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剥坚果(第1/3页)
    ()    天地俱静, 棠宁微怔, 有一个瞬间,耳边听不到风声。

    只剩自己和他的心跳。

    她很快回过神,还没开口, 盛星来已经大声:“惹。”

    棠宁:“……”

    棠宁摸摸鼻子, 假装若无其事地, 将狐狸爪从他口袋里抽回来:“好啊,那我们一起过去。”

    几个人短暂交谈的空档里,那位老人家和徐旻枫的谈话好像也结束了。

    棠宁不太想跟她打招呼, 可是走到面前, 不可避免地也要停一停。好在蒋林野怕她尴尬, 虚虚挽着她的手臂,先一步开了口。

    男人声音和缓,不疾不徐:“徐老先生, 这是我的夫人。”

    棠宁张张嘴想纠正,下一秒,他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 自己纠正道:“不,应该说, 是已经离婚,但可能很快就能复婚的夫人。”

    棠宁:“……?”

    这么长的前缀, 重点是快要复婚吗?但是,谁说要跟你复婚了?

    可她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拂蒋林野面子,一时间不好回绝, 停顿一下,也只能笑着打招呼:“徐老先生好。”

    圈子里姓徐的、有名有姓的人本就不多,何况这人跟徐旻枫一起出现。

    棠宁猜,这人是她的爷爷。

    果不其然,蒋林野也这么介绍:“这位徐老先生,是徐旻枫的爷爷。”

    对方一直一言不发地打量她,棠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老老实实地,又补了一句:“爷爷好。”

    后头这句把他逗笑了。

    老人家不知怎么,先叹了口气,才将一旁神情别扭的徐旻枫拉过来:“来,旻枫给人道个歉。”

    徐旻枫睁大眼:“为什么?我……”

    “做错事要认。”老人家打断她,语气不轻不重,莫名带威压,“我没有教过你介入别人的婚姻,你父母应该也没有。”

    刚刚教训她的时候,爷爷也没说得这么直白。

    尽管清楚他的想法,徐旻枫脸色还是一阵红一阵白。她个子不矮,现在低头,才更显得狼狈:“对不起。”

    棠宁没有说话。

    徐旻枫咬牙,继续嗫嚅:“我不该在明知道你们已经结婚的情况下,还总约蒋林野出来,总是告诉很多他没有告诉你的事……”

    “徐旻枫。”棠宁其实有点纳闷,直到现在,这位脑子不太清醒的小姑娘,还在锲而不舍地膈应她。她打断对方,努力让自己显得淡定一些,“虽然很感动你竟然愿意道歉,但你这个歉,是不是道得有点不太对?”

    停顿一下,她声线清澈,近乎温柔地提醒:“无论我和蒋林野离婚还是复婚,都跟你没什么关系,你约过蒋林野很多次,但如果我没记错,他从不赴约。而且,我并不在意他有多少事没告诉我,他想说的都已经说过了,他不想说的,我可以等他以后再说。”

    这话除了徐旻枫,其他几个人都听懂了。

    ——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蒋林野眼中情绪有些复杂,仍然不自觉地浮起笑意。

    徐旻枫微怔,求助地望向爷爷。

    可老人家错过了这个眼神。

    他没怎么接触过这一代的小辈,听棠宁这么说,忍不住第二次打量她。起初只觉得她挺好看,可这么一段对话下来,竟然又觉得这姑娘有点好玩。

    徐旻枫没有办法,只好换个角度:“我还、还不该骗你……”

    顿了顿,她咬牙:“其实我就没想过跟你做朋友,一开始靠近你就是为了挑拨你和蒋林野的关系,我……”

    “可以了,可以了。”一提这段棠宁就头疼,她当初到底是蠢成什么样才会想跟这种人做朋友……“我原谅你了。”

    徐旻枫立刻停下,转头看爷爷,等待下一步指示。

    三言两语没有硝烟但就已经输得彻头彻尾,老人家第二次叹气,和蔼地拍拍徐旻枫的手背,这句话倒说得很真诚:“旻枫,回去之后,多读一点书,”

    “啊?”徐旻枫没懂怎么突然扯到这个,棠宁现在的想法却是,这姑娘如果没有家里人撑腰,大概已经在娱乐圈死了很多次。

    “那我就先带旻枫回去了。”小辈的事情,他本来也不好掺和太多。当着外人怎么也不能让孙女脸上太难看,老人家打算结束这件事,“你们慢慢玩。”

    “好。”蒋林野微微抿唇,客套地点头,“您路上小心。”

    司机在另一头等他们,老人家不再赘言,牵住徐旻枫的手,跟她一起往那边走。

    蒋林野也牵住小狐狸,棠宁走出去几步,忍不住,回头叫:“徐旻枫!”

    徐旻枫停下脚步,困惑地望她。

    眼中的敌意与天真已经散去大半,更多的是平静的不解。