她都一条也没有回。倒是蒋总的微博评论区里, 每一条猜测“他大概是在追妻”或“说不定他跟棠总关系不算差,给人家一点私人空间”都点了赞。

    于是更多人涌入了他的微博:

    前排恰瓜,好奇这场离婚官司打了多久, 两位离婚后每人各自走了多少亿嘻嘻嘻

    隔壁那个夫妻档创业后离婚的瓜太魔幻了,吃得我上头。蒋总这个看起来是不是温馨点, “离婚后我重新关注了前妻,且只关注了前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艹

    蒋总是不是在追前妻鸭,我很有经验哒,给你讲讲火葬场的追妻法则呀

    离婚了又跑回去哄前妻, 有必要吗略略略

    蒋总去跟徐妹妹百年好合,放过我棠总吧好吗

    ……

    蒋林野默不作声地蹲在屏幕这头窥屏,偷偷删掉那些提徐旻枫的、以及骂他的评论。

    然后亲自下场,给自称很有追妻经验的那条评论,点了个赞。

    这个赞让大家瞬间嗨了。

    纷纷在评论区给他出主意,内容五花八门,一夜之间盖起高楼。

    然而当事人棠宁,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看到这些消息。

    她从影院回家后累得不行,看到日程表上的翌日行程里写着出差,必须养精蓄锐,干脆倒头就睡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天光大亮,简薇提前几个小时发消息提醒她之后的日程,她爬起来吃了点东西,拎着行李先去了趟星川宠物医院。

    盛星来是上午回到市区的,陈良骏今天清晨开车到山上给他们送钥匙,将两个人接了下来。

    “我觉得你前夫那个助理有点傻。”小闺蜜前夜几乎熬了一宿,眼下却不见半点儿困意,一脸认真地向棠宁吐槽,“今天早上他去给我们送钥匙,我跟他打招呼说‘哟陈助理,昨天才摔下山坡,今天就出院了呀’,他竟然一脸茫然地回了我一句‘我什么时候滚下山坡了?’”

    棠宁趴在她的办公桌上,咯咯笑:“没关系,反正你那谎话编得那么假,时川肯定也知道不是真的。”

    停顿一下,她揶揄地问:“进度条打得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提到这个,盛星来恹恹,“他又不可能对我做什么,我……我现在也不敢对他做什么。”

    山上的基地有住处,应付一晚不成问题。

    可盛星来是真有点怕黑,本来时川将两个人安排在了隔壁,就隔一堵墙。可她半夜醒来,周围伸手不见五指,还是觉得不安,大半夜裹着被子跑去敲叔叔的门,问他可不可以申请同屋。

    她愿意打地铺,保证乖乖地什么都不做。

    时川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一言不发地放她进屋了。

    可盛星来从来是不讲信用的人,她不仅没有遵守诺言什么都不做,还把能做的都做了个遍,恨不得在时川面前跳脱衣舞。

    但是……

    小闺蜜苦恼地捧住脸,烦躁地揪头发:“他定力也太好了吧。”

    山上的屋子太小了,就算两个人不同床,同屋也能察觉到对方的呼吸。

    可他从头到尾,从她半夜进屋到天光熹微到东方大白,也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

    盛星来不明白:“那四年前,我是怎么能跟他一度春风的?”

    “这事儿你慢慢想。”棠宁今天没空陪她逼逼,“我今天下午要出差,特地拐道过来就是想问一句,推广的事情你跟他说了吗?”

    “说啦,他没答应但也没拒绝,他说山上的基地是他和另外几个警察一起建的,必须得先问过那几个人的意见,才可以做决定。”

    棠宁点头,掐掐她的脸:“宝贝,我有没有说过,我真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盛星来眨眨大眼睛:“有了爱情的滋润,我最近是不是变美了?”

    “有了爱情的滋润,你现在变得像我离婚前一样愚蠢。”微微一顿,棠宁笑眯眯地补充,“但是可爱。”

    盛星来气得踢她。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回来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